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合作者’
假如他真的是‘丧钟’的人,却做着倾向正义的事情……
  
  那之前的一切,可就真的有WwΔW.『kge『ge.La
  
  秦然眯起了双眼,没有犹豫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
  
  “我有些听不懂。”
  
  含糊不清的回答中,没有任何承认的意思,更多的则是试探。
  
  秦然的性格早已经注定了他根本不会相信任何陌生人的话语,即使对方花费了不小的工夫将这部手机送到他手中也是一样。
  
  骗子在骗人的时候,也是很下本钱的。
  
  “当然、当然。”
  
  “你可以什么都不承认,我无法反驳什么。”
  
  “我们没有任何的契约,也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说明你是‘丧钟’的人,但……”
  
  “你要警告你的那位合作者了!”
  
  “他如果继续这样蛮干下去,我可不会再坐视不管了。”
  
  阴鸷的声音冷笑了几声。
  
  “包括闯入兰顿丁街17号?”
  
  秦然同样发出了冷笑,而且,带着显而易见的讥讽。
  
  “你不会认为那真的是‘丧钟’的人吧?”
  
  “看起来你的那位合作者因为你的变化而变得有些退缩了。”
  
  “需要我替你除掉他吗?”
  
  “市场价。”
  
  阴鸷声又一次笑了起来。
  
  不同于之前的冷笑,这一次是带着幸灾乐祸。
  
  “我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
  
  “假如你有‘莫丁雕像’的信息,我想我们可以交易。”
  
  秦然强调着,却并没有拒绝所谓的合作。
  
  对于秦然来说,任何能够提供‘莫丁雕像’的对象,都是可以交易的。
  
  悬赏,本身就是不分对象的,不是吗?
  
  “‘莫丁雕像’?”
  
  “那种诡异的东西我可不会去碰。”
  
  “那是玩火.自.焚!”
  
  “我想我们的对话需要结束了,完成这次对话,我付出的可不少,想要引开其他人的注意,并不容易。”
  
  “所以,你下次想要找我的话,你需要自己行动了。”
  
  “你知道能在哪里找到我,就这样吧。”
  
  听筒中的声音消失了。
  
  秦然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冷笑了一声后,火焰升腾,将其烧成了飞灰。
  
  对方是好意的提醒?
  
  除非秦然是白痴,不然根本不会相信。
  
  或者说,即使是白痴,也不会相信‘丧钟’会抱有善意。
  
  警告!
  
  这次电话只是为了警告和……试探。
  
  就如同他在试探对方一样,对方也在试探着他。
  
  至于为什么?
  
  他的实力变化,不仅让‘他’的那位‘合作者’心生忌惮,也让‘丧钟’不明所以。
  
  对于后者,秦然此刻根本不会去关心。
  
  而前者?
  
  秦然抬头看向了艾玛.艾迪的房间。
  
  “出来吧。”
  
  “下次偷听的时候,记得控制呼吸——并不需要完全停止,但也至少保持在一个频率,不要变化太快。”
  
  秦然这样的说道。
  
  艾玛.艾迪的房间却没有一点动静。
  
  秦然没有再催促,就这么看着那里。
  
  他知道艾玛.艾迪的感知异于常人,这样的注视足以让对方坐立不安。
  
  事实上,艾玛.艾迪确实是坐立不安。
  
  不过,坐立不安的原因可不是秦然猜测的那样。
  
  “‘丧钟’!”
  
  “那个电话是‘丧钟’的人打来的?”
  
  “这家伙是‘丧钟’的人?”
  
  “不、不会的!”
  
  “以这家伙的骄傲,怎么会加入‘丧钟’那样的组织!”
  
