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路途
    火药子弹直接打碎了眼前的大门。
  
      木屑纷飞间,一具失去了上半身的尸体直挺挺的飞了出去,砸在了对面的墙壁上,哪怕失去了上半身,但狰狞的下半身依旧残留着鳞片与细密的毛发,光线照在上面,散发着近乎金属一般的光泽。
  
      但是面对着【温彻斯特猎枪】达到强大级别的攻击力根本不够看,更加不用说是【温彻斯特猎枪】还拥有着让子弹发挥出最大威力的【火药重击】,以及任何火药子弹都会获得攻击等级+1的效果的【弹药青睐】!
  
      拥有极强级别攻击力的子弹,早已成为了炮弹。
  
      不要说是几乎金属,就算是真正的钢板,也能够砸出一个坑来。
  
      秦然根本没有理会为什么对方的声音和身躯会有着这么明显的反差,先不说这里是冲着妖与半妖的副本世界,单单是刚刚隔着门都散发而出的恶意,就足以让秦然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附身捡起了尸体上浮现出的魔法级别道具,秦然并没有直起腰,而是顺势撞破了面前的墙壁。
  
      就在下一刻——
  
      哒、哒哒!
  
      机枪扫射的声音中,秦然所在房间,就被打得稀烂。
  
      而对方显然不打算就这样停止。
  
      足足上百颗子弹,全部倾泻而出后,一枚火箭弹随即而至。
  
      轰!
  
      位于公路旁的不知名旅馆,就这样的被炸上了天。
  
      “哈哈哈!”
  
      “赏金是我的了!”
  
      一个粗壮的明显不是人类的半妖两手一边拎着重机枪,一边扛着火箭筒,站在早已变为废墟的旅馆前,放肆的大笑着。
  
      然后,一柄拥有狭长剑刃的长剑从阴影中射出。
  
      噗!
  
      张嘴大笑的半妖,先是喉咙被刺穿,然后,随着【蒲公英支穿刺】的旋转,半截脑袋掉了下来。
  
      鲜血冲天而起。
  
      秦然缓步从一侧的阴影中走出,随手捡起对方掉落的魔法级别道具后,目光却看着地上的痕迹。
  
      完全不需要进入【追踪】视野,秦然就能够确认,两个几乎不分前后的追击者都是来自……林城方向。
  
      这样的发现,让秦然玩味的笑了起来。
  
      “我的‘行踪’被完全掌握了吗?”
  
      “而且,原本的去路还被堵住了。”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我为了躲避‘贯穿之刺’的追杀,肯定会前往林城。”
  
      “那么在林城,必然有着‘贯穿之刺’的敌人,还是极为忌惮的那种。”
  
      “符合上面这些条件的只有一位:‘贯穿之刺’第二次屠神时失败的对象!”
  
      根据已有的线索,秦然快速的得出了结论。
  
      不过,这样的结论,并没有让秦然改变原本返回炎城的打算。
  
      不仅仅是因为相较于陌生的林城,秦然更加熟悉炎城,还因为他不相信‘贯穿之刺’会放弃针对‘大沼’的计划。
  
      虽然第一次的布局,在无意中被他破坏了。
  
      可那仅仅是第一次!
  
      有过一次惨痛‘屠神’失败经历的‘贯穿之刺’,不可能不准备后备计划,这是一个成熟组织所必须的。
  
      当然,秦然还有着更多的证据。
  
      眼前的两个追击者。
  
      对方不是‘贯穿之刺’的人,仅仅是为了赏金而来。
  
      赏金来自哪里?
  
      除了‘贯穿之刺’外,秦然想不到其它。
  
      而‘贯穿之刺’为什么不亲自派人,而是进行悬赏的方式?
  
      只有一个可能:分身乏术!
  
      对方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针对‘大沼’上,暂时顾不上他这个‘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人。
  
      即使他曾经和二十一位狩魔士之一的‘莲’交手,表现出了不分胜败的实力。
  
      可这又算得了什么?
  
      狩魔士只是比猎手高两级罢了,依旧归‘葬仪社’管。
  
      而‘葬仪社’在这场战争中又是什么角色?
  
      调停者。
  
      既不敢得罪‘大沼’,又不会真正意义上的得罪‘贯穿之刺’。
  
      同样的,不论是‘大沼’,还是‘贯穿之刺’对于‘葬仪社’的态度都带着一丝轻视。
  
      唯一不同的是,前者较为隐晦,后者更加直接。
  
      因此,在‘贯穿之刺’的眼中,他这样的小人物,只需要随意打发了就好。
  
      当然,这种随意打发,可不是眼前这种单一的悬赏。
  
      秦然有绝对的把握,当‘贯穿之刺’解决了‘大沼’后,一定会回过头来对付他。
  
      毕竟,对于林城的那位神灵,‘贯穿之刺’也一定恨之入骨了。
  
      简单的说,他这个小人物就算躲开了为悬赏而来的追击者,也会在下一次‘贯穿之刺’和林城神灵的交锋中被干掉。
  
      主线任务中的‘眼中钉’‘肉中刺’可不是说说的。
  
      所以,秦然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秦然大踏步的走到了两个追击者的车辆前,挑选了一辆汽油较多的那辆后,径直的拉开了车门。
  
      当火鸦、混血霜狼幼崽钻入车中后,秦然发动了车子。
  
      在发动机的轰鸣中,这辆车子驶入了12号公路,向着炎城的方向而去。
  
      秦然没有遮掩身后的战场。
  
      早在他进入时,旅馆内的所有人就都被先来的半妖杀死了。
  
      那种血腥味,是瞒不过秦然的鼻子。
  
      现在,先后而至的半妖也死了。
  
      浓郁的血腥味中,沙尘随着风而飘起。
  
      耀眼的阳光下,鲜红越发的刺眼。
  
      以至于离得远远的人、妖、半妖就能够发现这里的不对。
  
      这些都是为了‘赏金’而来的追击者,略微检查了后,就纷纷调转车头,向着炎城驶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
  
      掉头而返的追击者不但没有减少。
  
      反而是越来越多了。
  
      而且,因为时间紧张,这些追击者同样没有遮掩。
  
      很自然的,这种异常的情况,落入了‘葬仪社’的眼中。
  
      “猎手阁下,一些重点关照的人、半妖有异动。”
  
      一位葬仪社社员拿着报告,迅速的跑入了办公室。
  
      头发根根直立带着一副墨镜的迪科,一把就将看了无数遍,有关于‘贯穿之刺’的资料扔在了眼前的办公桌上,然后,整个人就这么单手一撑跳过办公桌,从社员手中夺过了新消息。
  
      “‘炎火兄弟’、‘熊人’、还有‘发妖’……”
  
      “都是些令人头疼的家伙啊!”
  
      “密切的关注它们!”
  
      “我要知道它们的一举一动!”
  
      迪科这样的说道。
  
      “是,猎手阁下。”
  
      葬仪社社员行礼后,就跑了出来。
  
      迪科再次坐回了沙发中等待着。
  
      “这些家伙聚集到一起想要干什么?”
  
      “难道是……2567?!”
  
      猛地,想到了什么的迪科就再次从沙发中跳了起来,向外冲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进一步的消息了。
  
      不过,当这位猎手看到最新的消息时,整个人却呆愣在了原地。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