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提前一步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我的布置失效了?”
  
  普德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双眼通红,对着秦然大声WwW..lā
  
  “我可不是一个人。”
  
  秦然围着对方缓步而行,边走边摇头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
  
  “你的所有手下,包括那个女人艾玛艾迪,在内我都监视着,根本不可能靠近我存放‘地狱叹息’的地方。”
  
  “不对!”
  
  “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我存放‘地狱叹息’的地方!”
  
  普德克大声吼着,显然无法接受事实,以至于话语都变得凌乱起来。
  
  “我的确猜不到。”
  
  “但我为什么要去猜?”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也会留下气味,那些气味对于大部分人,甚至是超凡者来说都是不明显的,但对某些存在来说,却是太过显眼了。”
  
  秦然笑了一声。
  
  “你的狗?!”
  
  “是它找到了我存放‘地狱叹息’的地方?”
  
  “也是它潜入进去,破坏了我的布置?”
  
  普德克一愣,迅速的反应过来。
  
  然后,对方开始咬牙切齿。
  
  因为,普德克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他竟然会因为一只狗而失败。
  
  而且,那只狗他见过。
  
  看起来呆呆傻傻的哈士奇,除了撕家之外,就是拆屋,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地方,甚至,他还亲眼见到那只哈士奇撕咬了一个抱枕,而遭到了秦然的训斥。
  
  “那一切都是演给我看的?”
  
  普德克沉声问道。
  
  “不。”
  
  “它有的时候就是那样。”
  
  “天性。”
  
  秦然沉吟了一下后,再次摇了摇头。
  
  混血霜狼幼崽的母系血统有的时候真的是非常强大,强大到几乎要逆转父系血统的地步。
  
  让对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狗,根本没有任何霜狼的威严之感。
  
  当然,秦然不在意就是了。
  
  接着,双方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大约两三秒后,普德克再次笑了起来。
  
  “很好!”
  
  “这次我承认失败了,但是下次赢得一定是我!”
  
  对方说着,掏出一柄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小腹。
  
  这种宛如自杀一把的行为,令德累斯顿、‘巨臂’一惊,但更让人惊讶的是,对方身上开始冒出一股掺杂着狡诈的邪异气息,如同是一股劲风扑面而来,让德累斯顿、‘巨臂’从骨子里感受到了阴冷。
  
  就仿佛是一条毒蛇沿着你的脊背爬行。
  
  不仅冰冷,还滑腻腻的。
  
  不安!
  
  异常的不安!
  
  这是什么?
  
  德累斯顿、‘巨臂’不适的扭动着身躯,看向普德克的目光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如果说之前普德克闪避秦然的攻击,只能说是身体素质出色的话,这个时候散发出的气息已经是危险级别了。
  
  面对危险,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应对方式。
  
  有的选择逃避。
  
  有的则是选择解决危险。
  
  默默的深吸了口气,德累斯顿捏紧了拳头。
  
  “等等,‘正义之拳’。”
  
  “你如果不想要你的助手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最好收回自己的拳头,还有你‘巨臂’先生,你的那些下属可也在我的掌控之中!”
  
  “至于你?”
  
  “为了让你安心,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对你的那些手下出手,就如同你为了麻痹我,让他们奔走寻找‘莫丁雕像’的信息一样,但最终还是会面对失败的你,想必已经追悔莫及了吧?”
  
  “我很庆幸,我每次都会给自己准备第二个计划!”
  
  “当第一个计划失败的时候,第二个计划,就是挽回一切的时候——再见了,我的敌人!”
  
  “你的运气不错,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给我去死吧!”
  
  被邪异气息所笼罩的普德克任由小腹鲜血流出,他看着秦然的目光中带着憎恨、怨毒。
  
  而他的声音,更是如同从地下九幽冒出。
  
  阴冷!
  
  黑暗!
  
  这一次,不再是德累斯顿、‘巨臂’感知到了。
  
  整个斯莫维尔街区内的人们同样感受到了。
  
  甚至,更加的强烈!
  
  这些罪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暴虐、杀戮的心思不断的从他们心底冒出。
  
  他们红着眼,拿起了武器,纷纷走出了街区,想着秦然、德累斯顿、‘巨臂’所在而来。
  
  “杀了他们!”
  
  “用他们的血肉来洗刷我的屈辱!”
  
  “用他们的灵魂来开辟第二个普林顿!”
  
  “这里将会成为我们的又一个‘天堂’!”
  
  普德克大吼着。
  
  藏匿在斯莫维尔街区内的罪犯、超级罪犯纷纷附和着大吼出声,向着秦然三人发动了冲锋。
  
  德累斯顿、‘巨臂’做好了战斗准备。
  
  秦然却是笑出了声。
  
  “这就是你的后备计划?”
  
  “说实话……”
  
  “真的让人失望不已。”
  
  秦然摇了摇头,那种轻蔑的感觉,刺激着普德克。
  
  “杀了他!”
  
  “谁先杀了他,我给与他最高的奖赏!”
  
  “我会让他……呃!”
  
  普德克激励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一层洁白、温和而又无比坚韧的光辉从斯莫维尔街区前升腾而起,将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其中。
  
  【晨曦之印】!
  
  一个几近将整个斯莫维尔街区笼罩的【晨曦之印】,就这样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所有人都被白色的光辉所笼罩。
  
  愤怒。
  
  急躁。
  
  暴虐。
  
  杀戮。
  
  这样的气息被一一洗刷着,反之一股前所未有,或者已经忘记了的感觉开始充斥在这个街区,所有人的心中。
  
  温暖!
  
  欢乐!
  
  家人!
  
  朋友!
  
  还有……
  
  爱人!
  
  哪怕再黑暗、冰冷的人,在这个时候,都浮现了一丝回忆,都开始拥有了那点点的温暖。
  
  冲锋中的罪犯、超级罪犯,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同样不知所措的还有普德克。
  
  对方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秦然。
  
  “为什么?”
  
  “为什么会你会提前有着布置?”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布置?”
  
  “为什么?”
  
  “为什么?”
  
  后备计划失败的对方,显然变得神经质起来,大声质问着秦然。
  
  不过,这一次,秦然没有回答。
  
  为了试探,他说得已经足够多了。
  
  现在?
  
  该是了解对方的时候了。
  
  光剑!
  
  足有20米长的光剑,在秦然手中绽放。
  
  一剑斩出。
  
  邪异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