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返回
“失踪了?”
  
  “你说失踪了是什么意思?”
  
  迪科看着手中的信息,抬头看向了面前的社员。
  
  “猎手阁下,就如同书面上写的那样,包括‘炎火兄弟’、‘熊人’、还有‘发妖’等重点关注对象,都在12号公路上失踪了。”
  
  “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事实的结果就是这样。”
  
  葬仪社社员神情凝重的回答着。
  
  身为葬仪社掌管情报科的社员,普克哪怕被调来了炎城分社,但往日的警惕和本能并没有消失。
  
  他有一种即将有大事发生的预感。
  
  “我们的人就没有任何发现吗?”
  
  迪科不甘心的问道。
  
  “您知道的,哪怕是真正的猎手面对那些家伙时,也需要小心翼翼,更何况只是依靠道具的普通社员。”
  
  “他们能够传递回消息,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普克不由苦笑起来。
  
  迪科同样陷入了沉默,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
  
  因为,这就是事实。
  
  面对着那些妖魔、半妖,就算是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更不用说那些只是经过了训练,使用着一些道具的普通人了。
  
  “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否和2567有关?”
  
  “还是贯穿之刺又在搞什么鬼?”
  
  心底不断冒出的想法,让迪科根本无法再待下去。
  
  “我亲自去调查!”
  
  “将这里的消息如实禀告‘莲’大人。”
  
  说着迪科就向外走去。
  
  “好的。”
  
  普克点了点头,注视着迪科的背影消失后,马上就开始重新起草文件,准备转交给那位‘狩魔士’。
  
  而就在葬仪社行动的时候,炎城内的一些人也在行动着。
  
  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艾布耐毫不介意的靠在肮脏的墙壁上,拎着一个牛皮纸袋,耐心的等待着交易者的到来。
  
  大约十分钟后,一道人影小心翼翼的靠近了这里。
  
  对方先是在小巷外探头探脑,当看到艾布耐的身影时,这才仿佛松了一口气,快步的走了进来。
  
  “你迟到了。”
  
  艾布耐说道,黝黑的而又遍布横肉的面容,随之一阵抖动,就像是一条即将张开血盆大口的鲨鱼。
  
  艾布耐有着足够的耐心,但不代表艾布耐会心甘情愿的等待一个迟到的人。
  
  迟到的人,马上惊恐的后退了一步,嘴里更是连连说道:“欧克最近追查的太紧了,我想要拜托他,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
  
  “这是你的事情,不是我在这里等待的理由。”
  
  艾布耐说着就一挥手。
  
  迟到的家伙,立刻就重重的撞击在了一侧的墙壁上,身体内的骨头发出一阵脆响后,整个身躯才慢慢的滑了下来。
  
  “这只是一次提醒!”
  
  “如果还有下次……”
  
  艾布耐没有说完,但话语中暗含的意思,却足以说明一切。
  
  “放心吧!”
  
  “不会了!”
  
  “我发誓!”
  
  骨头断了不知道多少的人,并没有死去,甚至连疼痛都没有,但正因为这样,才让这个家伙越发的恐惧了,爬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说道。
  
  “很好。”
  
  艾布耐点了点头随手将手中的牛皮纸袋,丢在了对方的面前,然后,从对方口袋中摸出了两卷钞票,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至于那个家伙会怎么样?
  
  艾布耐丝毫不会在意。
  
  他只要目的达到就好。
  
  走出小巷的艾布耐,拐过两个街区,直接进入了一间地下的小酒吧。
  
  这里没有招牌,也没有显眼的标志。
  
  除了熟客外,根本没有人会找到这里。
  
  或者说,这里只接待熟客。
  
  自顾自的走到吧台,艾布耐坐到了撒克利身边。
  
  西装笔挺,面容俊朗的撒克利与小酒吧略带肮脏的环境格格不入,但对方却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哪怕是在艾布耐的注视下,也没有任何的改变,直到一杯酒见底,对方这才看向了艾布耐。
  
  “你需要改变你的习惯。”
  
  “不然,很容易被盯上的。”
  
  “这里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撒克利嘴里这样说着,却没有一丁点的紧张,反而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你的呢?”
  
  艾布耐一把夺过酒杯,阴沉着脸注视着对方。
  
  如果可以的话,艾布耐绝对不想要和眼前的撒克利组成一组,完成这种事关生死的任务。
  
  并不是对方不够强大。
  
  事实上,在整个‘贯穿之刺’中,撒克利和他一样,也是有数的强者。
  
  可对方的态度,却是艾布耐不喜欢的。
  
  装模作样,懒散。
  
  而且……
  
  不够可靠。
  
  没错,就是不可靠。
  
  从见到撒克利的第一面开始,艾布耐就不认为对方是一个可靠的,可以托付后背的家伙。
  
  因此,艾布耐并不愿意和对方过多的接触。
  
  就如同此刻,艾布耐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对方的任务进展,然后,就准备马上离开,并且做出了在任务真正开始前,绝对不会在和对方再见面的打算。
  
  “我的任务?”
  
  “当然做完了。”
  
  “不过,我发现一件更加有意思的事情……你不准备听一听?”
  
  没等撒克利说完,艾布耐已经起身离开了,看着艾布耐的背影,撒克利大声问道。
  
  “没兴趣。”
  
  艾布耐按照自己的意愿形式,不仅脚步没有停留,而且还加快了离开的速度。
  
  端起酒杯的撒克利摇了摇头,轻声叹息着。
  
  “真可惜!”
  
  “你要是听到那些为了‘告死鸟’而来的追击者们纷纷失踪的话,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不过……”
  
  “那位‘告死鸟’真的是很令人在意啊!”
  
  抿了一口杯中的甜酒,撒克利低声自语起来。
  
  对方俊朗的面容,随着这样的自语,浮现出了一抹怪异。
  
  但很快的,对方就恢复了正常,继续坐在那里自斟自饮起来。
  
  ……
  
  警署主楼一侧,二层独栋的建筑前,老探长欧克皱着眉头推门而入。
  
  最近的炎城不太平。
  
  那些本该在各自范围内活动的家伙们,都变得跃跃欲试起来。
  
  争斗,抢地盘。
  
  几乎是那些混蛋家伙们人生中不变的主旋律。
  
  可也是有着周期性的。
  
  除非是某位大.佬突然出现什么意外,不然的话,只会是小打小闹,根本不会像现在一般频繁的出现摩擦。
  
  根据以往的经验,老探长可以肯定,再这么下去,一定会演变成大规模的冲突。
  
  “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着疑惑,老探长推门而入。
  
  接着,他就看到了房间中的人影。
  
  下意识的,老探长摸向了腰间的手枪。
  
  不过,在看清楚对方的面容时,老探长的脸上却出现了一抹喜色,但随即想到了什么的老探长立刻关上房门,并通过自制的猫眼查看四周,确认没有任何人注意这里时,这才转身向着房间中的客人走去。
  
  “你怎么敢回来?”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