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雕像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踏、踏踏。没有躯干,只剩下一副狭长脸颊的古怪雕像。
  
      虽然雕像狭长的面容看起来无比呆滞,但外露的尖牙利齿却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尤其是在雕像与男子的背部血肉相连时,一根根肉筋般的东西,从男子背部延伸到雕像上。
  
      然后,随着男子的心跳而鼓动,犹如将男子吞噬的养分送到了雕像内一般。
  
      但这远远不够。
  
      雕像传来了震动。
  
      本就被血肉所吸引,而丧失了理智,忘记了最初目的的男子这个时候更是如同傀儡一样,遵循着雕像的意志,好像是一头野兽冲出了仓库。
  
      “该死!”
  
      “这是什么玩意?”
  
      “开枪!快开枪!”
  
      砰!
  
      砰砰!
  
      ‘鲜血岭’的几个守卫高声惊呼着,那个领头者则举起了手中的枪,连连扣动着扳机。
  
      枪声一响,那些受到了惊吓的守卫总算是回过了神,纷纷向着那野兽般的男子倾泻着子弹。
  
      可惜的是,这些也只是来自普通人的‘鲜血岭’守卫,不论是意识,还是反应,和那野兽般的男子相比较,都相差了太多。
  
      当他们抬手举枪射击的时候,那野兽般的男子早就躲到了另外的方向。
  
      再威力十足的子弹,打不到目标也是无用的。
  
      因此,就算是‘鲜血岭’守卫一方有着枪械,战局也是一面倒。
  
      吼!
  
      低吼声中,早已打完弹匣内子弹,还在不停扣动扳机的领头者就这么被扑倒在地,随后就被咬断了喉咙。
  
      嗤!
  
      脖颈的血肉,连带着喉管部位被那野兽般男子撕咬而起,鲜血溅起了两米多高。
  
      倒地的头目,喷散的鲜血,一下子就击溃了周围守卫的神经。
  
      这些来自‘鲜血岭’的家伙面对比他们弱小的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勇气和令人侧目的暴戾。
  
      可一旦他们面对强大的对手时,他们比之那些他们所看不起的、弱小的人都不如。
  
      更加不用说是,面对未知的怪物了。
  
      在这个时候,还能够用手中的枪进行几次射击,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当然,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怪物!”
  
      “怪物!”
  
      “快跑啊!”
  
      当第一个人开始逃跑的时候,剩下的几个来自‘鲜血岭’的守卫,彻底的放弃了抵抗,转身就跑。
  
      不过,这样的逃跑,只会让他们死亡的脚步加快。
  
      野兽般的男子面对着背对自己的猎物,发出了愉悦的低吼,对方如同猫儿一般,对着复数的猎物进行了一次连环扑击,刚刚扑倒一个猎物,用手、用嘴将猎物致命后,就借力扑向下一个。
  
      数个呼吸内,逃跑的‘鲜血岭’守卫,就全部的死亡了。
  
      吼!
  
      野兽般的男子站在几具尸体间,带着炫耀的意味,仰天咆哮。
  
      而那尊古怪雕像则在杀戮后,散发出了莫名的气息。
  
      在这莫名气息的刺激下,几具尸体上,一个个半透明的灵魂出现了。
  
      他们一个个茫然互视。
  
      然后,一条虚实不定、带着浓郁邪异、狡诈感的赤红手臂就这么从雕像上冒了出来,一把就将几个灵魂抓在手中,拽入了雕像内部。
  
      嘎吱、嘎吱吱。
  
      清脆的咀嚼声中,那尊古怪雕像上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了。
  
      周围空气的温度,以极为明显的感觉提高了些。
  
      逐渐提升的温度中,阵阵邪恶的呢喃开始显现。
  
      吞噬血肉的男子开始在呢喃中越发的暴躁难耐,一声声的嘶吼从对方的胸腔中响起,一道道令物体石化的光线如同烟雾般弥漫开来。
  
      整座仓库都被这样的光线所笼罩。
  
      本就是砖石结构的仓库被一层灰色的岩石所包裹。
  
      金属、玻璃、塑料、橡胶,地面残余的尸体无一例外都变成了石头。
  
      不过,却有着例外。
  
      秦然!
  
      令物体石化的光线,照耀在秦然的身躯上,就如同是微风拂面,没有给秦然带来任何的变化。
  
      但此刻,站在阴影中的秦然,却目带诧异。
  
      眼前的局面是出乎他预料的,他从没有想过会出现眼前的情况。
  
      看着那尊‘附身’在男子的雕像,感受着升高的气温,听着阵阵邪恶的呢喃,看着在石化光线中察觉了自己,控制着男子冲来的雕像,秦然双眼一眯。
  
      虽然情况出乎预料,但并不妨碍秦然出手解决麻烦。
  
      可就在秦然准备出手解决这个意外麻烦的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厌恶之感,从心底的‘恶魔之力’传来。
  
      甚至,在秦然的耳边已经回荡起了恶魔的咆哮。
  
      “杀!”
  
      “杀!”
  
      “杀!”
  
      一声又一声的恶魔咆哮足以令天地变色,但丝毫无法撼动秦然的心神。
  
      秦然早已经习惯了和体内这些邪异、暴虐存在打交道了。
  
      就如同他早已习惯了该如何面对敌人。
  
      砰!
  
      冲来的男子被秦然一脚踩入了地面,身躯虽然不断挣扎,但最终却是无力瘫软在地,而对方背部的雕像则又一次‘探’出手臂。
  
      那条虚实不定、带着浓郁邪异、狡诈感的赤红手臂直直的向着秦然抓来。
  
      周围的气温越发的高。
  
      邪恶的呢喃更是响亮。
  
      赤红的手臂越来越近。
  
      然后……
  
      一条粗壮了数倍的岩浆手臂虚影就这么从秦然背后探出,狠狠的将赤红手臂抓在了手里。
  
      顿时,升高的气温一顿。
  
      顿时,邪恶的呢喃一滞。
  
      下一刻!
  
      伴随着宛如实质的骨头碎裂声中。
  
      气温直线拔高,仿佛身在火海。
  
      呢喃大声朗诵,仿佛黑暗赞歌。
  
      一道宛如实质的恶魔虚影站在秦然身后,俯视着不停颤抖的雕像,好似看着一盘可口的小菜。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