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包裹
    系统的文字一行行出现,准确的显示着秦然的收获——
  
      【吞噬特异力量,查尔斯燃烧术强化!】
  
      【检测查尔斯燃烧术已达到超凡级别,判定中……】
  
      【血脉优先判定通过……】
  
      【体质判定通过……】
  
      【查尔斯燃烧术晋升大师级别恶魔燃烧术!】
  
      【名称:恶魔燃烧术(大师)】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攻击】
  
      【效果:从左手制造一团攻击力判定为Ⅰ级别的恶魔火焰,可持续燃烧、不可被普通的水、沙土等熄灭,有着焚灼灵魂、吞噬生命的特殊能力】
  
      【特效:恶魔之炎(你的血脉中饱含火焰,它是你的天赋,也是你身份的证明,你可以随意激发出攻击等级为略等于无、弱、较弱、一般、较强、强大、极强、Ⅰ级别的恶魔火焰,当蓄力4秒后,火焰等级+1,有大几率激发对敌的爆炎效果)】
  
      【超凡选项(查尔斯燃烧术):极速聚集(蓄力时间减少2秒)】
  
      【恶魔精通:你可以一次制造两团火焰,或者将一团火焰改变原有的形状,一切由你的心意而定(当蓄力时,你只能制造一团火焰,且无法改变火焰的形状)】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体质Z+】
  
      【备注:这原本只是一个无咒、无施法动作、无施法时间的特殊法术,由炼金大师结合古代隐秘知识创造而出!但是它与你的血脉分外的契合,它唤醒了你血脉中残破的灵魂,或者说,残破的灵魂激发了它原本应有的潜力——它们彼此不可分割,相辅相成】
  
      (标注:你是依靠学习和血脉程度来掌握此项技能,因此,无法依靠积分、技能点提高技能等级!)
  
      ……
  
      呼!
  
      一团火焰出现在了秦然的左手上,随着秦然心意变化。
  
      或长或直。
  
      或化为鸟。
  
      或化为走兽。
  
      然后,由一变二。
  
      灼热的气浪翻滚在书房内,但却被控制在秦然周边,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哪怕近在咫尺的书籍都没有丝毫的被影响到。
  
      但旁观的弗里斯、奥多克却是连连后退。
  
      狂暴!
  
      混乱!
  
      杀戮!
  
      从火焰上涌动出的负面情绪,让两人无法承受,哪怕是退出了书房,也没有用。
  
      仿佛只要看到了。
  
      就会被影响。
  
      就在两人支撑不住的时候,火焰从秦然手中消失了。
  
      秦然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左手。
  
      虽然没有测试最强的‘蓄力’,但已有的效果已经足以让他满意了。
  
      在【烈焰硫磺】的支撑下,随手而出就是Ⅱ级别的恶魔之炎,完成蓄力就是Ⅲ级别的火焰。
  
      如果再计算爆炎的加成,【恶魔燃烧术】几乎可以称之为他此刻最强的应对手段之一。
  
      而且,尤为让秦然满意的是,恶魔之炎的威力变强了,体力的消耗却增加的并不多,处在一个很容易让秦然接受的地步。
  
      但,最重要的是,秦然手中还有着‘莫丁雕像’。
  
      “除去被吞噬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六雕像外,还剩下第四、第五、第七,以及最终的‘地狱叹息’!”
  
      “按照雕像顺序越后,雕像越强的规律来看,剩下的雕像似乎可以再次强化‘恶魔之力’。”
  
      秦然默默的计算着。
  
      “弗里斯发出对‘莫丁雕像’的悬赏——任何提供有用消息的人,都将从我这里带走十分之一的黄金。”
  
      “越早提供有用消息的人,将会获得更多的黄金。”
  
      秦然这样的说道。
  
      “是,Boss。”
  
      弗里斯躬身向外走去。
  
      “奥多克,帮我联系德累斯顿,在原有基础上,提高悬赏。”
  
      秦然继续说道。
  
      “是,Boss。”
  
      奥多克马上行动起来。
  
      听着两个下属远去的脚步声,秦然坐回了椅子中。
  
      在之前,他对于‘莫丁雕像’就已经是志在必得了。
  
      而现在?
  
      这股情绪变得更加清晰了。
  
      同样的,对于揪出那位拥有‘地狱叹息’的幕后者,也变得迫不及待起来。
  
      事实上,秦然相信对方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致他与死地。
  
      他破坏了对方的计划。
  
      而且,还是不止一次。
  
      如果意念可以杀人的话,秦然自认为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嗯?”
  
      就在秦然准备行动的时候,感知中出现的人,却让他一顿。
  
      咚、咚咚!
  
      “您好,这里有您的快递。”
  
      “请您签收。”
  
      敲门声后,年轻、熟悉的声音响起。
  
      打开房门的秦然看着外面的艾玛.艾迪,目光顺势的看向了对方手中的包裹。
  
      从外表上看,这个包裹没有什么异常。
  
      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兰顿丁街17号的包裹又怎么会是平常的?
  
      “这是?”
  
      秦然指了指包裹。
  
      “一个陌生人交给我的。”
  
      “没有恶意。”
  
      “还给了我一种要走好运的感觉。”
  
      “你要相信我的直觉。”
  
      艾玛.艾迪解释着,然后,她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说有些不符合自己的风格,径直将包裹扔给了秦然后,就向着房间内走去。
  
      “不相信也无所谓。”
  
      “你可以随意扔掉。”
  
      “我没有拆开检查,但是包裹表面没有任何的问题。”
  
      艾玛.艾迪一边快步而行,一边强调着。
  
      但在进入房间时,艾玛.艾迪却是回头又看了秦然一眼。
  
      不过,在发现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她,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包裹的时候,艾玛.艾迪重重的摔上了房门。
  
      砰!
  
      摔门声在兰顿丁街17号回荡,却丝毫没有打扰到秦然。
  
      即使有着艾玛.艾迪的强调,秦然也是十分小心翼翼的拆开了包囊。
  
      撕去胶带,打开硬纸盒子,露出了包囊内的物品:手机。
  
      一部崭新的,已经上好了手机卡,充满电的手机。
  
      叮铃铃!
  
      叮铃铃!
  
      手机带着震动响了起来。
  
      秦然一眯眼,拿起了手机,按下了接通键。
  
      同时,他向外走去。
  
      对方能够把握的这么准时,必然是监视着艾玛.艾迪。
  
      “日安,2567。”
  
      “我们又一次‘见面’了。”
  
      “虽然这样的‘见面’,有些特殊,你也总是这样的警惕——但我认为我们可以真诚一些。”
  
      听筒中一抹阴鸷的声音传来。
  
      “真诚一些?”
  
      “什么时候藏头露尾变得这样光明正大了?”
  
      秦然目光扫视着街区,一无所获后,语带讥讽的回应着对方。
  
      “我也想要活在阳光之下,但谁让我是‘丧钟’呢?”
  
      “当然了,做为‘丧钟’的加入者,你理应珍惜现在的阳光。”
  
      对方笑了起来。
  
      阴鸷的笑声仿佛夜枭的嘶鸣。
  
      秦然却是一愣。
  
      ‘丧钟’的加入者?
  
      ‘他’是丧钟的人?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