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杰作
    秦然淡然的话语,不变的神情,让‘丧钟’心底一惊。
  
      可在看到秦然身后的‘怨毒之龙’时,‘丧钟’马上就做出了决定。
  
      秦然是诡异没错!
  
      但!
  
      ‘丧钟’也知道‘怨毒之龙’的强大。
  
      尤其是,去了那里之后,‘丧钟’更是更深层次的认识到了‘怨毒之龙’的实力,毕竟,是那位的后代……
  
      哪怕只是六代之后的末裔。
  
      嗡!
  
      ‘丧钟’手中的匕首更快了,甚至,带起了一种独特的嗡鸣声。
  
      并不是刺破空气,而是抖动!
  
      小巧的匕首不停的抖动,震碎了空气,也要震碎它的目标:秦然的脖颈。
  
      哪怕看到秦然抬起了左手,‘丧钟’也没有改变。
  
      因为,‘怨毒之龙’的攻击已经落在了秦然身躯上。
  
      砰!
  
      一声巨响,‘怨毒之龙’庞大了数倍,宛如卡车般的身躯,撞在了秦然的后背上,庞大体型必然带来巨大的力量,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可在‘怨毒之龙’这里却发生了改变!
  
      巨大的动能、势能化为了‘怨毒之龙’血脉中的力量,在‘怨毒之龙’贴住秦然的时候,那股力量就如同潮水般向着秦然袭去。
  
      瘟疫!
  
      能够掠夺万千生物的瘟疫之力!
  
      虽然在那里早已经知道了‘怨毒之龙’的力量,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依旧让‘丧钟’感到心惊。
  
      不同于之前看到的一副副幻觉。
  
      ‘丧钟’在此刻是真心感受到了一股绝望的味道。
  
      “恐怕我的能力也不能够全部转移这样的力量!”
  
      心底出现的想法,让‘丧钟’的攻击变得迟疑了。
  
      然后,本性中的自私迅速的占据了上风,‘丧钟’凶狠的攻击化为无形,整个人抽身后退。
  
      ‘丧钟’可不想要卷入那种令人绝望的力量中。
  
      攻击时,‘丧钟’快。
  
      撤退时,‘丧钟’更快。
  
      但秦然却比‘丧钟’还要快。
  
      呼!
  
      一缕火焰从那抬起的左手中绽放,然后,化为了一根烈焰长鞭,将‘丧钟’缠绕在内。
  
      “不知死活!”
  
      被烈焰缠绕的‘丧钟’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很不屑的说着。
  
      在‘丧钟’看来面对‘怨毒之龙’这样的攻击,再被击中的前提下,还与‘怨毒之龙’僵持,真的就是找死。
  
      在这个时候,理应迅速拉开与‘怨毒之龙’的距离。
  
      然后,壮士断腕!
  
      将与‘怨毒之龙’接触的部分,全部的切掉。
  
      或许会疼痛难耐。
  
      或许会落下残疾。
  
      但总比死亡的好。
  
      不过,很快的,‘丧钟’就脸色一变。
  
      他感受到了烈焰的不同。
  
      那种类似的感觉……
  
      “你果然也是来自那里!”
  
      “可惜的是……”
  
      可惜什么,‘丧钟’并没有说出来,就被‘怨毒之龙’的惨呼打断了。
  
      就好似狗皮膏药般,紧贴秦然后背的‘怨毒之龙’惨叫不断,他拼尽全力的想要让自己离开秦然。
  
      可从秦然体内传来的庞大吸力,却让‘怨毒之龙’无能为力。
  
      ‘怨毒之龙’拥有的血脉是强大的。
  
      这样强大的血脉,带来了某种程度上的纯粹。
  
      一切皆为瘟疫。
  
      而瘟疫……
  
      对【瘟疫骑士锻体术】来说,就是最好的补品。
  
      在秦然体内,本该是缓缓流转的‘瘟疫之力’,一下子就奔腾起来,仿佛从双腿的步行化为了乘坐汽车的奔驰。
  
      而且,当特效【瘟疫吸取】开启后,奔驰的‘瘟疫之力’马上化作一个硕大的漩涡,吸收着来自外界的补给。
  
      最终,当秦然体内的‘瘟疫之力’运转速度达到一个极致的时候,‘怨毒之龙’体内的血脉力量被撬动了!
  
      一点点,一丝丝。
  
      到最后,变得好像大坝决堤。
  
      ‘怨毒之龙’的惨呼声更大了,他想要阻止这样的变化,可他根本无力阻止。
  
      ‘怨毒之龙’庞大的身躯开始逐渐的缩小,惨呼声变为了哀嚎,而后,越来越小,直至……死亡!
  
