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四章 真假
    德累斯顿面对超级罪犯,不会有丝毫的留情,大踏步的靠近后,一拳轰出。
  
      这一拳就如同是泰山压顶般,拳头还未到,所带起的拳风就让人忍不住的感到窒息。
  
      ‘巨臂’十分配合的绕到了另外一侧,阻挡着突袭者的退路,他那一双本该是正常的手臂,呼吸间,就如同是吹气球一般的胀大。
  
      当胀大停止时,已经足足有两扇门板大小了,上面还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显然,随着手臂的变大,‘巨臂’不仅仅是力量直线上升,改变的还有防御力。
  
      呼!
  
      ‘巨臂’硕大的双拳砸下。
  
      带起了响亮的呼啸声,虽然不如德累斯顿般,拳风就让人窒息,但也足以令一般人头皮发麻。
  
      可在这位突袭者的眼中,似乎只有德累斯顿一般,完全没有在意‘巨臂’的攻击。
  
      事实上……
  
      也是如此!
  
      对方不躲不闪,就这么的站在原地,直视着德累斯顿的拳头,无视着身后‘巨臂’的攻击。
  
      铛!
  
      ‘巨臂’的双手,仿佛两只战锤,重重的砸在了对方的身上,发出了巨大的金属轰鸣声,犹如是被敲响的大钟。
  
      突袭者,毫发无损!
  
      不仅如此,‘巨臂’那硕大的双拳还被狠狠的弹起,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的踉跄向后,身躯撞塌了一面墙壁,顺势带起的双拳,则将房梁与屋顶,一起砸碎了。
  
      轰隆!
  
      缺少了房梁的支柱,墙壁被大肆破坏的会客室,就这么坍塌了。
  
      灰尘飞起,在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形成灰色的粉尘雾气前,就被德累斯顿的拳风吹散了。
  
      然后,带着万钧之力,德累斯顿的拳头砸在了突袭者的身上。
  
      铛!
  
      又是一阵金属的轰鸣声。
  
      比之前响亮了十倍。
  
      蕴含的劲道也是十倍。
  
      一层无形的气劲,从拳头与身躯碰撞的地方扩散开来。
  
      木头、石头,构筑成整栋房屋的建材,好似遇到了台风,不仅整栋房屋都被吹飞了,而且……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风中被搅碎了。
  
      踏、踏踏!
  
      突袭者连连后退。
  
      但,依旧毫发无损。
  
      “桀桀桀……”
  
      “‘正义之拳’吗?”
  
      “不过如此……呃!”
  
      怪笑声从突袭者嘴里响起,可没还没有彻底的落下,一口鲜血就涌上了突袭者的喉咙。
  
      同时!
  
      一直遮掩着突袭者本来面目的面罩,也直接粉碎了。
  
      然后,露出了一张令德累斯顿发愣的面容。
  
      “2567?!”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愣后的德累斯顿不解又不信的看着秦然。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自己啊!”
  
      ‘秦然’轻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
  
      神情、语气,细微的小动作,哪怕是气息,都与德累斯顿记忆中的秦然一模一样。
  
      可越是这样,德累斯顿越是不解。
  
      在之前的接触中,德累斯顿认为自己已经大致了解了秦然。
  
      秦然就应该和他的另外一位好友‘酒桶’赫兹克一样,是那种只顾着自己的事情,但又会谨守自身底线,不会危害城市。
  
      德累斯顿自信自己不会看错。
  
      那么,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你是被‘莫丁雕像’蛊惑了吗?”
  
      “放心吧!”
  
      “我会打醒你的!”
  
      “然后,你要为今天的事情赎罪——我陪着你一起,做为你的朋友,我竟然只在简单的劝说后,就放弃了阻止你做这样危险的事情……这是我的错误!”
  
      “现在,让我们改正它!”
  
       德累斯顿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拳头。
  
      砰!
  
      空气的炸裂声,从德累斯顿握紧的拳头中响起,这位‘正义之拳’的神情无比的认真起来。
  
      他必须要认真!
  
      能够在他一拳之下,哪怕是略带试探性的一拳之下,毫发无损的人,就足以让人认真了。
  
      更何况,眼前的人,还是他视为朋友的人。
  
      轰!
  
      德累斯顿一拳轰出了。
  
      这一拳,带着大地的共鸣。
  
      这一拳,带着德累斯顿的信念。
  
      这一拳……
  
      落空了。
  
      从出现开始,就一直不闪不避,表现着强大防御的‘秦然’后退了。
  
      以德累斯顿反应不及的速度后退,仿佛一股风般,吹向了远处,接着,又如一个被重型卡车撞倒的破烂娃娃般摔到了德累斯顿面前。
  
      德勒斯顿看着脸上印着一只鞋印就要挣扎爬起的‘秦然’,又看了看从远处似缓实快走来的秦然,整个人有些发懵。
  
      “发生了什么?”
  
      “分身和本体的战斗?”
  
      德勒斯顿疑惑着。
  
      ‘暴食君王’拥有类似分身的能力,在与‘恶灵先生’一战后,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因为,没有分身能力的克制,‘恶灵先生’根本不会那么快的败亡。
  
      但是德累斯顿从未见过分身和本体发生战斗的。
  
      “应该不是吧?”
  
      “可两人的气息都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直监控着战局的威利斯同样疑惑不解。
  
      不过,这并没有妨碍他,给予德累斯顿正确的建议。
  
      “老板,我建议你旁观。”
  
      威利斯说道。
  
      “嗯。”
  
      德累斯顿点了点头,但身躯却没有移动,视线更是死死的盯着两个秦然。
  
      显然,德累斯顿准备一有不对就出手。
  
      “你终于出现了吗?”
  
      “我的本体!”
  
      “可怜的被‘莫丁雕像’影响后,连自己的意志都无法控制的家伙!”
  
      “你现在出现在这里又能够做什么呢?”
  
      “阻止我?”
  
      “还是被我拉着一起跌入深渊?”
  
      “毕竟,我们是一体的!”
  
      “两位一……”
  
      ‘秦然’爬了起来,丝毫没有介意自己脸上的伤势,反而是发出了阵阵狂笑声,并且,犹如在向不解的德累斯顿、威利斯解释般的说着。
  
      而面对着这样的话语,秦然又是一脚。
  
      砰!
  
      与之前的一脚一样。
  
      还是对准了对方的脸。
  
      对方想要闪避,却根本无处躲闪,秦然的这一脚,如影随形般的印在了那张脸上。
  
      哪怕这张脸并不算是真实的,秦然也不希望有人顶着这副面容做出一些,令他不快的事情。
  
      或者说,出现一模一样的面容,本身就是令秦然不快的事情了。
  
      但心底的不快,并没有让秦然失去判断。
  
      陷阱!
  
      眼前的一切,无疑是针对他的陷阱。
  
      一个看起来很巧妙,却又破绽诸多的陷阱。
  
      当然,对方这样做,可不单单是为了陷害他,还有着试探的意思。
  
      “被发现了吗?”
  
      秦然抬起头看着天空中一闪而过的火鸦,轻声自语着。
  
      不过……
  
      这也不是对方真正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