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一次又一次
楼顶上,火鸦如鹰一般落在了秦然的肩膀上,锐利的目光扫视周围后,亲昵的用头蹭着秦然的WwΔW.『kge『ge.La
  
  抬手抚摸着火鸦的羽翼,秦然看也没有看那具迅速‘枯萎’,宛如干尸般‘恶灵先生’的尸体。
  
  当他从‘冰冻者’弗里斯那里详细的了解到‘恶灵先生’传闻中最被人津津乐道的除了神出鬼没和幻术外,就是某次在不同的场合,出现两个一模一样对方的事迹时,秦然就有了准备。
  
  所以,他让高级邪灵‘血腥玛丽’代替他去参加了威利斯主持的会议。
  
  最初,秦然并没有预料到‘藤鞭’就是‘恶灵先生’的分身之一,他让‘血腥玛丽’出现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以旁观者的角度去搜寻‘恶灵先生’在哪里罢了。
  
  一场精心策划的陷阱。
  
  以他了解到‘恶灵先生’的性格不可能不去关注。
  
  而一切就如同他预料的那样,对方出现了。
  
  在火鸦的视野下,对方的身影,一览无遗。
  
  遮蔽了气息。
  
  一次简单的突袭,‘恶灵先生’,轻松的被秦然干掉了。
  
  当然,秦然可不会认为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没错,对方曾在不同场合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对方。
  
  但这并不代表对方只能够制造一个分身。
  
  眼前那干瘪的尸体,足以说明对方是有能力制造,至少两个分身的。
  
  甚至,更多。
  
  出于天性,每个人都喜欢隐藏一张或多张底牌。
  
  ‘恶灵先生’不例外。
  
  秦然,更是如此。
  
  “比分身的数量吗?”
  
  秦然轻声自语着,走到了摩天大厦的边缘,高空的狂风卷起了黑色的鸦羽,猎猎作响,他的目光俯视着整个欧林特街区。
  
  嘎!
  
  秦然手臂一抬,火鸦再次展翅飞起。
  
  不详之音,洞金穿石。
  
  不详之名,环绕天际。
  
  ……
  
  “啊啊啊啊!”
  
  “狂妄的家伙!”
  
  “你竟然敢破坏我的演出!”
  
  高亢而又尖锐的嘶吼声中,‘恶灵先生’的身影重现在一具身躯上苏醒了,刚一苏醒,他就回忆起了刚刚的一幕。
  
  顿时,无尽的屈辱感,让这位艾肯德市的超级罪犯变得恼怒无比。
  
  “你以为你赢定了?”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无所不在的!”
  
  “难道你不知道……”
  
  ‘恶灵先生’自语着,呢喃着。
  
  不过,声音却随着眼前从阴影中走出的人而戛然而止。
  
  “怎么可能?!”
  
  看着抱着一只幼犬,一脸高傲的‘秦然’,‘恶灵先生’瞪大了双眼。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傲慢’牵动着原罪之力,仿佛来自幽冥的黑色火焰,开始灼烧着‘恶灵先生’的身躯。
  
  哪怕对方第一时间选择了瞬间,黑色的火焰也如影随形。
  
  直至死亡!
  
  可面对这一幕,‘傲慢’却冷哼了一声。
  
  “可笑的小把戏。”
  
  ‘傲慢’满是不屑的说道,然后,就在它准备继续追击的时候,心底传来秦然的命令却让它停下了脚步。
  
  它所想的,秦然都能看到。
  
  这是它再次出现的约定。
  
  同样的,它不会、也无法违背秦然的命令。
  
  但这并不代表,它不会发泄不满。
  
  因此,接下来出现的原罪们遭了秧。
  
  ‘色.欲’捂着小腹,身躯抽搐。
  
  ‘贪婪’捂着双眼,涕泪横流。
  
  ‘暴食’捂着胃,跪倒在地。
  
  ‘愤怒’呆愣原地,如一滩湖水,平静无波。
  
  ‘妒忌’则如圣似佛,仿佛超脱一切。
  
  ‘懒惰’!
  
  那个时时刻刻都睡不醒的‘懒惰’,在这个时候兴奋的来回走动,仿佛有着怎么也发挥不完的精力。
  
  相反!
  
  彻底相反的力量,激荡在它们的身躯内,犹如一柄柄大锤,捶打着它们的头颅。
  
  不仅疼痛,不仅震得它们大脑嗡嗡作响,还让它们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
  
  这样的怀疑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
  
  差一点,就让它们自我毁灭了。
  
  假如不是‘傲慢’收手的话。
  
  原罪们惊惧的感知着本该与它们一样的同类。
  
  它们无比疑惑,‘傲慢’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但欺软怕硬的天性却让它们保持着缄默。
  
  可受到的欺负,却让这样的缄默越发的煎熬。
  
  庆幸的是,它们也找到了发泄桶。
  
  听从着秦然的命令。
  
  遵循着灵魂的气息。
  
  它们找到了隐藏在艾肯德市内的一个个‘恶灵先生’。
  
  ……
  
  “你以为你赢定了吗?”
  
  “我……”
  
  噗!
  
  ‘恶灵先生’的宣言还没有说完,就被‘色.欲’拧下了头颅。
  
  ……
  
  “你以为你赢定了……”
  
  噗!
  
  胸膛被‘贪婪’撕碎的‘恶灵先生’没有了声息。
  
  ……
  
  “你以为你赢定……”
  
  噗!
  
  巨大的蛮力让‘暴食’抱住‘恶灵先生’的瞬间,对方就被拦腰而断。
  
  ……
  
  “你以为你赢……”
  
  砰砰砰!
  
  噗!噗噗!
  
  ‘愤怒’狂乱的拳头如同暴雨一般击打在‘恶灵先生’身体上,呼吸间,就剩下了一滩肉泥。
  
  ……
  
  ‘恶灵先生’再次从一具身躯上苏醒了。
  
  这一次,‘恶灵先生’没有随意开口。
  
  但结果又会有什么改变?
  
  “都是你!”
  
  “都是因为你!”
  
  “你该死!你该死!”
  
  ‘妒忌’怨毒的声音中,就如同野兽扑向了‘恶灵先生’,疯狂撕咬着对方。
  
  ‘恶灵先生’想要反抗。
  
  但他往日里引以为豪的能力,却在这个时候完全的没有了用处。
  
  瞬移,对方如同没有躯体般的如影随形。
  
  幻术,对方如同黑洞般,吞噬着一切幻觉。
  
  至于分身?
  
  难道现在的一切还不够明显吗?
  
  被‘妒忌’一口咬碎喉咙的‘恶灵先生’再一次的死亡了。
  
  当‘恶灵先生’又一次苏醒的时候,这位艾肯德市内令人闻风丧胆的超级罪犯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他的‘分身’并不是无穷无尽的。
  
  需要足够合适的身躯,才能够制造。
  
  这么多年来,他也仅仅积攒了八具。
  
  简单的说,这最后一具身躯,就是他的本体。
  
  因此,这具身体,‘恶灵先生’放在了一个最为隐秘的地方。
  
  他有自信,不会被人找到。
  
  然后,‘恶灵先生’听到了一声哈欠。
  
  那种懒洋洋的,让人听着就犯困的哈欠。
  
  接着……
  
  ‘恶灵先生’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懒惰’打着哈欠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一脸的困倦。
  
  或者说,相较于以往,它越发的困倦了。
  
  不过,马上的,感知到某种气息的‘懒惰’就是精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