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宿怨
幽光一闪而逝。
  
  【魅惑】【支配】相继生效。
  
  不过,不同与以往的是,选择了服从的俘虏,依旧是身不由己的。
  
  一股不属于对方的精神力开始在对方的身躯上突显,并且……略微影响着现实!
  
  一张散发着浓郁硫磺气息,被阴影遮蔽的椅子缓缓凭空浮现。
  
  而端坐在椅子中的存在,似乎是发现了秦然,就这么的探出身来。
  
  顿时,气流涌动,阴影破散。
  
  对方赤红、健硕的身躯和说不出是英俊还是丑陋的面容,径直的展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而让秦然在意的是,对方额头上的两个小角。
  
  黝黑,弯曲,向内勾。
  
  如同两支细小的羊角匕首,但却更加的锋锐、可怖,正常人的视线稍微触及,就会感受到一种灼烧感。
  
  魔鬼!
  
  无比经典的形象,代表着众所周知的统称。
  
  “嘎嘎嘎,看看这是什么?”
  
  “又一个心有迷惑的羔羊。”
  
  “需要什么吗?”
  
  “签订下这份契约,我就会帮你实现当然,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相信我,和你得到的,只是最微不足道的那种。”
  
  魔鬼的声音传来,不高不低,带着一种呢喃感,充斥着.诱.惑。
  
  一条又一条的精神判定开始出现。
  
  事实上,当秦然注视对方的时候,精神判定就开始了。
  
  细微、连绵不断。
  
  对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源自地狱的邪恶,让人无所适从。
  
  让人……
  
  忍不住的靠近。
  
  秦然缓步靠近着。
  
  坐在那里的魔鬼,露出了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容。
  
  愚蠢而又贪婪的人类。
  
  眼前的魔鬼默默的评价着。
  
  就如同它评价着曾经遇到的无数的人。
  
  而且,它乐意保持这样的评价。
  
  因为,那代表着……力量。
  
  看着越来越近的目标,魔鬼迫不及待了,它迫不及待的想要吞噬眼前目标的灵魂了。
  
  纯美而又执着的灵魂!
  
  那种滋味它尝过一次后,就忘不了了。
  
  “来吧、来吧。”
  
  “快一点!”
  
  “快一点!”
  
  心中默念的魔鬼在秦然走到面前的时候,径直抬起了手掌。
  
  一张古老的黑羊皮卷轴凌空浮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欠下你的名字。”
  
  魔鬼笑意满满的看着秦然抬起了手。
  
  然后……
  
  黑羊皮卷轴被焚烧了。
  
  被恶魔之炎,烧成了灰烬。
  
  一道巨大的恶魔虚影,出现在了秦然的身后,硕大的熔岩之手,抓住了魔鬼的身躯,将其拎到了秦然面前。
  
  “我问,你答。”
  
  “明白吗?”
  
  秦然语气淡然的说道。
  
  眼前的魔鬼显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它抬起头,呆愣的看着恶魔虚影,感受着那种来自本能的厌恶,它不可置信的大喊着。
  
  “不可能!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还有恶魔!!”
  
  “为什么?!”
  
  叫喊声尖锐而又刺耳。
  
  秦然眉头微挑。
  
  嘎吱吱!
  
  恶魔虚影的手掌开始缩紧了,同为虚影的魔鬼身躯发出了清晰的要被捏碎的响声。
  
  “等等!”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快停下!”
  
  “你这个混蛋,快点停下!”
  
  魔鬼的叫喊不住的响起。
  
  秦然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淡漠的看着对方的挣扎,又松开了一点对‘恶魔之力’的控制。
  
  “吼!”
  
  “血战!”
  
  残存在血脉中的灵魂,高声呐喊。
  
  随即秦然眼前的天地大变。
  
  天空变得赤红。
  
  大地变得漆黑。
  
  一颗又一颗的带着赤焰的流星砸下。
  
  漆黑的大地上两支军队如同绞肉机一般,不管不顾的拼杀着。
  
  双方战意高昂。
  
  双方势均力敌。
  
  然后,双方筋疲力尽。
  
  哪怕是最高大的那个如同山峰般,呼吸就能够带来火焰,视线就可以赐予恐惧的身影也不例外。
  
  它抬手撕碎了一头披着洁白羽毛的巨龙,步履略带蹒跚,可脚步却无比的坚定,它要向那里而去。
  
  它要向那里而去。
  
  可它终究倒在了路上。
  
  来自背后的‘匕首’,刺入了它身躯,撕裂了它的烈焰双翼,切割了它的熔岩身躯。
  
  它的头颅被当做战利品悬挂在圣洁之地。
  
  它的四肢被深埋在漆黑的无底沼泽之中。
  
  它的身躯被投入了熔炉,反复敲打锻造。
  
  它的双翼被天马拉入暗夜,与暴风雪中遮蔽着日月。
  
  它仅剩下了……
  
  心脏。
  
  重重封印,道道封锁。
  
  与青铜巨棺沉没海底。
  
  它的名字与称号,一同化为了尘埃,扫进了历史的角落。
  
  不为人知。
  
  不为人道。
  
  它不甘。
  
  它怒吼。
  
  它要让背叛它的家伙,付出代价。
  
  千万年的岁月流逝。
  
  它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
  
  它的力量越来越弱。
  
  它马上就要死亡。
  
  但它没有忘记它的执念:复仇!
  
  “复仇!复仇!复仇!”
  
  “杀!杀!杀!”
  
  如同是战鼓般的声音回荡在秦然的耳边,让他再次返回到了兰顿丁街17号内。
  
  他看着恶魔虚影开始撕碎魔鬼的虚影。
  
  他看着恶魔虚影撕咬着魔鬼的虚影。
  
  他听着恶魔虚影的吼声。
  
  他听着魔鬼虚影的求饶。
  
  秦然无动于衷。
  
  他还沉浸在刚刚的一幕中。
  
  他抬手摸向了.胸.口。
  
  咚、咚咚!
  
  恶魔的心脏跳动着。
  
  就如同那副画面中一样。
  
  强劲而有力。
  
  他如同观影者看到了它的落幕。
  
  但相同的心脏,却让他又带着一丝感同身受。
  
  仿佛他冲杀在战场。
  
  仿佛他要去那里。
  
  仿佛他被人背叛。
  
  “那里……是哪里?”
  
  秦然轻声呢喃,目光看向了魔鬼。
  
  “放过我!”
  
  “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这一次是真的!”
  
  “我用我的真名起誓!”
  
  魔鬼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马上说道,可秦然却摇了摇头。
  
  “我所知的、所看到的,都在告诉我,不要相信一个魔鬼。”
  
  “它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欺骗。”
  
  “即使是真正的事实,由它们的嘴说出来,也会变成悲剧。”
  
  “更何况……”
  
  “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秦然说着,转身向外走去。
  
  身后,烈焰飞舞,魔鬼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