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传递
听到秦然的话语,普德克并没有惊讶。
  
  相反,这位警长抱着肩膀靠在了椅子中。
  
  “只有这些?”
  
  “假如你只是想要和我讨论‘鲜血岭’的混蛋们想要黑吃黑的话,那你真的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这就是我讨厌你们这些‘义警’的地方:发现一点小事就会大惊小怪,故作神秘,却又恨不得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你们为什么不去马戏团?”
  
  “那里有着足够多的职位需要你们的加入。”
  
  “而且,你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们?”
  
  “我们有着足够的能力去处理那些即将要发生的、不好的事情!”
  
  普德克挑了挑眉头,反问着。
  
  话语中有着说不出的抱怨、不耐烦和厌恶。
  
  不过,对方并没有起身离开,还是坐在那里等着秦然的回答。
  
  “我愿意相信你,所以,我出现在了这里。”
  
  “并且,我会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例如……”
  
  “‘鲜血岭’的混蛋们只不过是某个大人物推到台前、吸引注意力的傀儡。”
  
  秦然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个大人物是谁?!”
  
  抱着肩膀的普德克放下了双手,坐直了身躯,用凝重的目光,直视着秦然。
  
  “不知道。”
  
  秦然十分干脆的说道。
  
  砰!
  
  而面对着这样的回答,普德克狠狠的一拍桌子,大声的吼道:“你开什么玩笑?”
  
  “不是玩笑。”
  
  “而是,我真的不知道。”
  
  “你不能够指望我在无意中救下了某个听到‘鲜血岭’秘密的女士后,马上就知道幕后者的身份吧?”
  
  “拜托,我又不是那些必须有着一个‘宿敌’才能成为超级英雄的家伙。”
  
  秦然面对着普德克的怒吼,依旧是慢条斯理的说道。
  
  普德克深呼吸了数次,才将怒气平复,但这并不代表普德克就完全相信秦然所说的。
  
  “将你知道的告诉我。”
  
  “还有,千万别有欺骗我的想法。”
  
  “不然我会让你把牢底坐穿!”
  
  普德克带着威胁说道。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边走边说你能查查那位名叫艾玛.艾迪的女士被你们的人带到哪里了吗?”
  
  “她就是那位听到了‘鲜血岭’秘密的女士。”
  
  “还有,请排足够多的人手去保护那位女士,我十分担忧那位女士的安全。”
  
  秦然说着站了起来,就向审讯室外走去,但却被普德克抢先了一步。
  
  “你就是个混蛋!”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
  
  这位警长一边冲着秦然大骂着,一边冲进了办公区,拿起了距离最近的电话。
  
  “我早说的话,你会相信?”
  
  “或者,现在的你,就相信我说的了?”
  
  秦然看着普德克匆忙的样子,耸了耸肩。
  
  第一次见面就相互深信不疑?
  
  别开玩笑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
  
  这种玩笑话,听听就好。
  
  没有长时间的接触,多次相互的试探,一个人怎么可能对另外一个人所说、所做的深信不疑?
  
  甚至,就算是长时间的接触,多次的相互试探,一旦出现了利益纠葛,依旧是相互猜忌。
  
  这才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事实。
  
  当然,无法无天这种‘病人’是个例外。
  
  也或许,正常人中也会有这种值得秦然佩服的人。
  
  但秦然不是。
  
  普德克也不是。
  
  看着对着电话连续大吼的普德克,秦然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以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轻声自语着:“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吧?”
  
  ……
  
  就在普德克冲着秦然破口大骂的时候,艾玛.艾迪也在心底把秦然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恶!混蛋!”
  
  “我为什么要相信那个家伙?”
  
  “要向那些警察‘报案’?”
  
  看着远处执勤的巡警,又看了看严丝合缝,从外面锁上的囚笼,艾玛.艾迪深感自己是踏入了陷阱的猎物。
  
  这种糟糕的感受,让艾玛.艾迪狠狠的一跺脚。
  
  但这样的动作,却是牵动了艾玛.艾迪背部的伤势,让她忍不住的咧嘴吸了口凉气。
  
  “该死的!”
  
  艾玛.艾迪又一次咒骂着。
  
  不过,很快的,从远处走来脚步声就吸引了艾玛.艾迪的注意力,当她看大那个让她受伤的追击者时,艾玛.艾迪立刻忘记了后背的伤痛,尤其是当看到对方被堂而皇之的关入了身旁的监牢时,艾玛.艾迪更是心底一紧。
  
  “他伤害了我,你们却把他关在我的旁边?”
  
  “你在开什么玩笑?”
  
  艾玛.艾迪趴在铁栅栏后连连大喊着。
  
  “这里不是真正的监狱,只是临时的关押地,难道你还想要分男女吗?”
  
  “还有你给我闭嘴!”
  
  “如果你敢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和他关到一起去。”
  
  巡警一挥橡胶警棍,驱赶着趴在铁栅栏上的艾玛.艾迪,当看到艾玛.艾迪狼狈的躲闪时,这位巡警才冷笑出声。
  
  然后,就这么吹着口哨转身离开了。
  
  “嘿嘿,臭婊子!”
  
  “你知不知道你得罪的是谁?”
  
  “是‘鲜血岭’!”
  
  “你懂得这几个字的含义吗?”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追击者,看着原本的目标,狞笑出声。
  
  “闭嘴吧,傻X!”
  
  有着牢笼的阻拦,艾玛.艾迪完全不惧怕对方,带着侮辱性质的话语,就这么的脱口而出。
  
  至于委曲求全的期待和解?
  
  深知‘鲜血岭’是什么作风的艾玛.艾迪可不抱希望。
  
  除非她想沦落到某些暗街去做她最不想要做的事情。
  
  或者,干脆的成为某些物品的容器,一次次的往返在各个城市,直到哪天一个运气不好,彻底玩完为止。
  
  而且,就算是死了,艾玛.艾迪也知道自己的尸体,这些混蛋也会好好利用。
  
  一想到自己的器官成为别人的,艾玛.艾迪就不寒而栗,同样的,心底对于秦然的咒骂则又一次的开始了。
  
  “你最好从现在就开始祈祷!”
  
  “我一定要让你这个臭婊子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我会把你的脸连带你的XX一起打烂!”
  
  暴怒的追击者,一边捶打着牢笼的栅栏,一边连连大吼着。
  
  吼声回荡,远处的巡警听得一清二楚,不过,对方却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向外走去。
  
  而在巡警离开后……
  
  吱啦!
  
  细微的响声中,天花板上的灯猛地闪烁起来。
  
  看到这一变化,暴怒的追击者大笑出声。
  
  “哈哈哈!”
  
  “我们的人来了!”
  
  “你这个臭婊子……呃!”
  
  追击者的笑声戛然而止。
  
  一道猩红的纹路出现在对方的脖颈间。
  
  下一刻
  
  噗!
  
  鲜血喷洒、头颅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