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陷害
    谋杀案?
  
      秦然一愣,下意识的想到了昨晚在仓库发生的事情,但马上的,秦然就暗自摇了摇头。
  
      在进入那座仓库前,他不仅完全的隐匿了身形,而且离开时更是将他留下的痕迹全部的打扫干净。
  
      除非有人可以追溯时光,不然根本不可能找到所谓的线索。
  
      抬手制止了要走过来的弗里斯,秦然坐在椅子中看着普德克。
  
      “普德克警长,您相信我和那桩谋杀案有关吗?”
  
      秦然这样的问道。
  
      普德克略显犹豫,最终摇了摇头。
  
      “我不信。”
  
      “从你昨天的表现来看,你不会愚蠢到那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摄像头下,留下这么完整的证据。”
  
      “但是……”
  
      “其他人相信自己的眼睛。”
  
      “尤其是某些自以为是的家伙。”
  
      说着,普德克撇了撇嘴,显然意有所指。
  
      “所以,我还有挽救的机会?”
  
      秦然笑着问道。
  
      “有!”
  
      “但不是现在!”
  
      “现在的你必须要和我回去。”
  
      普德克强调着。
  
      “好的。”
  
      “弗里斯,留在这里,照顾好一切,我去去就回。”
  
      秦然站了起来,在走出房门前,特意吩咐了弗里斯一句。
  
      “是,大人。”
  
      弗里斯了然的一点头。
  
      他很清楚秦然想要让他干什么,就如同他清楚需要向那些随行而来的警员表明立场,让这些人明白,该怎么做。
  
      在弗里斯的注视下,随行的警员们战战兢兢的跟在秦然身后上了警车。
  
      按照规矩,秦然需要在两名警员的看手下,坐在中间的位置,必要的时候,甚至需要戴上手铐。
  
      不过,这个时候,可没有人这么做。
  
      不仅不会有人提醒,而且,没有警员愿意和秦然坐在同一辆车上。
  
      最终只有两个倒霉蛋被推选了出来。
  
      而弗里斯的目光随即就放在了两个倒霉蛋的身上,那呆板的面容上,浮现了更多的冰冷。
  
      仿佛在说:‘嘿,我记住你了!’
  
      弗里斯宛如杀人般的注视,让两个倒霉蛋上车后都在哆嗦个不停。
  
      坐在副驾驶的普德克皱了皱眉,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一路安全的返回警局后,在警员们迫不及待的交差中,普德克带着秦然进入了那间熟悉的审讯室。
  
      不需要普德克多说什么,秦然就径直拉开了椅子,坐到了桌子后面。
  
      “看来这里真的很安全。”
  
      秦然微笑的说道。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安全!”
  
      “同样的,你的处境也比你想象中的危险!”
  
      “只有在这里,我才能保证,那个能够任意冒充他人的混蛋,不会轻而易举的混进来,给你来上一枪。”
  
      普德克坐到了秦然的对面,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了秦然。
  
      秦然打开文件夹。
  
      文件夹不厚,但却极为详尽。
  
      除去文字外,还有着一些截图照片。
  
      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秦然’手握一支手枪的情形,而在‘他’身后不远处,则是一个倒在血泊中的人。
  
      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人在文字描述中有着极为详尽的资料:艾普克,‘鲜血岭’成员,是其主要骨干成员之一,负责在周围街区兜售某些小药丸,包括但不限于蓝色的那种。
  
      “‘鲜血岭’的成员?”
  
      “还是骨干成员之一?”
  
      “也是被‘莫丁’雕像吸引而来的家伙吗?”
  
      秦然暗自留意,不过表面上依旧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普德克。
  
      “那个能够任意冒充他人的混蛋?”
  
      “看来你已经有真正怀疑的对象了。”
  
      秦然笑着说道。
  
      “‘千面人’!”
  
      “除了这个混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的伪装能够做到这样的惟妙惟肖!”
  
      “这个家伙是天生的恶棍,不仅肆意妄为,而且无比胆大:他曾经冒充过某些富豪,获得大量的金钱,也曾经冒出过市议员,提出过让人恼怒的提案,最过分的是他十分乐意冒充别人的丈夫、妻子,做一些让我恨不得将他剁碎的事情。”
  
      说到气愤之处,普德克重重的一拍桌子。
  
      结实的桌子,在这位警长的一击下,立刻发出了嘎吱的响声,足以说明这位警长是多么的愤怒。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这位警长越发的愤怒了。
  
      当一个警员小心翼翼的敲门进来,低声耳语了几句后,这位警长直接咆哮出声。
  
      “他们的脑子里是有大便吗?”
  
      “还是他们的早餐吃得是大便?”
  
      “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仅仅依靠着一份录像带就要定罪?”
  
      “他们是不知道‘千面人’?”
  
      “又或者他们以为‘千面人’已经死了?”
  
      ……
  
      接下来足足一分钟的时候,整个审讯室内,都是普德克的怒吼。
  
      当怒火发泄的差不多后,普德克转头看向了秦然。
  
      “2567你等我一下。”
  
      “我需要和那些混蛋谈一谈。”
  
      “放心,我不会让你成为‘千面人’的替罪羊!”
  
      这位警长说着就向外走去。
  
      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
  
      但秦然可不会被动的等待。
  
      因为,他知道,多半普德克是无功而返的,到时候他免不了要被折腾一番。
  
      就算是时间足够,秦然也不希望遇到这种事情。
  
      更何况,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
  
      心念一动。
  
      秦然身后的阴影中,微不可查的出现了丝丝涟漪。
  
      ‘血腥玛丽’以虚无的姿态出现在了秦然的身后。
  
      “以我的面容,在有人注视下,去干掉一个‘鲜血岭’的人。”
  
      秦然从心底向高级邪灵发布着命令。
  
      “好的,我的主人!”
  
      高级邪灵带起一阵鬼魅的笑声,迅速的消失在了审讯室内。
  
      之后,自然是等待。
  
      秦然有着足够的耐心去等待,但这并不代表如果可以做一些其它事物,秦然会不去做。
  
      “可以给我带一份早餐吗?”
  
      秦然看向了留守的警员。
  
      对方是被弗里斯恐吓过的警员之一,在普德克离开后,就一直站在距离秦然最远的房间角落。
  
      “可以。”
  
      “您需要什么?”
  
      警员面对着秦然的询问,立刻点头,就如同餐厅的服务生。
  
      “方便快捷的……肉类。”
  
      秦然思考了一下说道。
  
      “好的。”
  
      警员拿起了房间中的电话说道:“送两份牛肉汉堡和配套的饮料来。”
  
      片刻后,走廊上就响起了脚步声。
  
      警员马上打开了审讯室的门。
  
      不过,面前的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送餐员,而是三个西装革履的人。
  
      警员愕然的看着三个人。
  
      而坐在那里的秦然则眯起了双眼,紧紧盯着其中的一人。
  
      超凡者!
  
      远超弗里斯等级的超凡者!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