      【吸取特殊血脉,瘟疫骑士锻体术等级+1】
  
      【瘟疫骑士锻体术等级达到超凡级别】
  
      【获得超凡选项:瘟疫之箭】
  
      【名称:瘟疫骑士锻体术(超凡)】
  
      【属性相关:体质】
  
      【技能类别:辅助】
  
      【效果:历经危险的开始,你学会了这种令人恐惧的锻体术,体质+7(基础+1入门+1精通+1专家+1大师+1无双+1超凡+1)】
  
      【特效:1,瘟疫吸取;2,瘟疫释放;3,坚韧之体】
  
      【超凡:瘟疫之箭】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体质S】
  
      【备注:这是瘟疫的本源,它对你的好处有限,但杀伤力强大。】
  
      (标注:你是依靠学习来掌握此项技能,因此,无法依靠积分、技能点提高技能等级!如想要提高,需要继续学习或者技能书!)
  
      ……
  
      【瘟疫吸取:以相当的速度吸取,自身半径十米之内,被称之为‘瘟疫’的力量】
  
      【瘟疫释放:以极快的速度释放体内的‘瘟疫’】
  
      【坚韧之体:面对任何有关体质判定,获得+5特效】
  
      ……
  
      【瘟疫之箭:将体内的瘟疫力量汇集成一支判定为极强级别瘟疫攻击箭矢,制作一支箭矢你需要花费3个小时,最多保持三支箭矢,你可以锁定半径50米内的目标射出一支,也可以同时射出三支,射出瘟疫之箭时,你不需要弓】
  
      ……
  
      【击杀关键人物:‘怨毒之龙’克德林,视为主线任务提前完成……】
  
      【主线任务完成,玩家十秒钟后离开副本……】
  
      【请携带自身能够携带的物品,做为带出物品!】
  
      (标注:超出自身携带上限的物品,将会被自动辨认为不可带出副本物品!)
  
      ……
  
      在‘怨毒之龙’死亡的时候,一连串的提示就出现在秦然的视网膜上,但秦然并没有将目光从‘丧钟’身上挪开。
  
      所以,秦然清晰看到了脸色大变的‘丧钟’。
  
      甚至,是惊恐!
  
      在秦然的注视下,‘丧钟’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三代?”
  
      “不、不!”
  
      “二代!”
  
      “最少是二代!”
  
      “但怎么可能?!”
  
      “怎么会出现那位的二代后裔?!”
  
      在感受到秦然身上某种极为类似‘瘟疫’的气息一闪而逝时,不仅给‘丧钟’带来了惊恐,更多的是疑问。
  
      无数个疑问出现在‘丧钟’的脑海中,但‘丧钟’没有在这些问题是纠结,因为,‘丧钟’很清楚,只有活着才能搞清楚这些问题。
  
      死了!
  
      一切就都完了!
  
      想到这,‘丧钟’发动了自己的能力。
  
      生死关头,‘丧钟’没有再隐瞒底牌。
  
      束缚在‘丧钟’身上的恶魔之炎被转移到了地面,‘丧钟’本人则化为一道幽影向着角落中的阴影激射而去。
  
      那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
  
      只是,最不可思议的却是‘丧钟’本身。
  
      幽灵!
  
      隐藏在层层遮挡下的‘丧钟’竟然是幽灵!
  
      虽然没有幽灵的那种负能量感,但给与秦然的气息却和幽灵一模一样。
  
      自然的,也和幽灵一样有着相同的弱点。
  
      当【晨曦之印】出现的刹那,白色光辉在地下暗室闪耀的时候,‘丧钟’全身冒着黑烟倒地了。
  
      “不可能!”
  
      “为什么极端的力量可以共存?!”
  
      “他们成功了?”
  
      “不会的!”
  
      “那群疯子怎么可能会成功?”
  
      倒地的‘丧钟’大声叫嚷着。
  
      “你比我想象中知道的还要多啊!”
  
      秦然快步走到了‘丧钟’的面前。
  
      十秒钟太过短暂,他不打算和对方废话了。
  
      “是啊。”
  
      “我比你想的,知道的还要多!”
  
      “饶了我!”
  
      “我会告诉你一……”
  
      砰!
  
      ‘丧钟’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爆裂开来,由内而外的那种。
  
      本该是幽灵状态的‘丧钟’在这个时候再次变为了人形,然后被炸得粉身碎骨。
  
      一股强横的意志从那碎尸中显现。
  
      瞬间,庞大的压力,如同山一般压在了秦然的身躯上。
  
      突如其来的压力并没有让秦然被压倒,但秦然的双脚、双腿,却被硬生生的压入了地面中。
  
      然后,在秦然的注视中,‘丧钟’破碎的尸体,开始重组。
  
      下一刻,崭新的‘丧钟’出现了。
  
      对方看到了秦然,开始不停的呢喃。
  
      “杰作!”
  
      “完美的艺术品!”
  
      “现在……”
  
      “你是我的了!”
  
      话语间,对方抬手向着秦然的脸颊摸来,仿佛是要抚摸一件毫无生命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