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福特
“小心!有狙击手!”
  
  老探长的反应十分的快,高声提醒秦然的同时,整个人就以极为标准的姿势向后翻滚,躲入了窗口的死角。
  
  接着,老探长就看到秦然站在原地动也没动。
  
  “2567……”
  
  砰!
  
  哗啦!
  
  老探长下意识的就要提醒秦然,可话语才出口,就被玻璃的碎响所打断。
  
  在响声中,一个人被径直的扔了进来。
  
  老探长甚至没有看到对方是怎么进来的,而之所以判断是被‘扔’进来的,则是因为对方太惨了。
  
  不仅满脸的玻璃渣子,血污一片,而且四肢还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扭曲。
  
  但老探长并没有更多的关注这些,当他发现对方脖颈位置的某个刺青时,注意力就彻底的被吸引了。
  
  “你认识这个刺青?”
  
  秦然扫了一眼那个五芒星刺青问道。
  
  眼前的五芒星,并不是魔法阵,就是一个徒具模型的样子货,既没有秘法文字的填充,更不会出现启动的咒语。
  
  “嗯。”
  
  “记得我刚刚和你说过的福特吗?”
  
  “这是他独有的标记,只有隶属于他的心腹成员,才会被给予拥有这个刺青的权利。”
  
  老探长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摩擦最先开始的德林街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
  
  老探长刚刚说过的话,以秦然的记忆力自然不会忘却,不过,秦然并没有想到这个狙击手会是来自那里。
  
  原本秦然认为,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趁乱来找老探长麻烦的寻仇者。
  
  但明显的,对方有着更加直接的目的。
  
  而这对于已经有了初步计划的秦然来说是一个好事。
  
  “看来事情比你说得还要严重。”
  
  “或者……”
  
  “你最近的所作所为,让那位刚刚掌管了德林街的‘大人物’不满了!”
  
  “他在向你提出抗议!”
  
  秦然说道。
  
  “哼!”
  
  “这样的抗议不是一次两次了!”
  
  “如果我愿意接受这样的抗议,我早就退休了!”
  
  老探长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电话。
  
  不过,却被秦然拦了下来。
  
  “能够将这件事交给我吗?”
  
  秦然问道。
  
  “交给你?”
  
  老探长一愣。
  
  在他的认知中,秦然可不是什么乐于助人的人,虽然对待他很不错,但也理应不会多管闲事。
  
  这样的反常,让老探长变得严肃起来。
  
  “你有什么事?”
  
  “还是你准备做什么?”
  
  老探长双眼凝视着秦然。
  
  老探长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忘记恩情,但同样的,他也不会忘记职责。
  
  甚至,在大部分的时候,职责还在恩情之上。
  
  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
  
  但也正因为这样,秦然才会选择和对方打交道。
  
  因为,老探长是真的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对方不会被一些小恩小惠所打动,也不会被仇恨蒙蔽双眼。
  
  对方面对任何人,都会坚持在其他人看来,十分可笑的底线,可秦然看中的就是这样的底线。
  
  “放心吧。”
  
  “我只是好奇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出现你嘴中的变化。”
  
  “而且,我向你保证,不会波及到其它人。”
  
  秦然笑着说道。
  
  “我要全程监督。”
  
  老探长强调着。
  
  “没问题。”
  
  秦然微笑不变的点了点头。
  
  ……
  
  福特全身绑着绷带与夹板,整个人爬在椅子上。
  
  嘎、嘎嘎。
  
  一阵阵的脆响声在福特的身体中响起
  
  他咬着一块毛巾,努力的让自己不发出声来,但一阵阵的哼声,还是不可抑制的在他嘴中响起。
  
  在那没有一根头发的脑袋上,青筋崩起,大滴大滴的汗珠不停的溢出,流下,以至于对方脸上的五芒星刺青都变得模糊起来。
  
  这一过程大约持续了近十分钟。
  
  福特全身早已被汗液打湿,不过,就在体内的脆响停止的刹那,福特就一把扯下了嘴里的毛巾,翻身从椅子中站了起来。
  
  并且,以特殊的姿势活动着全身。
  
  啪、啪啪!
  
  又一阵响声从福特体内传来,但与之前的脆响不同,眼前的响声,犹如炒豆子一般,不仅连绵,还十分的密集。
  
  在连绵不绝的响声中,福特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强壮起来,本就肌肉线条明显的身躯,数个呼吸中就变得堪称壮硕,而且,就连身高也高了一两公分。
  
  感受着从身躯内迸发出的力量,福特满意的一捏拳头。
  
  “力量!”
  
  “这就是力量!”
  
  “我要更多的力量!”
  
  福特低吼着,面容略显狰狞,一想到交易者的吩咐,他根本就没有犹豫,转身就向外走去。
  
  可才刚刚迈出脚步,福特心底就升起了一股危险预警。
  
  那是他常年在街头厮混中,磨砺出的直觉。
  
  想也不想,福特就向着一旁的书桌翻滚而去,手更是将腰间的大口径手枪掏出,当他落地的时候,枪口已经对准了让他不安的方向。
  
  整个过程在福特已经逐渐超越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下,彷如行云流水般。
  
  但……
  
  他枪口瞄准的地方,根本没有人。
  
  只有一团头发。
  
  一团乌黑、茂密且又极长的头发。
  
  妖魔!
  
  往日的听说和最近一段时间的认知,早已让福特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手指连连扣动扳机的同时,向着房门跑去。
  
  如果再过一段时间,福特自认为就算妖魔,他也不会放在眼中。
  
  可,现在不行!
  
  他,还差的太远!
  
  相当有自知之明的福特将转身就跑。
  
  可他还是低估了妖魔的实力。
  
  子弹带着灼热的温度,一颗不落的射入了头发之中,但也就是这样了,丝毫没有阻止头发的行动。
  
  嗖、嗖嗖!
  
  好似弩箭般的破空声中,一大团头发中激射数股,不仅将福特缠绕,还将福特的嘴巴塞住,让对方的喊声全部的压抑在了喉咙中,然后,犹如牵拽着傀儡似得,将福特拉出了窗子。
  
  等到福特的手下因为枪声冲进来的时候,除了破开的窗子外,什么都没有找到。
  
  老大的失踪一下子就让福特的手下慌乱起来,开始一窝蜂般的寻找。
  
  而在距离福特大本营不足一公里的一辆车子上,被‘发妖’抓回来的福特,正怒视着老探长。
  
  哪怕嘴巴被堵住,也不断传来,含糊不清的吱呜声。
  
  不过,马上的,当对方看到缓步走回的秦然时,脸上的愤怒就随即被惊恐所代替了。
  
  这种意外的惊恐让秦然讶然。
  
  秦然扫视对方的神情,心底略微沉吟后,缓缓的说道。
  
  “你认识我。”
  
  “而且,你和我属于敌对。”
  
  “在这里和我敌对的……”
  
  “贯穿之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