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撒饵
秦然、‘猫女’的午餐就是在兰顿丁街17号进行的。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外出打探消息,并且有了不少收获的‘血人’和艾玛.艾迪准时的回来。
  
  艾玛.艾迪还是那副装扮,皮夹克、T恤、牛仔裤和板寸短发,不过,单纯的金属鼻钉,换成了一枚白银的。
  
  那是秦然在‘恶灵先生’老巢中找到的唯一还能够称得上有价值的道具。
  
  为了能够让计划顺利进行,秦然将其借给了艾玛.艾迪。
  
  ‘血人’,真名奥多克。
  
  一个在能力觉醒前,靠着小偷小摸,偶尔打.劫为生的小.混.混,最底层的那种,不仅欺软怕硬,而且喜好虚张声势。
  
  不过,那是之前了。
  
  现在?
  
  被秦然控制的对方,与‘冰冻者’弗里斯一起,毕恭毕敬的端着餐盘,整齐的将其放在了餐桌上。
  
  “前菜是沙丁鱼煎蛋沙拉,为了去沙丁鱼除腥味,我在里面加入了柠檬,主菜是战斧式烤猪腿,配菜是酸黄瓜、甜萝卜,主食是玉米饼,汤按照您的吩咐选择了蔬菜豆腐汤——蔬菜也是您指定的菠菜和奶白菜。”
  
  弗里斯如同一位真正的大厨般,一边打开食物的盖子,一边介绍着。
  
  当然了,你并不能够指望弗里斯的厨艺也达到真正大厨的水准。
  
  不过,也算是不错了。
  
  看看狼吞虎咽的‘猫女’、艾玛.艾迪就知道。
  
  而就如同你不能指望弗里斯的厨艺和真正的大厨一样,你也不能指望猫和来自街头底层者有着所谓的餐桌礼仪。
  
  在餐叉、汤勺乱飞,盘子蹦起的节奏中,这顿午餐经历了开始与结束。
  
  秦然没有任何的恼怒。
  
  只要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浪费食物,秦然是不会介意所谓的用餐礼仪。
  
  毕竟,再好看的用餐礼仪,当你吃下三人份、五人份、乃至十人份的时候,也是荡然无存的。
  
  还不如,一开始就保持真我。
  
  ‘猫女’、艾玛.艾迪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
  
  也许是出于猫的习惯,‘猫女’面前的盘子,舔得比洗的都干净,而来自街头的艾玛.艾迪更是知道食物的珍贵。
  
  在她成长的环境中,一片面包就是一次尔虞我诈的争斗,一块肉就会引发一次乱战。
  
  因此,艾玛.艾迪分外珍惜眼前的食物和用餐环境。
  
  可这并不代表艾玛.艾迪会感激秦然。
  
  因为,这个可恶的混蛋,竟然又一次的利用她做饵!
  
  即使给予了她一定防护,但这可不是说她可以高枕无忧了。
  
  相反,那件防护道具的出现,才让艾玛.艾迪感受到了危机。
  
  既有着她的经验,还有着她那极为准确的直觉。
  
  但,她无法反抗。
  
  艾玛.艾迪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贼船,哪怕这个时候脱离秦然,也不会有人真正的相信她和‘暴食君王’没有关系。
  
  “‘暴食君王’……”
  
  摸着崭新的、白银质地的鼻钉,艾玛.艾迪念叨着这一名号。
  
  放在数天前,她根本不会相信‘恶灵先生’会这样轻易的被杀死,甚至,就算此刻她看着干掉了‘恶灵先生’的秦然,也有着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艾玛.艾迪知道秦然非常强大。
  
  而且,也曾猜测秦然会是‘丧钟’‘恶灵先生’‘怨毒之龙’之一,但从没有想到秦然可以干掉‘恶灵先生’。
  
  ‘恶灵先生’代表什么,没有一个是比街头出身的艾玛.艾迪明白的了。
  
  那是一种,类似地下.皇.帝的存在。
  
  现在,旧的地下.皇.帝死去了。
  
  看似平静的艾肯德市,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因为,新的地下.皇.帝一定会出现。
  
  哪怕那位警长努力的在街头奔波,逮捕着一个又一个旧势力的残余,但也是于事无补的。
  
  金钱!
  
  权势!
  
  足以让更多的人趋之如骛。
  
  呼!
  
  想到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艾玛.艾迪忍不住的吸了口气,然后,看着眼前平静喝着汤的秦然,她忍不住的问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你正在放弃最好的机会!”
  
  “蔬菜汤很清淡,大部分的人不喜欢,即使要喝,也会在里面加入蛋类、虾类或者干脆就是肉。”
  
  “这样做,汤变得无比鲜美。”
  
  “可……”
  
  “它已经不再是蔬菜汤。”
  
  秦然缓缓的说道。
  
  “我说的是街头的事情,是关乎整个艾肯德市的地下世界,不是蔬菜汤!”
  
  艾玛.艾迪强调着。
  
  “我说的就是蔬菜汤。”
  
  “在我看来,艾肯德市的地下世界怎么能比我眼前的蔬菜汤重要?”
  
  “或者说……”
  
  “一个艾肯德市的地下世界凭什么和我的蔬菜汤比?”
  
  秦然淡淡的回答着。
  
  话语中的不容置疑,噎得艾玛.艾迪张了张嘴,最终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她现在有些理解什么是所谓的‘暴食君王’了。
  
  而亲手做出蔬菜汤的弗里斯却莫名的有种成就感,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板。
  
  ‘血人’奥多克没有多想。
  
  在他看来,秦然说的就是正确的,哪怕是多么荒谬,也是正确的。
  
  ‘猫女’则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叼着沙丁鱼的她,早已经忘乎所以了。
  
  “喵~喵喵~”
  
  低声的猫叫,不断的响起,‘猫女’如同猫一样盘坐在椅子中,摇晃着身躯,就好似一株阳光下的向日葵。
  
  ‘猫女’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午餐结束,离开兰顿丁街17号为止。
  
  “2567你真是一个好人!”
  
  背着是自己身躯数倍大小包囊的‘猫女’这样的说完后,很快就以一个纵跃消失在了街道上。
  
  “单纯的家伙!”
  
  艾玛.艾迪轻声叹息着。
  
  替秦然打探消息,且已经接到秦然前往收藏家普特家,高价收购‘莫丁雕像’命令的她,很清楚秦然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饵!
  
  又是一次撒饵!
  
  前往普特家的她,和背着黄金离开的‘猫女’都只不过是被利用证实所谓‘莫丁雕像’存在属实罢了。
  
  至于最后?
  
  艾玛.艾迪看了一眼那个藏满了大量黄金的密室一眼,又看了一眼回到书房翻阅着书籍的秦然后,快步的向着车子走去。
  
  “奥多克你暗中跟上去,尽可能的保护艾玛.艾迪。”
  
  在汽车发动机的轰鸣远去后,秦然吩咐着。
  
  “是,大人。”
  
  ‘血人’奥多克应了一声后,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整个房间中,仅剩下秦然与弗里斯。
  
  不!
  
  还有一些意外的访客,正在窥视、靠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