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演员’
鲜血飞溅,一脸愕然的威利斯呆愣的看着沾满了秦然鲜血的‘藤鞭’。
  
  威利斯完全无法将眼前这个在鲜红中展露狰狞的‘藤鞭’和一向都是以热心人的形象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的‘藤鞭’联系在一起。
  
  要知道,‘藤鞭’被人们所熟知,除去自身的实力外,就是和那些独立特性的超级英雄相比较,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平易近人。
  
  但眼前的一幕,威利斯的视线来来回回在秦然的尸体和‘藤鞭’上扫视着,神情中充斥着不可思议。
  
  不是伪装!
  
  不论是他的感知,还是‘猫女’的嗅觉都在证实着这一点。
  
  面前的‘藤鞭’确实是真正的‘藤鞭’。
  
  那么……
  
  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你、你……”
  
  “我就是一个‘间.谍’!”
  
  “从我出现开始,都是为了今天这个日子——‘戏剧的魅力来源于最平淡之处的惊讶’,我不否认那位的说法,但是,我更加认可的是:最坚固的城堡,也可以从内部攻破!”
  
  威利斯结结巴巴的话语被‘藤鞭’打断了。
  
  ‘藤鞭’擦拭着面容上的鲜血,慢条斯理的话语间,向着旁边一闪。
  
  嗖!
  
  一道锋锐的爪击擦着‘藤鞭’的身躯而过,在地面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
  
  ‘猫女’从阴影中跳出,又是一爪。
  
  比之前更快,更凌厉。
  
  可再次的落空了。
  
  “很不错的攻击,既有着无声无息的潜伏,又有着刀剑的锐利。”
  
  “可惜……”
  
  “我看过太多太多次了!”
  
  “在我的脑海中,早已经演练了不知道多少次,该如何闪避和……进攻!”
  
  ‘藤鞭’啧啧有声的赞叹着。
  
  那株翠绿的、疯狂生长,充斥在整个会议室的植物,随着这样的话语,迅速伸出了上百根藤条,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向着‘猫女’抽打而去。
  
  几乎是一瞬间,‘猫女’所有躲避的方向就被彻底的封锁了。
  
  哪怕‘猫女’再敏捷,再快速,这个时候,也只剩下了硬抗。
  
  威利斯下意识的就想要救援。
  
  
  可一支藤条抽过,这位并不善于战斗的超凡者,就应声而飞了,并且,那支藤条,牢牢的缠绕在了威利斯身上。
  
  “我建议你最好别动。”
  
  “活着的你,可比死了的你有价值——那位所期待的最后一幕,可必须由你来担当以为主演。”
  
  “至于另外一位?”
  
  “自然是我们的‘正义之拳’了!”
  
  “选择!”
  
  “生死之间的选择,必然是最让人期待的,而最终悲剧的结局,才是让人最难以忘怀的——这不是我想要说的,而是那位‘恶灵先生’让我告知你的,看在那丰厚的酬劳上,我答应了。”
  
  ‘藤鞭’假惺惺的说着。
  
  而威利斯的挣扎越发的激烈。
  
  坚韧,生满了倒刺的藤条,硬生生的勒入了威利斯的身体,皮开肉绽间,鲜血马上溢出。
  
  但威利斯却仿佛根本不知疼痛般,用力的扭动着身躯。
  
  因为,威利斯非常的清楚,对方说的就是真的!
  
  他会成为德累斯顿的累赘!
  
  对此,威利斯是早已清楚的。
  
  所以,威利斯早已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挣扎着,威利斯尽力将手掌摸向了腰间。
  
  “你认为你真的毫无破绽?”
  
  威利斯用话语吸引着‘藤鞭’的注意力。
  
  “难道不是吗?”
  
  “不要玩弄这样的小把戏了。”
  
  “没有用的。”
  
  “在我出手的瞬间,胜负就已经确定了——哪怕现在‘沉默者’和‘机械师’赶回来,也不会改变大局!”
  
