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询问
    “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难道我是被通缉的罪犯吗?”
  
      看着一脸紧张的老探长,秦然笑了起来。
  
      “你不是罪犯,但你却被通缉了……怎么样?”
  
      老探长说着,话语不由停顿了一下,脸上浮现了歉意。
  
      对于曾经给予帮助的秦然,老探长一只心怀感激,但正因为感激,此刻的老探长才会越发的愧疚。
  
      对一个正直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无法帮助一个曾经帮助过他的人更难受的事吗?
  
      没有。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令老探长变得局促不安。
  
      他十分担忧从秦然的嘴中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但是他还是问了出来。
  
      假如他连问都不敢问的话。
  
      老探长恐怕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秦然一语双关的说着,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了,他扫视了周围一圈,继续说道:“有吃的吗?”
  
      虽然迫不得已的‘私闯民宅’了,但秦然绝对不会在主人未允许前,就乱动对方的物品。
  
      “当然。”
  
      老探长点了点头,就走向了冰箱。
  
      很自然的,你无法指望一个居住在临时仓库内的老男人的冰箱内拥有什么丰盛的食材。
  
      大都是一些速食。
  
      就算是最能够挑起人食欲的也就是一份快餐了。
  
      只需要加热就可以使用。
  
      但,保质期已经过了一天。
  
      老探长下意识的就要将其丢入垃圾桶,却被秦然抢先拿起来,走向了微波炉。
  
      “它很好。”
  
      秦然说着。
  
      “随你。”
  
      老探长一耸肩。
  
      对于老探长这种几乎是单身汉的男人来说,保质期这种东西,除非是达到了肉眼可见的霉斑之类,或者干脆就是冒出了浓郁的臭味,不然的话,那就是不存在的。
  
      微波炉内的转盘在嗡嗡的响声中缓缓转动着,模糊带着温暖的光线,透过橱窗照在了老探长的脸上。
  
      让本该显得坦然的老探长,似乎多出了一分犹豫。
  
      叮!
  
      微波炉定时钟的脆响中,老探长随即抬起了头。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他这样的说道。
  
      很显然,老探长这样的人是无法欺骗自己的。
  
      在对方朴实的观念中,秦然帮了自己,那么,他就应该帮助秦然,尤其是在秦然需要帮助的时候,更是该这样。
  
      即使他的帮助有限,但这并不是他不帮助秦然的理由。
  
      有了决定的老探长,眼神逐渐的坚定起来,那是一种即将面对生死时,勇士们才会出现的眼神。
  
      无疑,老探长做好了某种准备。
  
      “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夸张。”
  
      “我找你却是需要帮助,但还不到分出生死的程度!”
  
      “我想要知道从你和我分别后,发生在炎城的事情——任何的,你认为值得在意的事情都可以说出来!”
  
      秦然端着快餐盒,一边打开满是水蒸气的盖子,一边说道。
  
      这并不是安慰老探长,更不是谎言。
  
      秦然返回到炎城后,可不是无缘无故来找这位老探长。
  
      他就是为了打探消息。
  
      至于为什么选择老探长?
  
      之前老探长的表现还不够明显吗?
  
      正直,不愿意欠人情。
  
      更重要的是,在秦然熟知的人中,老探长是唯一一个可以站在中立阵营中的人,既不会和妖魔有过密切的关系,又知道妖魔的存在。
  
      那位葬仪社的猎手迪科,虽然也是正直的人,可对方葬仪社猎手的身份,就注定了在某些事情上会有所偏颇。
  
      陈、克娜也是这样。
  
      甚至,相较于有过更多接触的葬仪社,对于很陌生的罗生寺,秦然会更加的提防。
  
      而坦娅?
  
      想想对方那种较为独特的性格,秦然认为对方一直保持沉默,就是一种对周围人的仁慈。
  
      “我值得在意的任何事情?”
  
      “最近炎城内一些家伙开始不安分起来。”
  
      “不过……”
  
      “这些人和你想要知道的信息肯定不是一回事。”
  
      老探长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炎城内几个帮.派.组织的异常,不过,再说完后,老探长马上就摇了摇头。
  
      因为,老探长清楚秦然想要知道的‘在意’事情是什么。
  
      绝对不是那种抢地盘、争保护费的小事。
  
      而是和半妖、妖魔相关的。
  
      “那些家伙的领头者们或许会和妖魔们有着一些关系,但绝对达不到需要2567你在意的程度。”
  
      老探长补充道。
  
      秦然嘴中有着食物,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老探长,他一边吞咽,一边手中的筷子如疾风般想着快餐盒内袭去。
  
      风卷残云般,整整一饭盒孜然烤肉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被秦然吃光了,那种速度,让等待回答的老探长目瞪口呆的同时,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身体不由自主的拿出一桶速食,向内注入了开水。
  
      观看秦然吃饭的人,大都会胃口大开。
  
      有些,甚至会怀疑人生。
  
      “和我说说那些家伙的事情。”
  
      “那个速食也给我来一份。”
  
      秦然略显犹豫后说道。
  
      “好的。”
  
      老探长点了点头,又拿出一份速食,同样的注入热水后,就开始组织语言。
  
      “这些家伙的摩擦最先是从德林街,那条贫民区与富人区相连接的街道,开始的!”
  
      “最初我们都没有在意,因为,每年为了争夺那条街道,都会有人挑起事端,可这一次不同。”
  
      “原有的家伙被驱逐后,竟然飞快的东山再起了!”
  
      “不仅手下变得更多,本人也变得‘骁勇善战’起来——福特,你或许没有印象,但那家伙在德林街很有名气,而现在?”
  
      “他的名气更是大到了让人无法想象中的程度,德林街几乎成为了他的一言堂。”
  
      “接着,整个炎城的帮派也变得奇怪起来,虽然小摩擦接连不断,但他们却又有着克制,哪怕最终会演变成一场大乱斗,可在这个时候,他们既躁动却又小心翼翼……”
  
      “小心翼翼?”
  
      秦然听着老探长的话,不由轻笑的摇了摇头,抬手就将老探长拉到了身后。
  
      而在秦然做完这一切后——
  
      砰!
  
      一阵若有若无的枪声传入了老探长的耳中。
  
      下一刻,老探长坐着的沙发就被打出了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