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七章 食物改变命运
    艾肯德市公立慈善医院,是艾肯德市区内最大的,也是接受所有病人的医院。
  
      当然了,有着这样的前提,医院的器械、硬件水平并不高,医生、护士的薪酬更是所有医院中最低的那个。
  
      事实上,来到这件医院的医生、护士,本身就不是为了薪水而来。
  
      它的名字早已说明了一切。
  
      “慈善?”
  
      “不过是虚伪的资本家再变相炫耀罢了!”
  
      “这样的东西根本就不该存在!”
  
      “毁了它!”
  
      衣衫褴褛,仿佛是一个流浪者的‘炸弹魔’低声冷笑着,他一步步的靠近着医院,就如同其它寻求救助的流浪者一样。
  
      他的视线中已经看到了那些被伪善名头吸引而来的家伙了。
  
      然后……
  
      一只巨大的手掌覆盖在了他的肩膀上。
  
      无声无息的。
  
      当‘炸弹魔’反应过来时,他的全身已经被钳制住了。
  
      “真有人来这里啊?”
  
      “他真敢啊!”
  
      酒气熏天的话语中带着说不出的恼怒,胖大的身躯更如同是城墙一般,将‘炸弹魔’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酒、酒桶’!”
  
      ‘炸弹魔’惊慌失措的呼喊着。
  
      并不是‘炸弹魔’胆子小。
  
      而是眼前的人,太让人惊恐了。
  
      所有人都知道艾肯德市内有着两位超级英雄‘正义之拳’德累斯顿和‘酒桶’赫兹克。
  
      普通人为两人的行为而满怀敬意。
  
      罪犯、超级罪犯则是愤恨、惧怕。
  
      尤其是后者!
  
      如果让这些罪犯、超级罪犯选择的话,他们宁肯被‘正义之拳’抓捕十次,也不想碰到‘酒桶’一次。
  
      因为,相较于遵守法律、规则的‘正义之拳’,‘酒桶’可不会理会这些。
  
      赫兹克会干掉任何碰到的罪犯。
  
      一想到那些同行的下场,‘炸弹魔’颤抖起来。
  
      他感觉到了来自‘酒桶’的杀意。
  
      就在‘炸弹魔’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抹刻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马克,你又在欺负其他人了!”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你再这样做的话,我会驱逐你的!”
  
      “还有身为护工的你现在应该是去倒垃圾!”
  
      随着这样的声音,一个中年女士走了过来,穿着医生的白大褂,面容如同声音一样的刻板,显得极为不近人情,再加上那种咄咄逼人的姿态,让人看了就十分的讨厌。
  
      但‘酒桶’赫兹克,不!护工马克见到对方却如同是老鼠见到猫儿一样,怂在了那。
  
      你很难想象,一个身高超过两米,膀大腰圆,一脸粗狂络腮胡的胖大汉子面对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身材瘦弱的女子唯唯诺诺的模样。
  
      可在艾肯德公里慈善医院内,人们却对此习以为常了。
  
      不少人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报以微笑。
  
      “艾莲你知道的……他们这些人都有不好的习惯,我只是在告诉他们入院须知……对吧?小子!”
  
      问话中,巨大的手掌一捏,饱含惊讶的‘炸弹魔’根本没有反应就晕了过去。
  
      “艾莲,这个小子好像营养不良的晕倒了!”
  
      “我要把他搬到哪里去?”
  
      护工马克拎起了‘炸弹魔’问道。
  
      “体态偏瘦,但并没有营养不良,体温也正常……”
  
      “去3-102病房,快点!”
  
      “我需要仪器为他进行更全面的检查!”
  
      名为艾莲的女医生马上跑到‘炸弹魔’面前检查起来,但检查的结果却让这位女医生焦急起来。
  
      属于医护人员的职责感,软化了这位女医生刻板的面容,在落日余晖中,那令人讨厌的感觉不翼而飞,反而泛起了一种几乎神圣的光彩。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马克还是看得入迷了,直到被女医生催促起来。
  
      “马克,快点!”
  
      “好、好的!”
  
      “用双手抱着病人,不能单手拎着。”
  
      “哦、哦,知道了。”
  
      ……
  
      声音逐渐远去,在欧林特街区‘英雄联盟’总部内,‘目睹’了一切的威利斯忍不住的捂着脸。
  
      他十分不想承认那个在艾莲医生面前一脸怂包模样的人就是和他的老板齐名的超级英雄‘酒桶’赫兹克。
  
      但是,事实不容反驳。
  
      “每次看到这位,我都忍不住的在怀疑人生……不,是价值观、审美观,都在怀疑!”
  
