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漆黑的斩击
    对方的手掌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靠近秦然,就被秦然一脚踢在了脸上。
  
      这一脚秦然没有留情,对方出现时所带来的气势,已经告知了秦然,对方的强大,在这样强大的敌人面前,还手下留情,那真的是找死了。
  
      砰!
  
      在秦然的靴子底下,对方的面颊扭曲、抽搐。
  
      然后……
  
      整个头颅都炸裂开来。
  
      对方无头的身躯踉跄了数步,摇晃了两下,并没有跌倒,那些四散的鲜血、肉块、脑浆、骨头碎片再一次的开始了重组。
  
      更让人惊讶的是,对方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不错!不错!”
  
      “你会在我的展柜中,占据最重要的一个位置!”
  
      对方似乎完全不需要嘴巴、声带等器官,话语中的欣喜,更是显而易见。
  
      可这种欣喜,只会让听到的人不寒而栗,仿佛是一条毒蛇钻入了脖领,爬过了后背一般。
  
      秦然一皱眉。
  
      他也感到了不舒服。
  
      不过,这样的不舒服,并没有阻止秦然接下来的进攻。
  
      呼!
  
      恶魔之炎瞬间在左手上绽放,化作一团火球将对方淹没。
  
      血肉之躯在恶魔之炎下,迅速的变为灰烬。
  
      但是……
  
      当恶魔之炎熄灭的时候,那些灰烬又一次的膨胀起来,从烧焦的灰尘变为了鲜活的血肉。
  
      重组,再次开始。
  
      只是这一次的重组,却不再是变为‘丧钟’的模样。
  
      而是形成了一个漩涡。
  
      完全由血肉组成的漩涡。
  
      漩涡内,痛哭声、哀求声、惨呼声不断的传出。
  
      开始时就是若隐若现,但马上就变得无比响亮,仿佛是无数受到折磨的人,一下子出现在秦然身边。
  
      他们或是匍匐在地,或是悬挂半空,或是被肢解数快。
  
      姿势不同,但动作相同:他们都盯着秦然。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是怨恨的。
  
      他们不甘。
  
      他们仇视。
  
      “为什么你会安然无恙?”
  
      “为什么我们要受到这样的折磨?”
  
      “为什么?”
  
      “为什么?”
  
      质问的声音充斥在秦然耳中,每一次的质问,都会带起一道精神判定。
  
      一道又一道的精神判定,从C级别开始,一直到S,几乎是瞬间完成,然后,这样的判定难度还在不断的攀升,直至进入到入阶级别才稍微变缓。
  
      没有任何犹豫。
  
      秦然开启了【骑士的执念Ⅱ】。
  
      【狼之残宴】上光芒闪烁。
  
      【宿敌之证】发出脆响。
  
      超凡级别的【晨曦骑士锻体术】让【骑士的执念Ⅱ】为秦然带来了精神属性等级+3的临时加持。
  
      【狼之残宴】的【白狼之智】让秦然获得+3的判定优势。
  
      【宿敌之证】的【宿敌死斗】让秦然全属性+1的同时,判定+1。
  
      刹那间,秦然的精神属性就跨越8个小等级,从未入Ⅲ的G+级别,一路攀升到了超越强Ⅲ级别的P级。
  
      而精神判定则停留在了强Ⅲ级别,再也无法寸进。
  
      哪怕那些人的不甘、仇视、怨毒已经化为了实质,也没有用。
  
      “嗯?”
  
      “不愧是杰作!”
  
      “有着这样的实力也是应该的!”
  
      “也只有这样的实力,才值得我把你放入展柜……嗯?!”
  
      对方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显得无比惊讶,然后,就是越发的欣喜了。
  
      可马上的,对方就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因为,秦然一剑劈出!
  
      妖异的紫色光芒在【狂妄之语】上亮起。
  
      面对未知强敌,勇往直前的秦然,让【狂妄之语】的剑身都颤鸣起来。
  
      它,渴望与强敌战斗!
  
      面对绝望也不曾屈服!
  
      战!战!战!
  
      用剑锋劈开死亡。
  
      用剑锋开阔生机。
  
      周围一个个不甘、仇视、怨毒的人影开始大吼,他们不允许出现和他们不一样的情绪。
  
      他们无法面对不屈服的秦然。
  
      毁灭他!
  
      所有的人影开始怒吼。
  
      他们恼羞成怒了。
  
      但又怎么样?
  
      【狂妄之语】的剑锋斩过一个又一个的身影。
  
      毫无滞涩!
  
      毫不留情!
  
      就如同当年它被锻造出来时一样。
  
      高贵的异族。
  
      蝼蚁的人类。
  
      奴役?
  
      去死!
  
      杀不死你,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我,永不屈服!
  
      “狂斩!”
  
      一声低喝。
  
      灌注着秦然所有体力的斩击让【狂妄之语】妖异的紫色光芒彻底的绽放了,就好似一轮小太阳,从地下升起。
  
      而且……
  
      越来越刺眼!
  
      【暴击】被理所当然的触发了!
  
      并且,在【老爹一代】【老爹二代】【老爹三代】特殊饮品的加持下,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狂斩】让极强级别攻击判定的剑锋,直入Ⅱ阶,【暴击】则让Ⅱ阶变为了Ⅲ阶,而加持【老爹怒吼】的【暴击】,则再升一阶,变为了Ⅳ阶,然后,就在Ⅳ阶的基础上,【老爹呐喊】【老爹大吼】分别提高了50%和25%的攻击力。
  
      这样的攻击力不足以让Ⅳ阶变为Ⅴ阶。
  
      可,还有【会心】效果!
  
      击中要害时,有几率造成多一倍的伤害。
  
      这样的效果在【狂妄之语】斩中血肉漩涡时,直接被触发了。
  
      然后,秦然的这一记【狂斩】不可思议的从Ⅱ阶变为Ⅴ阶。
  
      是的,不可思议!
  
      这样的一次斩击早已经超越了眼前世界的极限。
  
      那是一种要斩破虚空的力量。
  
      或者说,已经斩破了!
  
      妖异的紫色前一片深邃!
  
      黑色包裹着剑锋。
  
      让剑锋变得越发锋锐、不可匹敌。
  
      也让隐藏在血肉漩涡中的存在措手不及。
  
      轰!
  
      当黑色的剑锋,斩中血肉漩涡时,隐藏在血肉漩涡中的存在发出了痛苦的狂吼。
  
      对方受伤了!
  
      分散而出的一缕意志更是灰飞烟灭!
  
      砰!
  
      血肉漩涡直接爆炸开来,将周围的一片染得鲜红。
  
      一抹看似黯淡却又无比坚韧的金色在爆炸中心浮现。
  
      本该体力耗尽的秦然,顿时爆发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一把将其抓入了手中,那是一个碎片。
  
      一个不大不小碎片。
  
      就在秦然抓住小碎片的时候,【地狱叹息】从秦然的背包中浮出,碎片严丝合缝的镶嵌了进去。
  
      面容受损的勇士,被补全了。
  
      赫然是……
  
      秦然的脸。
  
      并且,在雕像底座,开始发生了变化,两行文字开始浮现。
  
      当秦然看清那两行文字时,眼角却是一阵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