  ‘藤鞭’指了指秦然的尸体,又指了指左支右绌的‘猫女’后,目光才满是戏谑的看向了威利斯。
  
  “不,不需要他们赶回来!”
  
  “在你出手的时候,你就已经注定了失败!”
  
  “你真的认为德累斯顿需要五个小时才能够赶回来或者你真的以为我被分散了注意力,从而没有注意到‘恶灵先生’吗?”
  
  “这一切不过是骗局罢了!”
  
  “为的就是引出你这样的老鼠。”
  
  威利斯笑了,放声大笑的那种。
  
  
  大笑中的威利斯看到了‘藤鞭’脸上闪现过的迟疑。
  
  一闪即逝!
  
  可威利斯捕捉到了!
  
  “就如同你熟悉了‘猫女’后,会思考着该如何对方‘猫女’一般,面对德累斯顿,你也一定是这样的。”
  
  “不过,德累斯顿的强大,会让你完全的无可奈何。”
  
  “那种一种碾压般的强大,不论你使用哪种手段,你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除了死亡,就是死亡。”
  
  “而面对死亡,没有人可以掉以轻心,尤其是你这种间.谍。”
  
  “所以,你一定会靠近我!”
  
  威利斯心底迅速转动着,面容上则浮现着更多的自信,笑声也越发的响亮。
  
  “不要危言耸听了!”
  
  ‘藤鞭’冷笑着。
  
  但脚步却是慢慢的向着威利斯靠近。
  
  “来吧!”
  
  “来吧!”
  
  “再近一点!”
  
  威利斯心底默念着。
  
  可就在‘藤鞭’即将踏入到有效的范围时,‘藤鞭’的脚步却停下了。
  
  然后,一抹笑容从‘藤鞭’的嘴角扩散开来。
  
  “哈哈哈!”
  
  “笑死我了!”
  
  “你一个业余的家伙,竟然敢在我这个专业人士面前演戏……你真的是太幼稚、天真了!”
  
  尖锐的笑声突然从‘藤鞭’嘴里传来。
  
  听到这样尖锐笑声的威利斯一怔,然后,脸色突变。
  
  “‘恶灵先生’?!”
  
  威利斯惊呼道。
  
  ‘藤鞭’是‘恶灵先生’?
  
  这怎么可能?
  
  从未想过这样情况的威利斯,整个人呆滞在了那里。
  
  哪怕是一旁极力躲闪的‘猫女’,身形都不可抑制的一滞。
  
  而面对着这样的情形,‘藤鞭’……不!
  
  是‘恶灵先生’笑的越发得意了。
  
  “惊喜吗?”
  
  “意外吗?”
  
  两人的神情,极大的满足了‘恶灵先生’。
  
  
  这个时候的‘恶灵先生’志得意满。
  
  这个时候的‘恶灵先生’似乎走上了他曾经失去的舞台巅峰。
  
  他抬起手臂,幻想着镁光灯下的闪耀。
  
  他昂着头颅,倾听着并不存在的赞美。
  
  不!
  
  那赞美声是存在的。
  
  镁光灯也在闪耀着。
  
  ‘恶灵先生’沉醉了。
  
  沉醉到,深入骨髓的疼痛都才能将他唤醒。
  
  ‘恶灵先生’低下头看,看着插入胸膛的手掌,感受着自己那颗被捏住的心脏,看着面前那张满是嘲讽的面容。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秦然’用口型比划着。
  
  “你以为你赢定了?”
  
  ‘恶灵先生’低吼着。
  
  ……
  
  同样的,在欧林特街区的某座摩天大楼的顶层上,又一位‘恶灵先生’冲着秦然低吼着。
  
  “你以为你赢定了?”
  
  “不然呢?”
  
  反问中,秦然一脚踢碎了‘恶灵先生’的头颅。
  
  砰。
  
  脑浆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