      “庆幸,一开始的计划就没有将这位计算其中。”
  
      威利斯深呼吸了数次,开始调整状态。
  
      然后,再一次的履行职责。
  
      做为‘英雄联盟’的‘眼睛’‘耳朵’,他这一次自然负责居中调度,看着每一处都安然无恙后,这位助手松了口气,向着德累斯顿汇报着。
  
      “老板都解决了。”
  
      “嗯,好的,我明白了!”
  
      “市区内我会全力配合大家,斯莫维尔街区就拜托您和‘暴食君王’阁下了。”
  
      结束了‘对话’的威利斯,顺手拿起了一旁的牛肉汉堡。
  
      他使用能力是需要耗费体力的。
  
      特别是在长时间使用时,体力的耗费更是十分惊人。
  
      而补充体力最好的办法就是休息和进食。
  
      在无法睡觉的前提下,吃就成为了首选。
  
      一大口牛肉汉堡,一口带汽的橙汁。
  
      威利斯的‘双眼’不同切换查看着必须要注意的区域。
  
      当威利斯切换到警局时,看到背着一个大包,手中拎着一个箱子的警长普德克,走上了汽车,向着斯莫维尔街区方向开去时,这位助手一愣。
  
      “警长,停下,你需要休息!”
  
      “那里的战斗不是普通人可以参与的!”
  
      利用自己的能力,威利斯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警长普德克的耳中。
  
      “休息?”
  
      “我休息的足够久的了!”
  
      “那里不是我能够参与的战斗?”
  
      “我既然去了,就没想要活着回来!”
  
      “那帮肆意妄为的混蛋,得有人告诉他们,什么叫做规矩!”
  
      “还有你这个‘义警’!别随意和我通话!”
  
      刚才‘千面人’囚禁中摆脱的中年警长,驾驶着自己的汽车,急速飞驰,他的声音十分暴躁,就和他此刻的行为一样。
  
      而且,完全的不同劝告。
  
      数次被无视后,威利斯开始联系自己的老板了。
  
      普德克虽然不会让人喜欢,但他无法坐视对方就这么死亡。
  
      “老板,普德克警长冲去斯莫维尔街区了。”
  
      “他怎么可能会听我的劝告?”
  
      “好的,我会联系‘骑士’阁下。”
  
      下一刻,威利斯又联系起了负责斯莫维尔街区正面攻防的‘骑士’,接着,又去联系了其余守护在城市内的超级英雄,整个人忙碌的好似工蜂。
  
      因此,这位助手并没有发现,办公室的角落中,一道阴影正在缓缓的浮动。
  
      “嘿嘿,‘眼睛’威利斯。”
  
      “杀了你,足够搅乱德累斯顿的布局!”
  
      “你们太大意了!”
  
      “这么关键的棋子,竟然不好好看护,还是真的以为‘机械师’制造的防护机关,就那么的保险?”
  
      缓慢靠近着威利斯的‘影怪’,站到了那位助手的身后,抬起了自己的手掌,化作一把阴影制成的长刀,狠狠的戳下。
  
      没有风声。
  
      不擅长近战的威利斯在这一击下,必然会被击穿身体。
  
      可就在‘影怪’出手的时候,威利斯手中汉堡的牛肉饼部分,竟然从汉堡中跌落了。
  
      对于威利斯来说,这是牛肉汉堡中最精华的部分,怎么能够随意丢弃?
  
      威利斯想也没想弯腰俯身,在牛肉饼跌落在地前,将肉饼接住了。
  
      “十分!”
  
      手指感受着牛肉饼的温度,这位助手笑着评价着自己的动作。
  
      然后……
  
      砰!
  
      这位助手身旁的桌子被戳穿了。
  
      桌子上的汉堡散落一地,还有一些干脆就被影子组成的长刀戳穿了。
  
      威利斯一惊,叼着汉堡,就地一个翻滚,略显惊慌的看向身后。
  
      “运气不错!”
  
      “可下一次,你能躲开吗?”
  
      “废物一般的家伙,逃吧!”
  
      “不然就呼叫你的老板来救你!”
  
      “不过,我向你保证,在他们到来前,我会将你切成……”
  
      ‘影怪’一击不中,干脆显身而出,不屑的评价着威利斯的运气,但还没有说完,‘影怪’整个人就僵直在了原地。
  
      因为,一股气息锁定了他。
  
      那感觉就好似走在森林中被野兽盯上了一样。
  
      不!
  
      不是野兽!
  
      是凶兽!
  
      来自远古之地,刚刚苏醒,无比饥饿的凶兽!
  
      “你、你怎么敢、敢毁掉我、我的食物?!”
  
      “杀、杀了你、你!”
  
      结结巴巴的话语中,‘暴食’的身影浮现在了‘影怪’身后,单手捏住对方的头颅,手指用力。
  
      砰!
  
      头颅碎裂,脑浆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