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三章 散步而至
    普特的尸体倒地了,无神而又瞪大的双眼,恰好与躲藏在沙发后的艾玛.艾迪对了个正着。
  
      艾玛.艾迪的头皮立刻一阵发麻。
  
      出身街头的这位女士不是没有见过尸体,但是这种和死尸对视的经历还是第一次。
  
      特别是看到对方血肉模糊的口腔时,艾玛.艾迪只觉得呼吸都是发凉的。
  
      恐惧,不可抑制的从心底升起。
  
      艾玛.艾迪咬着牙,才让自己没有惊呼出声。
  
      她不想要吸引那位凶手的注意。
  
      不过,事情并没有向着好的一面发展。
  
      一只靴子出现在了她的视野内,当艾玛.艾迪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满脸狞笑的凶手。
  
      对方面容粗狂,左侧脸颊上有着一处纹身。
  
      一个倒立的黑色骷髅头。
  
      当看到这个纹身的时候,艾玛.艾迪就是一愣。
  
      她认得这个纹身。
  
      或者说,在艾肯德市内大部分人都会认得这个纹身。
  
      因为,这个纹身代表的人是‘丧钟’!
  
      那个在艾肯德市内有着绝大势力,控制着无数黑暗组织、帮.派的‘丧钟’!
  
      其核心成员,都会在脸颊的左侧纹着这样的纹身。
  
      “‘丧钟’!”
  
      艾玛.艾迪双眼一缩,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掏出了一把小巧的匕首——这是她身上唯一能够称之为防身武器的东西,平时的时候,大多用来削水果。
  
      “该死!该死!”
  
      “为什么又和‘丧钟’的人扯到一起了!”
  
      艾玛.艾迪心底大声的叫骂着。
  
      要知道,在几天前,她还是一个被诸如‘鲜血岭’这样的小组织就追得满街乱窜的人,可现在却对上了‘丧钟’。
  
      而‘鲜血岭’这种级别的组织,在‘丧钟’的眼中,连喽啰都不如
  
      这简直就是刚进新手村就遇到了100级的大怪。
  
      让她怎么玩?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小匕首,抬头看了看越来越近的‘丧钟’成员,转头看了看专心腐蚀墙壁,根本毫无所动的‘血人’奥多克,艾玛.艾迪欲哭无泪,更是在心底将那个让她卷入这一切的秦然骂了个狗血淋头。
  
      “又一个猎物!”
  
      “我……”
  
      轰!
  
      带着杀意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轰鸣所掩盖。
  
      墙壁破碎,砖石飞溅。
  
      一只拳头带着如山般的力量,打在了‘丧钟’成员的身躯上。
  
      砰!
  
      上一刻还在狞笑的‘丧钟’成员,这一刻径直的破碎成了一滩血雾,在灰尘中荡漾开来。
  
      一道高大、笔直的身躯在灰尘中快步走出。
  
      ‘正义之拳’!
  
      德累斯顿!
  
      脚步不停,德累斯顿径直走向了和‘巨臂’交手的人影。
  
      “桀桀桀……”
  
      一阵怪笑响起。
  
      可之后的事情,艾玛.艾迪却不知道了。
  
      因为,‘血人’奥多克已经腐蚀出了通道。
  
      跟在对方的身后,艾玛.艾迪钻入了这个通道。
  
      刚一进入,着拥有平整、结实地面和墙壁的走廊,艾玛.艾迪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这里通往哪里?”
  
      艾玛.艾迪看着走廊的尽头,下意识的问道。
  
      “普特的收藏室。”
  
      ‘血人’奥多克脚步不停的说道。
  
      “什么?!”
  
      “你要干什么?!”
  
      艾玛.艾迪一惊。
  
      “干什么?”
  
      “当然是替Boss分忧。”
  
      ‘血人’奥多克说着,整个人就没入了前方的黑暗。
  
      “混蛋!”
  