  一个个的想法从艾玛.艾迪心中升起,纷乱的思绪,以至于艾玛.艾迪根本没有发现秦然的注视。
  
  但最后,艾玛.艾迪依旧走了出来。
  
  她没有感知到秦然的注视,可之前的话语还是听到的。
  
  “抱歉,我不是有意想要偷听的。”
  
  “只是、只是……好奇。”
  
  走出房间的艾玛.艾迪十分罕见的道歉着。
  
  虽然这样的方式,在常人看来根本不算是道歉。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秦然说道。
  
  “可猫有九条命!”
  
  艾玛.艾迪回答着。
  
  秦然看了对方一眼,摇了摇头。
  
  显然不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和对方争论。
  
  “现在,我有一件事拜托你去做,会有一定的风险,但在事成后我会给予可观的报酬……”
  
  “好的。”
  
  秦然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艾玛.艾迪就答应了下来。
  
  这让秦然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
  
  已经逐渐了解到对方性格的他,原本还准备了诸多说辞。
  
  “这是在报答你之前的救命之恩。”
  
  艾玛.艾迪解释道。
  
  “那是约定。”
  
  “没有恩情。”
  
  发现了什么的秦然一皱眉,很干脆的说道。
  
  “你看来是约定,我看来是恩情。”
  
  “你不会改变你的看法。”
  
  “我也不会改变我的看法。”
  
  “好了,告诉我,你想让我做什么?”
  
  艾玛.艾迪故作不耐的摆了摆手。
  
  “我需要你……”
  
  “它算是你的临时保镖吧。”
  
  秦然压低声音说完后,就将混血霜狼幼崽叫到了跟前,抱起来递给了艾玛.艾迪,
  
  “你确定?”
  
  “一只哈士奇?”
  
  “还是幼崽?”
  
  艾玛.艾迪看着怀中不断摇尾的狗狗幼崽,认为秦然是开玩笑。
  
  “相信我,它比你想象中的有用。”
  
  秦然的夸奖让混血霜狼幼崽摇尾摇的更快了。
  
  母系的血统,总是让混血霜狼幼崽表现的更贴近猎犬,对主人的夸奖异常的兴奋、敏.感。
  
  哪怕它拥有着不凡的智慧。
  
  “好吧。”
  
  艾玛.艾迪皱着眉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注视着对方的背影,秦然也消失在了原地。
  
  ……
  
  警察局,停尸房内。
  
  德累斯顿检查着普特的尸体。
  
  他希望通过尸体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可惜的是,根本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种种迹象,都表明普特就是一个普通人,身体素质普通,人际关系普通,除了爱好收藏外,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的雇主没有什么隐藏的。”
  
  ‘巨臂’阴沉着脸说道。
  
  身为普特的保安主管,普特的死对‘巨臂’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
  
  不单单是信心方面,还有事业上的。
  
  ‘巨臂’已经可以想象外面的那些人会怎么评价他了。
  
  不合格的保镖!
  
  无用的保镖!
  
  不论哪一个,都是他无法接受的。
  
  “我会帮助你解释的。”
  
  德累斯顿显然察觉了‘巨臂’的想法,安慰着。
  
  “谢谢。”
  
  “我会自己处理的!”
  
  ‘巨臂’犹豫了一下,拒绝了德累斯顿的提议,因为,在‘巨臂’看来,那就是逃避。
  
  而他,绝不逃避。
  
  “威利斯帮我再调查一下普特的人际关系。”
  
  德累斯顿与自己的助手沟通着。
  
  “好的。”
  
  威利斯回答时,停尸房外一阵脚步声响起。
  
  警长普德克快步的走了进来。
  
  “我的权限可不能让你们留在这里过夜,能走了吗?”
  
  “德累斯顿,这份交给局.长的案件文件,需要你的签名。”
  
  普德克说着将一个文件夹递给了德勒斯顿。
  
  “好的。”
  
  接过文件夹的德累斯顿很认真的阅读了案件描述的文件,纸张一页一页的被翻过,当翻到最后一页时,德累斯顿瞪大了双眼。
  
  在这里,夹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威利斯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