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出现
    追击者的头颅被无形的力量推砸在铁栅栏上。
  
      哐当!
  
      头颅撞得栅栏一阵晃动后,又反弹到了地面,本来一片狰狞的面容,在撞击中变得血肉模糊,看起来越发的可怕了。
  
      但艾玛.艾迪的的目光却根本连看都没有看这颗头颅一眼。
  
      因为,一颗鲜血组成的面容,早已经填满了她的视野。
  
      这些鲜血,是从追击者胸腔内抽出的,近在咫尺下,艾玛.艾迪还能够感受到其中带着的些许温度。
  
      但,艾玛.艾迪却如坠冰窖。
  
      “血、血人!”
  
      艾玛.艾迪结结巴巴的说出了这个称呼,也可以说是名字。
  
      混迹街头的艾玛.艾迪十分清楚什么样的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惹。
  
      眼前的‘血人’则属于后者。
  
      而且,还是后者中的佼佼者,属于极度危险的那一类。
  
      就她所知道的,能够确认的至少有超过20个人的死和对方有关,不能确认的死者数量,则超过了50个,甚至更多。
  
      和这样的人物打交道,除去危险就是危险。
  
      所以,艾玛.艾迪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她尽力的站直了身躯,努力的让自己咬字清晰。
  
      “您需要什么?”
  
      “或者,您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吗?”
  
      “是关于‘鲜血岭’交易的事情吗?”
  
      艾玛.艾迪试探性的问道。
  
      并不愚笨的艾玛.艾迪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大脑飞速的转动着。
  
      她明白自己的价值,就如同她明白她口袋中空无一物一样:她本身没有任何的价值,只有她刚刚打探到的那个消息有价值。
  
      “我喜欢这样聪明的小姑娘,比刚刚那个大吼大叫的蠢货强多了。”
  
      “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现在!”
  
      “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关于‘鲜血岭’的一切。”
  
      鲜血组成的面容里传来了嗡嗡的话语声,好似是大群苍蝇聚集起来后的响声,十分的恶心,让人厌恶。
  
      可面对着这张面容的艾玛.艾迪则是寒毛直竖。
  
      常年混迹街头的艾玛.艾迪除了有着非同一般的成长经历,还让她几乎养成了一种能够辨别危险的本能。
  
      在‘血人’开口的时候,艾玛.艾迪就感觉到了一股令她窒息的恶意扑面而来。
  
      她知道对方是在说谎!
  
      她如果真的告知了对方自己所知的一切,对方一定不会放过她!
  
      “我是从巴里那里接到的活儿……”
  
      艾玛.艾迪一边尽力放慢了自己的语速,拖延着时间,一边努力的想着能够脱身的办法。
  
      战斗?
  
      第一时间被艾玛.艾迪排除。
  
      不要说眼前的‘血人’了,即使是一个强壮的、普通男性,她也不是对手。
  
      逃跑?
  
      身在囚笼内,周围都是坚固的铁栅栏,她能够跑到哪里去。
  
      “该死的家伙!”
  
      艾玛.艾迪又一次咒骂着秦然。
  
      然后……
  
      她突然灵机一动。
  
      “在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我们是分工明确的!”
  
      “我去转移‘鲜血岭’那帮人的注意力,他去盗取‘地狱叹息’。”
  
      “可就在我完成了我的任务时,他却告知我他的任务失败了,然后,他的房子被炸了,巴里也被吊死了,而他却向警察寻求帮助。”
  
      “但我注意到,他在向警察寻求帮助的时候,身上的背包是不同的——他努力掩饰了,但是我依然注意到了。”
  
      一盆盆的‘脏水’被倒在了秦然的身上。
  
      半真半假的话语,更是脱口而出。
  
      艾玛.艾迪在生死时刻,将她学自街头的技巧,超水平的发挥着。
  
      逐渐的,艾玛.艾迪掌握了主动。
  
      鲜血组成的面容中,嗡嗡声渐渐的小了。
  
      感受着恶意的远离,不等‘血人’问话,艾玛.艾迪就继续的说道:“他隐瞒了我一些事情,我也很好奇那个背包中装着什么!”
  
      艾玛.艾迪要将一切都引到那个不存在的背包上。
  
      只有这样她才还会有用,而不是再问完话后就被干掉。
  
      “我也很好奇那个背包中有什么。”
  
      冰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寒意突然的从远处传来。
  
      一层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
  
      包括鲜血组成的面容也被冻入其中。
  
      或者说,鲜血组成的面容才是重点。
  
      啪!
  
      冻结的鲜血,好似冰溜子一般砸在了地面上,摔得稀碎。
  
      一个穿着厚厚棉衣,将帽兜拉起,并用口罩遮掩着自己面容的男子,就这么走了进来。
  
      传闻中一模一样的装扮,还有那极为显眼的能力,立刻就让艾玛.艾迪想到了一个人。
  
      “冰冻者!”
  
      艾玛.艾迪绝望的念出了这个名字。
  
      如果说‘血人’是极度危险的那一类,此刻出现的‘冰冻者’就是与死亡划上了等号的人物。
  
      在艾肯德市内,每一个和冰冻死亡的谋杀案,都和对方有关。
  
      而每年,在艾肯德,这样的案件发生不下10起。
  
      从十年前开始,到现在为止,人们忘记了最初的‘冰冻者’是怎么出现的,只记得对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
  
      面对着这样一个凶名在外的刽子手,只是街头小.混.混级别的艾玛.艾迪完全的不知所措。
  
      嘎吱吱!
  
      ‘冰冻者’缓步走过,冰霜覆盖在他走过的地面上。
  
      当对方站到了艾玛.艾迪面前的时候,一条完全由冰霜组成的小径,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后。
  
      明亮的灯光照射在晶莹剔透的冰霜上,反射着刺眼、夺目的光芒,令艾玛.艾迪一闭眼。
  
      而等到艾玛.艾迪再次睁眼时,囚牢的门已经被打开了,‘冰冻者’就站在门口,一双冰冷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艾玛.艾迪从没有像现在一般希望待在囚牢内。
  
      也从没有像现在一般希望那些被她鄙夷的超级英雄们出现。
  
      但一切的希望都是镜花水月。
  
      “该死的!”
  
      “这些超级罪犯出现了,超级英雄呢?”
  
      “难道都放假了?”
  
      带着心底的腹诽,面对着‘冰冻者’的注视,艾玛.艾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那个背包在那,我知道!”
  
      “我可以带阁下去找它!”
  
      艾玛.艾迪说道。
  
      没有犹豫,更没提要求。
  
      和眼前的人提要求,只会死得更快。
  
      远不如继续拖延时间,寻找求生的机会。
  
      “背包?”
  
      “不着急!”
  
      “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个背包的主人,你可以向我说说他的事情吗?”
  
      ‘冰冻者’摇了摇头。
  
      “我的搭档,他……”
  
      艾玛.艾迪一愣,下意识的就要继续编造谎言。
  
      可下一刻,她就瞪大了双眼。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里。
  
      看着秦然从阴影中走出。
  
      看着秦然抬手向‘冰冻者’抓去。
  
      看着‘冰冻者’被秦然轻而易举的捏住后脖颈,拎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