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六章 关键点
兰顿丁街17号内,关闭的密室,已经被打开。.
  
  ‘丧钟’的两个成员快速的搬运着这些黄金。
  
  阳光下的黄金是那样的耀眼、诱人,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看到从阴影中走出的秦然。
  
  “这就是穿梭阴影吗?”
  
  “真是方便的力量!”
  
  秦然看着利用【莫丁的第七雕像】瞬间到达的目的地,回忆着刚刚的穿梭情形,忍不住的赞叹着。
  
  他并不是第一次进行瞬移。
  
  【狮心王】一旦激发,也可以进行瞬移。
  
  不过,相较于激发后【狮心王】的神秘,此刻【莫丁的第七雕像】更加的便于理解。
  
  可以说,那种两点之间直线最近,到两点之间两点最近,然后,仿佛是推开一扇门,就横跨了两个点的穿梭过程,就是呈现在秦然面前。
  
  非常的神奇。
  
  即使是见识过诸多神奇事物的秦然,也不会否认这一点。
  
  同样的,他对于带来这样力量的‘莫丁雕像’也越发的好奇了。
  
  可即使是再好奇,秦然也知道现在的他应该干什么。
  
  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两个‘丧钟’成员的身后,对着两人的后脖颈,一人一个掌击。
  
  啪、啪!
  
  两声脆响后,两个‘丧钟’成员连反应都没有就昏倒在地。
  
  而一直藏在角落阴影中的混血霜狼幼崽则摇着尾巴跑了出来,围着秦然的脚边打转。
  
  抱起幼崽,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头颅和脊背,秦然不由一笑。
  
  没有防备,他又怎么会真正离开自身的临时据点呢?
  
  只是……
  
  秦然低头看着两个昏迷的‘丧钟’成员,回忆着普特家中的一幕,眉头忍不住的微皱。
  
  “开辟双线战场,同时招惹我和德累斯顿,可不符合‘丧钟’一贯的做法。”
  
  “还有,那个冒充我的家伙,显然是要挑起我和德累斯顿的战争!”
  
  “这样的手法……”
  
  秦然低声自语着,而在他的脑海中则想到了‘鲜血岭’这个早已被灭掉的组织。
  
  两者看似不同,但却给了秦然极为熟悉的风格:都是那种利用他人,自身隐藏在幕后从不露面。
  
  “那家伙和干掉我的幕后者是一伙的吗?”
  
  秦然猜测着。
  
  同样的,他并没有遗漏这段时间发生的关键点,虽然它被接连不断事情所遮掩,犹如笼罩着层层迷雾。
  
  可对方秦然来说,最擅长的就是在迷雾中寻找线索。
  
  “这下可有意思了。”
  
  秦然轻笑着,然后,走回书房静静等待着。
  
  等待着那个冒充者被德累斯顿押来。
  
  当然,秦然十分希望这个过程曲折一点,最好是那位幕后者出手,留下更多的线索、破绽。
  
  可惜令秦然失望的是,对方并没有出手。
  
  德累斯顿十分顺利的来到了兰顿丁街17号。
  
  “又是‘丧钟’!”
  
  在看到两个‘丧钟’成员的时候,德累斯顿怒气冲冲的低吼着。
  
  对于任何超级罪犯,德累斯顿都没有好感。
  
  更不用说,在他眼皮底下,实施的犯罪了。
  
  死去的普特,被盗窃的收藏室,早已让这位‘正义之拳’恨不得将所有‘丧钟’成员都关入监狱。
  
  但,他根本找不到对方在哪。
  
  ‘恶灵先生’‘丧钟’‘怨毒之龙’之所以让人感到素手无策,这种行踪不定的存在方式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
  
  呼!呼!
  
  德累斯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希望借用深呼吸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样的方式很有用。
  
  可更关键的则是,手中的清茶。
  
  “谢谢。”
  
  冷静下来的德累斯顿,向着弗里斯道谢着。
  
  “不客气。”
  
  弗里斯回应着,那种冰冷、而又略显淡然的口吻,几乎是和秦然如出一辙,身上的冰冷气息更仿佛是略胜一筹。
  
  德累斯顿不由多看了弗里斯一眼,但没有多问。
  
  每个人都有秘密。
  
  而更多规则的出现,就是为了保护这些秘密。
  
  例如:超凡者的能力。
  
  因此,德累斯顿虽然好奇,但却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哪怕,弗里斯给他的感觉,就好似那个超级罪犯‘冰冻者’一样。
  
  德累斯顿从未将弗里斯和‘冰冻者’联系在一起。
  
  两人的性格、行事风格等,都相差太多了。
  
  德累斯顿可不会相信‘冰冻者’那样高傲的超级罪犯会甘愿给人充当管家、厨师、仆人。
  
  很自然的,‘血人’也是这样。
  
  一个欺软怕硬且虚张声势的混蛋,怎么会忠心耿耿?
  
  “真是羡慕你2567。”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这么好的伙伴。”
  
  德累斯顿赞叹着。
  
  ‘正义之拳’并不认为弗里斯、奥多克会是秦然的仆人,哪怕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但实质上更多的应该是伙伴、朋友。
  
  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表象?
  
  一定是眼前这个被他当做朋友的男人在最危难的时候救助了两人,然后,两人无以为报,决定终身跟随,并且以仆人自居,而自己的这个朋友必然是劝阻了数次,最终才无奈答应下来。
  
  男人的友情!
  
  就是这么纯粹!
  
  想当初的他,不就是这样?
  
  真是美好的青春!
  
  脑海中浮现当时秦然几人相遇画面的德累斯顿不由激动、热血起来,看向秦然的目光也变得热切起来。
  
  “能和2567你这样的人成为朋友,真是太好了!”
  
  德累斯顿突然说道。
  
  “嗯?”
  
  秦然端着茶杯,诧异的看着德累斯顿,完全不知道德累斯顿为什么会这样说,不过,这并不妨碍秦然打开话题。
  
  “德累斯顿,你没有发现奇怪的事情吗?”
  
  秦然问道。
  
  “奇怪的事情?”
  
  “你是再说‘丧钟’同时招惹你和我?”
  
  德累斯顿一愣后,马上反应了过来。
  
  “这只是其中的一点!”
  
  “还有一点:普特!”
  
  “你认为‘丧钟’的人为什么会去杀一个普通的收藏家?只是为了对方的收藏?”
  
  “在能够悄无声息盗.取的前提下,还有光明正大的和你战斗一场,这和我了解到的‘丧钟’风格可是不同的。”
  
  秦然缓缓的说道。
  
  这不是他所猜测、推理出的全部,但却足够让德累斯顿行动起来了。
  
  就如同秦然预料的那样,听到他的话后,德累斯顿马上就告辞离开。
  
  在确认德累斯顿离开后,秦然缓缓的从椅子中站起来,看向了那个冒充他的俘虏。
  
  “你没有出现。”
  
  “想必是你对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吧?”
  
  “不、不。”
  
  “像你这种善于挑动他人为自己‘服务’的人,怎么会相信其他人?”
  
  “那么……”
  
  “你就是对自己的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恰好,我对我的精神也相当有自信!”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唤醒了俘虏,双眼直视对方的双眼。
  
  【梅斯丽之戒】上幽光流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