      “老板是混蛋,下属也是混蛋!”
  
      艾玛.艾迪看着奥多克消失的方向,低声的咒骂着。
  
      不过,她却没有返回,而是跟在对方身后,向着收藏室跑去。
  
      在她的直觉里,本该拥有着‘正义之拳’德累斯顿的身后,要远比前方的黑暗更加危险。
  
      艾玛.艾迪不知道危险来自什么。
  
      但艾玛.艾迪知道该怎么选择才是正确的。
  
      ……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在兰顿丁街17号响起。
  
      弗里斯打开房门后,气急败坏的普德克站在门外。
  
      “我要见2567。”
  
      普德克吼道。
  
      “Boss正在休息,还有……”
  
      “这里有门铃!”
  
      弗里斯寸步不让,凝视着中年警长,目光散发着丝丝寒意。
  
      本能的,弗里斯讨厌眼前的家伙。
  
      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粗鲁、野蛮、不守规矩,还因为对方总会给自己的Boss带来一些麻烦。
  
      如果可以的话,他十分想要将对方做成冰雕。
  
      “我要见2567!”
  
      普德克重申道,声音更加的大了。
  
      “我说了Boos正在休息!”
  
      弗里斯强调的声音中多出了怒意。
  
      他将眼前警长的行为,视为挑衅了。
  
      而就在弗里斯尝试联系自己的Boos,询问是否可以解决眼前的麻烦时,秦然揉着太阳.穴.走出了书房。
  
      “弗里斯我需要一杯清茶。”
  
      “帮普德克警长也来一杯。”
  
      秦然说道。
  
      “好的,Boss。”
  
      弗里斯马上快步的走向了厨房。
  
      没有了阻挡,普德克大踏步的走进了兰顿丁街17号。
  
      “这就是你的合作态度?”
  
      普德克略带讥讽的问道。
  
      “普德克,相信我,我的态度从未改变。”
  
      “不然你就不会进入到这里了。”
  
      秦然邀请着对方走进了客厅的一角。
  
      这里有着沙发和茶几,示意对方随便坐后,秦然坐入了其中的一个皮质沙发内,松软的垫子,立刻包围了秦然的身躯,让秦然因为长时间阅读而发胀的大脑,有了一种意外的舒适感。
  
      而这种舒适感,在弗里斯将清茶端过来的时候,达到了一个顶点。
  
      “发生什么了?”
  
      抿了一口清茶,感受着.舌.尖.上的茶香,秦然缓缓的问道。
  
      “发生了什么?”
  
      “你问我发生了什么?!”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兰顿丁街17号外的那些冰雕是自然形成的!”
  
      普德克再次拔高了音调。
  
      “当然不是。”
  
      “但我的手下只是防卫,他们心怀叵测的接近我这里,难道我的手下不能够反抗吗?”
  
      秦然一摊手反问道。
  
      “反抗可以!”
  
      “可你的手下是‘冰冻者’!”
  
      普德克沉声说道,双眼更是死死盯着秦然。
  
      “‘冰冻者’?”
  
      “你说的是那个超级罪犯吧,我听过他的名号,如果碰到了他,我不介意帮你抓捕他,但那是‘冰冻者’,而不是弗里斯。”
  
      “或者弗里斯和‘冰冻者’的能力很相近。”
  
      “但,两人并不是一个人。”
  
      面对着普德克的凝视,秦然睁眼说着瞎话,然后,扭头又冲着弗里斯说道:“弗里斯,去处理一下外面的那些窥视者。”
  
      “看起来,是因为你的到来,让他们再次兴奋起来了。”
  
      秦然看着普德克面带微笑的道。
  
      接着,秦然突然脸色一变。
  
      他缓缓的从沙发中站了起来。
  
      脸上的微笑更是消失无踪。
  
      “你要干什么?”
  
      普德克警惕的问道。
  
      “散步。”
  
      秦然说着,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