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约定的保护
    鲜红的血液如同一层层薄薄的油脂,在‘血人’奥多克的控制下,急速的向前。
  
      奥多克快步而行,艾玛.艾迪的跟在后面,而且,为了追赶上奥多克的步伐,不得不小跑起来。
  
      但艾玛.艾迪却没有一丁点的担心。
  
      她在刚才就见识过了那些流动血液的好处,任何的机关陷阱都会被发现,接着就是被腐蚀。
  
      并不是那种大面积的腐蚀。
  
      只需要腐蚀其中的一两个关键部位,就足以让整个机关失去作用。
  
      仿佛是将一支完整枪械的扳机取掉了一般。
  
      而无法发射子弹的枪械,还不如一根烧火棍。
  
      看着那薄薄的血液,轻而易举的做到了诸多常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艾玛.艾迪的双眼不由自主的浮现了羡慕。
  
      谁不想与众不同?
  
      谁不想超越凡人?
  
      可现实往往是真实而又残酷的。
  
      任何的幻想在它面前,都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呼!
  
      艾玛.艾迪深深的呼吸了数次,将那又一次冒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扔出了脑海,开始思考眼前的局面。
  
      ‘丧钟’的出现,不仅让艾玛.艾迪如临大敌,而且还带着对自己命运、未来深深的担忧。
  
      至于秦然?
  
      艾玛.艾迪没有一丁点儿的好感,巴不得这个随意将他人当做诱.饵,性格冰冷阴沉的混蛋去死。
  
      “该死的!”
  
      “先是‘恶灵先生’,再是‘丧钟’,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去惹‘怨毒之龙’啊?”
  
      “虽然你和‘正义之拳’关系不错,但真把自己当做了正义的伙伴,要将整个艾肯德市内的毒瘤铲除一空吗?”
  
      “不、不!”
  
      “你这样的家伙怎么会这么好心?!”
  
      “一定是有着什么利益驱使着你才对!”
  
      “可你知不知道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丧钟’和‘恶灵先生’完全不同!”
  
      艾玛.艾迪随着心底的咒骂,却是越来越担心了。
  
      ‘恶灵先生’是可怕的。
  
      因为,他的喜怒无常和强大的实力。
  
      而‘丧钟’的可怕却是来自于那种严密的组织与神秘。
  
      从‘丧钟’十年前正式出现在艾肯德市开始,到现在为止,谁也无法说清楚,这个组织的来历。
  
      只知道他们的强大和脸上的刺青。
  
      但……
  
      更加可怕的是,那些没有刺青者。
  
      那些人就好似是间.谍般潜伏在你的周围,让你根本无法分辨,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你致命一击。
  
      艾玛.艾迪在这些年的街头生涯中,不止一次的听到过类似的消息了。
  
      某某帮.派、组织首领被自己的心腹干掉什么的。
  
      每一次听闻,艾玛.艾迪都会后背发毛。
  
      那种连最亲近人都无法相信的感觉,真的是糟透了。
  
      而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陷入这样的环境中,艾玛.艾迪心底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更多的愤怒。
  
      不过,这些愤怒并没有让艾玛.艾迪激动、暴躁起来。
  
      一股冰冷、黑暗的感觉,骤然从头而降,让艾玛.艾迪来不及愤怒,就打了个寒颤。
  
      “停下!”
  
      想也不想,艾玛.艾迪低声呼喊。
  
      ‘血人’奥多克一愣,不解的看着艾玛.艾迪。
  
      “快退!”
  
      没有更多的解释,说着艾玛.艾迪就向原路跑去。
  
      冷汗不停的从艾玛.艾迪的额头、后背溢出。
  
      可怕!
  
      太可怕了!
  
      在走廊的前方,她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让她战栗的存在。
  
      那存在,就如同是一个张开了嘴的怪兽,静静的待在那里,等待着她的靠近,然后……
  
      要将她一口吞下。
  
      “会是什么?”
  
      “‘丧钟’的人?”
  
      “还是?”
  
      惊慌中的艾玛.艾迪大脑快速的转动着。
  
      这是艾玛.艾迪特殊的技巧。
  
      通过更多的猜测,来让自己更快速的冷静下来。
  
      可这一次不同!
  
      艾玛.艾迪越是猜测,就越是慌乱。
  
      直到最后,她发现她奔行的速度越来越慢,身体越来越无力,而‘血人’奥多克更是不知所踪。
  
      “幻觉?”
  
      艾玛.艾迪后知后觉的自问着。
  
      没有回答。
  
      一只苍白的手掌已经掐在了她的脖颈上,将她高高举起。
  
      窒息感,瞬间让艾玛.艾迪的大脑、身躯变得不受控制。
  
      她拼尽全力想要掰开对方的手掌。
  
      可却发现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
  
      “死了吗?”
  
      “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也好……”
  
      “本身就是野狗一样的生活,死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缺氧的大脑,幻觉的影响,让艾玛.艾迪的求生意志迅速的减弱。
  
      街头出身的女孩,仰着头,双眼早已模糊一片,只能是无力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在此刻,那天花板仿佛变为了一块屏幕,回放着她的一生。
  
      悲惨的童年时期,被人丢弃在街角,为了残羹剩饭和流浪的猫狗抢食。
  
      叛逆的少年时期,为了显示自己的不凡,却活得像个傻.逼。
  
      争斗的青年时期,想要吃得更好、穿得更好,拥有自己的房子,不惜一次又一次的铤而走险。
  
      最终,迎来了死亡。
  
      “绝望,我向你妥协……”
  
      “你、你赢了。”
  
      艾玛.艾迪好似叙述着遗言般,艰难的说着。
  
      那声音微弱不可闻。
  
      就连要夺取艾玛.艾迪生命的人都听不到。
  
      可,秦然听到了。
  
      所以,秦然来了。
  
      轰!
  
      走廊的天花板粉碎了。
  
      连带着粉碎了艾玛.艾迪走马灯一般的回忆人生。
  
      带着耀眼的阳光,秦然从天而降,一脚踩在了那只手掌主人的头顶。
  
      砰!
  
      头颅好似被棒球棍击打过的西瓜。
  
      脑浆迸裂。
  
      红的、白的,在阳光中分外刺眼。
  
      更加刺眼的是那道身影。
  
      艾玛.艾迪看着逆光下的那道身影,刺目的阳光,让她看不清对方的面容、神情,只有幽静的阴影与黑暗的深邃。
  
      以及……
  
      淡然的声音。
  
      “按照约定,你现在受到我的保护。”
  
      是那个讨厌的混蛋。
  
      艾玛.艾迪从死亡边缘徘徊而返的时候,心底浮现了这样的念头,随之而来的就是:那混蛋的声音不算难听。
  
      接着,她的视野也变得清晰起来。
  
      在刺目的阳光中,她看着那张若隐若现的脸,心底又浮现了一个念头:也不算难看。
  
      然后,艾玛.艾迪看向秦然的目光变得微微不同了。
  
      可惜的是,秦然并不在意这些。
  
      或者说……
  
      他完全的被某些人的行动所吸引了。
  
      “那里也是你的目标?”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秦然低声自语中,身影就彻底融入了阴影。
  
      下一刻,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