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二章 会客室杀戮
    【92zw】    艾玛.艾迪坐在沙发内静静的等待着。
  
      她的目光扫过了看起来布置十分简单的会客室,心底却是暗自吃惊。
  
      不说其他,单单是进门后,靠右手边的那个花瓶,按照风格来看,就应该是教宗末期的产物。
  
      上面描绘的是‘神赐福给信众’的故事。
  
      略微辨别后,艾玛.艾迪就得出了那个花瓶是真品的结论。
  
      而除了这个花瓶外,会客室内还挂着一副描绘‘抗争年代’战争的油画,虽然明显经过了修补,但其价值也是不菲。
  
      “花瓶大概值15w左右,油画的话至少10w,如果遇到钟意的买家,这个价格可能会再多出2-3w。”
  
      “对方的富有,有些超出想象了。”
  
      “不过,碰上那个家伙,你也真是倒霉。”
  
      艾玛.艾迪突然感叹了一声。
  
      当然了,也就是感叹而已,绝对不会同情。
  
      艾玛.艾迪可是不止一次和这些所谓的收藏家打交道了,她十分的清楚,这些家伙的本质是什么。
  
      和街头的小偷、强盗没有什么区别。
  
      最多是头衔冠冕堂皇罢了。
  
      而其中所用的一些巧取豪夺的手段,更是令人后背发寒。
  
      或许,也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
  
      可艾玛.艾迪并没有见到过。
  
      她也不对普特抱什么希望。
  
      因为,自从进入到这里后,她的直觉就告诉着她,这里满怀恶意,十分危险。
  
      尤其是当普特出现时。
  
      这位在艾肯德市内颇有名气的收藏家,年纪已经不小了,头发花白,消瘦的面容上更是有着时间留下的痕迹,虽然走路不需要人搀扶,但走得也不快,从打开门走到艾玛.艾迪面前,花费了三四秒钟,比之一般人散步都要慢上少许。
  
      “普特先生,您好。”
  
      “我是代表着2567阁下而来,他听说您这里有一尊‘莫丁的雕像’,希望能够高价买下来。”
  
      没有等到对方开口,艾玛.艾迪就提前站起来问候着对方,并且,快速的道明来意。
  
      而在艾玛.艾迪的后背,一层细密的汗珠,已经打湿了T恤。
  
      在艾玛.艾迪的眼中,看起来老态龙钟的普特,就如同是一头巡视自己领地的猛兽,随时会对她这个侵入到对方领地中的猎物,张开那血盆大口。
  
      “可怕的家伙!”
  
      艾玛.艾迪从不会怀疑自己的直觉。
  
      她的直觉已经救了她太多次了。
  
      这一次,艾玛.艾迪相信也不例外。
  
      所以,她越发的小心翼翼了。
  
      “2567阁下,是怎么知道我这里会有‘莫丁的雕像’?”
  
      “虽然我不想要说,但是我认为我这里的人不会泄露我的收藏信息。”
  
      普特貌似随意的问道。
  
      “是有人向2567阁下出售了相应的信息。”
  
      “不过,那个人我没有见过。”
  
      面对着普特的问话,艾玛.艾迪更是没有犹豫的回答着,即使是谎言,在这样的前提下,也变得真实起来。
  
      至少,普特没有看出破绽。
  
      “是这样吗?”
  
      “很抱歉,我确实是是有着一尊‘莫丁的雕像’,但是我并不打算贩卖——你要知道,真正的收藏家是不会贩卖自己的藏品的。”
  
      自语了一句后,普特摇了摇头拒绝了艾玛.艾迪。
  
      “那真是遗憾了。”
  
      “我会如实将您的想法转告给2567阁下的,但您不需要担心,2567阁下并不是那种肆意妄为的人。”
  
      “他一定会理解您的苦衷。”
  
      说着,艾玛.艾迪就起身告辞了。
  
      在她的心底,那股恶意越来越浓,危机感也越来越强。
  
      她一刻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但愿如此。”
  
      看着艾玛.艾迪离去的背影,普特垂下了眼帘,遮挡着那几乎抑制不住要浮现的阴狠与怨毒。
  
      经历了最初的震惊后,普特迅速的反应过来,那位‘暴食君王’打得是什么主意了。
  
      “想要利用他人对‘莫丁雕像’的贪婪来搅乱局面,浑水摸鱼?”
  
      “‘暴食君王’你想的太简单了!”
  
      “你从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
  
      “先从眼前这个女人开始,我要让你后悔对我的戏弄!”
  
      普特心底的杀意,越发的浓郁了。
  
      而前行中的艾玛.艾迪身躯就是一颤。
  
      超越常人的感知,让她察觉了身后收藏家的不善,但她知道她暂时还是安全的,对方不会在对方的住宅内向她出手,至少也要等到她离开。
  
      因此,艾玛.艾迪并不担心。
  
      可直觉中那种仿佛要大祸临头的预感,却是如同死亡阴影般笼罩在她周边,挥之不去。
  
      “怎么了?”
  
      “究竟会发生什么?”
  
      心底不断升起的猜测,令艾玛.艾迪越走越快,她的手掌不自觉的抬起,轻轻擦拭着自己的鼻钉。
  
      看起来,就是一个随意的动作。
  
      但却为艾玛.艾迪带来了一丝心安。
  
      然后……
  
      微风掠过耳畔。
  
      细微的风声,如同让人置身夏日夜晚的湖畔。
  
      不仅舒适,而且惬意。
  
      但艾玛.艾迪却如坠冰窖,整个人僵直在原地。
  
      那微风,在她感受中,就是刺骨的寒风,不仅冰寒,而且黑暗,犹如神话中掠夺一切生命的死神吐息。
  
      围绕在她身边的,那层无形力场荡漾起了层层涟漪,那枚银质的鼻钉上,更是出现了一道裂纹,接着,就如同蜘蛛网般碎裂、蔓延开来。
  
      啪!
  
      最终,鼻钉破碎了。
  
      但艾玛.艾迪却活了下来。
  
      在无形力场护盾出现的时候,艾玛.艾迪整个人就冲向了墙角,那里有着一组较长的沙发,充当临时的防御再好不过了。
  
      一层鲜红的液体出现在了艾玛.艾迪的双脚上,让艾玛.艾迪的速度快了一倍,在无形力场护盾彻底破碎前一刻,艾玛.艾迪钻到了沙发后。
  
      “怎么离开?”
  
      艾玛.艾迪看着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血人’奥多克,压低声音问道。
  
      她没有询问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更没有问对方发生了什么。
  
      这些问题,哪有小命重要。
  
      ‘血人’奥多克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后,抬手腐蚀着沙发后面的墙壁。
  
      而在会客室内,那位收藏家已经捂着手臂蜷缩在一角,一个人影正在与因为雇主受伤而愤怒不已的‘巨臂’交战着。
  
      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根本没有谁去理会艾玛.艾迪和‘血人’奥多克。
  
      也没有谁听到外表夹杂在警笛声中的异响。
  
      不!
  
      普特注意到了。
  
      这位收藏家一脸惊恐的张大嘴,想要呼救。
  
      但是,晚了。
  
      一柄匕首从阴影中射出,直入他的嘴中,不仅刺穿了普特的脖颈,也割裂了他的声带。【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