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再次共鸣
被秦然拎在手中的鳄鱼头颅,没有一丁点儿鲜血落下。
  
  因为,所有的鲜血都被秦然左手的护腕【普鲁斯之腕】所吸收了!
  
  黑色的皮质护腕上,细密的、鳞次栉比的鳞片在这个时候完全的张开,一头极小的鳄鱼虚影在玄奥的花纹间抖动着身躯,贪婪的张大了嘴巴,犹如进食。
  
  很快的,硕大的鳄鱼头颅就变得干瘪,好似沙漠中的干尸,爬行在护腕上的鳄鱼虚影则变大了一分,而且,短暂的离开了护腕,来到了秦然的手掌上,张开遍布利齿的嘴巴,一口口吞食着干瘪的鳄鱼头颅,直到全部吃完后,鳄鱼虚影才满足的爬回了护腕上。
  
  【普鲁斯之腕】上黑色的幽光连续闪动了数次后,趋于平静,但显示在秦然眼前的属性,却在无声无息间改变。
  
  【名称:普鲁斯之腕】
  
  【类型:防具(左手护腕)】
  
  【品质:传说之上】
  
  【防御力:极强】
  
  【属性:1,普鲁斯之披甲Ⅱ;2,普鲁斯之撕咬Ⅱ;3,普鲁斯之贪婪Ⅱ】
  
  【特效:无】
  
  【需求:无】
  
  【备注:晨曦教会的教皇为了确保教会千年的财富万无一失,他驯养了这条血脉特殊的巨鳄:普鲁斯——并且以炼金术让普鲁斯变得越发强大!但炼金术却让普鲁斯变得疯狂,不再受到任何人的控制!它成为了压垮晨曦教会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那是在这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它在你的手中,它帮助你屡过难关,因为……你信赖它!所以,它选择信赖你!】
  
  ……
  
  【普鲁斯之披甲Ⅱ:开启技能时,你的身体将受到一层防御等级极强的力场防护,持续5秒,2次/日】
  
  【普鲁斯之撕咬Ⅱ:开启技能时,你的左手如同普鲁斯的牙齿一般锋锐、坚固,效果:你的左手视为拥有强大级别攻击力、防御力的刀剑,持续10秒,2次/日】
  
  【普鲁斯之贪婪Ⅱ:当处于普鲁斯之撕咬状态下,你左手造成的20%伤害值,将被转化为你的生命值和体力】
  
  ……
  
  意外的增强。
  
  在同样利用【半死人之凝视】干掉‘铁嘴鳄’时,秦然从没有想到对方爆掉的是身躯,而不是头颅。
  
  更没有想到对方留下的头颅竟然会让【普鲁斯之腕】产生了强化效果。
  
  “因为都是鳄鱼血脉变异?”
  
  秦然心底猜测着。
  
  不过,嘴角却是忍不住的上翘。
  
  【普鲁斯之腕】对秦然是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
  
  不仅是他第一件传说级别的装备,而且就如同备注说的那样,【普鲁斯之腕】帮助他屡过难关。
  
  如果没有【普鲁斯之腕】,恐怕早在最初的数个副本世界中就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
  
  所以,秦然是打从心底相信着【普鲁斯之腕】。
  
  但是……
  
  随着副本次数的增多,难度的加大,他所面对的敌人也是越发的强大,尤其是他这种挖掘副本的方式,敌人的实力几乎是呈几何倍数的增在,在这样的前提下【普鲁斯之腕】能够发挥的效果越来越小。
  
  假如出现一件能够顶替【普鲁斯之腕】的装备……
  
  秦然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留下?
  
  替换?
  
  那时候的他无疑会是艰难的。
  
  甚至,可以说是痛苦。
  
  对于秦然这种人来说,并肩战斗的装备,也是伙伴之一。
  
  一面是伙伴。
  
  一面是越发困难,时刻拼命的副本世界。
  
  就如同是一根悬挂在悬崖之上的钢丝,走上去了,就只有前进或者后退两个选择。
  
  两面,深渊幽暗,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前行,山风冷冽,犹如剃肉刮骨。
  
  后退……
  
  他还有退路吗?
  
  这,本就是不归之路。
  
  可不就是因为不归路,同行的伙伴才更为重要吗?
  
  秦然抬起右手,轻轻摩擦着【普鲁斯之腕】的皮质表面。
  
  “真好。”
  
  秦然低声自语着。
  
  一切随着刚刚的一幕,都变得迎刃而解了。
  
  哪怕【普鲁斯之腕】依旧无法面对入阶级别的敌人,但是,他已经找到了一个提升的方式。
  
  或许,这个方式有着种种限制。
  
  或者,这个方式需要经历重重困难。
  
  但……
  
  有着希望。
  
  这就是好的。
  
  剩下的,只需要努力。
  
  真挚的心意,散发着自身特有的波动。
  
  【普鲁斯之腕】一颤。
  
  鳄鱼的虚影隐藏在皮质护腕内,昂起头,张大嘴,发出了无声的嘶吼,似乎是在呼应着秦然的心意。
  
  而这份心意,【狮心王】也感受到了。
  
  金色的狮子微微睁开了双眼,虽然下一刻就继续陷入了沉睡,但它却把这份心意传递给了它所能够传递给的存在。
  
  “等等!”
  
  “再等等!”
  
  “快了!”
  
  “快了!”
  
  借着这份心意,话语声逐渐的清晰。
  
  数件装备齐齐暗自一颤。
  
  【魔尔朵思之巢】内,岩浆滚滚,蜘蛛沉浮,吞食诸神。
  
  【野性之魂】内,旷野无边,犀牛冲锋,拔营摧寨。
  
  【蛇王之戒】内,大地厚重,金蛇乱舞,生死循环。
  
  【睿德穆兰之皮】内,巨浪滔天,海蛇肆虐,翻船覆海。
  
  【狼之残宴】内,悬崖峭壁,孤狼啸月,号令天下。
  
  一阵阵。
  
  一道道。
  
  一次次。
  
  或一目了然。
  
  或黯淡生涩。
  
  或曲折难解。
  
  它们用它们的方式回答着。
  
  包括……还处在蒙昧、无知、仅仅遵从本能的【狂妄之语】。
  
  剑锋抖动,剑意不屈。
  
  鼓声如雷,号声如剑。
  
  寒芒四射,鲜血崩飞。
  
  腐朽的身躯,重新站立。
  
  凿断的巨剑,哪怕仅剩剑柄,也要……
  
  一往无前!
  
  杀!
  
  杀杀!
  
  杀杀杀!
  
  一丝丝杀意。
  
  一丝丝不甘。
  
  让剑锋的抖动越发的激烈。
  
  不同于沉睡的狮子。
  
  一枚另类的种子,正在缓缓发芽。
  
  很慢。
  
  很慢。
  
  但必然会长成擎天巨木。
  
  秦然若有所觉的一挑眉,警惕的查看四周,却毫无所获。
  
  “发生了什么?”
  
  秦然狐疑的猜测着。
  
  但很快的,他就被出现在眼前的系统提示所吸引了。
  
  【击杀‘铁嘴鳄’‘裂骨’‘狩猎者’,获得中低程度认可……】
  
  【判定以完成主线任务,是/否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