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一脚
    被捏住后脖颈的‘冰冻者’一惊后就开始了下意识的挣扎。
  
      令艾肯德的人们万分恐惧的寒气好似潮水一般的涌入了那只捏住他的手掌,‘冰冻者’要让对方明白,敢这么做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冰雕?
  
      不、不!
  
      那只是第一步!
  
      之后的粉身碎骨才是重头戏!
  
      就在‘冰冻者’心底充斥着恶意,幻想着该如何对付秦然的时候,一股灼热、狂暴的力量出现在了那只捏着他后脖颈的手中。
  
      呼!
  
      烈焰狂舞。
  
      不仅是潮水般的寒气被焚烧,‘冰冻者’整个人更是被烈焰包裹。
  
      “啊啊啊!”
  
      惨呼声从‘冰冻者’的嘴中响起。
  
      哪怕烈焰迅速的消散了,‘冰冻者’的惨呼也没有停下。
  
      并不是‘冰冻者’不够坚强。
  
      而是‘冰冻者’对于烧伤实在是太过陌生了。
  
      从出生开始,到现在为止,对方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害。
  
      毕竟,任何的火焰刚一靠近他,除了熄灭就是熄灭,没有另外一个结果。
  
      可刚刚的火焰……
  
      一想到接触到那火焰时,耳边传来的仿佛恶魔般的咆哮声,‘冰冻者’就激灵灵的一颤。
  
      感受着捏着自己后脖颈,丝毫没有松手意思的手掌,‘冰冻者’一咬牙,更强的寒气从双手中聚集着。
  
      ‘冰冻者’要拼死一搏了。
  
      但很快的,‘冰冻者’就失去了这样的勇气。
  
      因为,‘冰冻者’看到了身后秦然的双眼。
  
      在【梅斯丽之戒】的加持下,这双眼睛变得玄奥、深不可测,吸引着、魅惑者一切看到它的生物。
  
      包括……‘冰冻者’。
  
      天生的不凡,并不代表例外。
  
      特别是面对秦然最强大的精神属性时,‘冰冻者’能够选择的就是服从、被支配。
  
      身体的挣扎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诚惶诚恐。
  
      “找个隐蔽的地方等我。”
  
      “不需要特别的痕迹,我会去找你。”
  
      秦然背对着囚牢的方向,没有出声,只是比划着口型。
  
      不是蠢货的‘冰冻者’马上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就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冰冻者’的背影,进入追踪视野的秦然,扫视了一眼对方留下的痕迹,将其牢牢记在心底后,就回忆着刚刚的一幕。
  
      “能力很强,比之一般的资深者都要强,而且,还有着资深者们不具备的持续性!”
  
      “但是身体素质很弱,就是比普通人略强一些。”
  
      “还有精神属性,基本上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单纯的血脉不同吗?”
  
      想到这,秦然嘴角不由一翘。
  
      不是最坏的答案。
  
      至少,他不需要面对一群身体素质获得增幅、精神强大且拥有特殊能力的超凡者了。
  
      或许这样的超凡者会有。
  
      但……
  
      绝对不会多。
  
      呼。
  
      微微松了口气,但并不会放松警惕的秦然转过了身,看向了瞪大了双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艾玛.艾迪。
  
      “你、你竟然能赢得了‘冰冻者’?!”
  
      艾玛.艾迪惊呼着。
  
      那声音十分高亢,几乎要震动天花板。
  
      “只是一些小技巧。”
  
      秦然避重就轻的说着。
  
      “小技巧?”
  
      “这样的小技巧我也十分想要拥有。”
  
      “至少在我拥有了这样的小技巧后,就不会让人随意的丢在这里当做诱饵。”
  
      艾玛.艾迪显然不相信秦然的说法。
  
      而且,随着秦然的出现,艾玛.艾迪十分敏锐的头脑,立刻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当然了,艾玛.艾迪之所以敢这么直接说明,还是因为她没有在秦然身上感觉到恶意。
  
      自始至终,秦然给予艾玛.艾迪的都是一种介乎于善恶之间的莫名感。
  
      这种莫名感,艾玛.艾迪不是第一次见到。
  
      在那些天生冷漠、戒备心极重的人身上,艾玛.艾迪不止一次的感受过。
  
      所以,艾玛.艾迪非常的清楚该如何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这样的人是危险的。
  
      但也极为有底线。
  
      只要不是触及到对方的底线,那么,这样的人就是绝对的安全。
  
      面对着艾玛.艾迪的话语,秦然没有否认,更加不会狡辩。
  
      因为,这是事实。
  
      从看到巴里被吊死的尸体后,秦然就有了用对方和那个追击者做为诱饵,钓出更多的鱼来。
  
      而结果很不错。
  
      被‘地狱叹息’吸引而拉的‘血人’自然不是秦然关注的。
  
      询问着他的信息、下落的‘冰冻者’才是令秦然在意的。
  
      在他进入到眼前的副本世界后,有谁会对他感兴趣。
  
      答案不言而喻。
  
      就是那个干掉了‘他’的人。
  
      对方再干掉‘他’后,又发现他和布局的棋子一同出现,显然是有些手忙脚乱了,使用了最为直接也是最为愚蠢的方式:杀人灭口和追杀。
  
      而秦然可不会提醒对方冷静。
  
      不仅不会提醒对方,秦然还会用一连串的反应来配合对方,让对方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
  
      当然,‘冰冻者’不是凶手。
  
      对方的能力注定了对方出现在那个小巷内的话,就会留下秦然不可能忽视的痕迹。
  
      凶手必然另有其人。
  
      但也和‘冰冻者’有着关联。
  
      他可以从‘冰冻者’的嘴中得到他想要的信息。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应付那位警长。
  
      警笛声中,那位警长冲了进来。
  
      在看到死亡的追击者时,对方暴跳如雷。
  
      “该死的!”
  
      “这就是我讨厌你们的原因!”
  
      “不服从指挥!”
  
      “这就是你向我保证的配合吗?”
  
      普德克指着尸体,冲着秦然吼道。
  
      “至少我保证了她的安全——这也是我答应她的。”
  
      秦然回答着。
  
      “那你答应我的呢?”
  
      普德克反问道。
  
      “我想你保证会找到幕后的家伙,但……”
  
      “我无法保证一个人渣的安全。”
  
      秦然继续回答着,那种淡然的语气,让普德克十分想要揪住秦然的领子,狠狠的、用力的给秦然一拳。
  
      但普德克没有这么做。
  
      即使十分的愤怒,普德克也没有失去理智。
  
      更何况,还有着意外发生。
  
      “啊!”
  
      一声尖锐、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中,那位留守的巡警捂着.裆.部倒地抽搐了。
  
      不知何时站在对方身后的艾玛.艾迪正扭动着用力过猛的脚踝,并且,把脚上的鞋子蹬掉,满是厌恶的扔在了一边。
  
      “既然你分不清男女。”
  
      “你留着它又有什么用?”
  
      艾玛.艾迪一脸的轻松愉悦,就算是普德克看过来的时候,也是面不改色的吹着口哨。
  
      “混蛋!”
  
      “给我把她抓起来!”
  
      普德克怒吼着,数个警察冲过来的时候,却被秦然挡住了。
  
      在普德克的怒视中,秦然缓缓的说道:“警长,我认为你现在更应该为你的那位玩忽职守和‘鲜血岭’不清不楚的下属治疗一下才对,而不是逮捕艾玛.艾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