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种子
听着秦然的话语,福特的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惊恐了。
  
  很显然,一切就如同秦然说的那样。
  
  对于这样的结果,秦然并不意外。
  
  ‘贯穿之刺’有着另外的准备,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不论这个计划是什么,都是围绕着与炎城合二为一的‘大沼’展开的。
  
  而且,‘贯穿之刺’无法直面‘大沼’,只能够使用一些不引起大部分人注意,却又会对‘大沼’实力造成影响的方式。
  
  在有着这样的基础前提下,一些推论就变得简单起来。
  
  破坏炎城!
  
  以一种先缓后急,在爆发后就会让‘大沼’措手不及的做法。
  
  而还有什么是比收买一批本身就时常处于争斗的‘本地人’,更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呢?
  
  因此,类似福特这样的人,就是最好的人选。
  
  当然,福特只是人选之一。
  
  不仅是这样的人太好找了,还因为想要在一刹那形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态势,一个人是不够的。
  
  所以,失去了福特一个,‘贯穿之刺’的计划并不会受影响。
  
  按照常理,‘贯穿之刺’也不会更多的注意到福特。
  
  但秦然可不是一个不尝试,就放弃的人。
  
  “欧克,他交给你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问出来,然后,随你处置。”
  
  “‘发妖’会配合你。”
  
  了解老探长的性格的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你呢?”
  
  老探长问道。
  
  “碰运气。”
  
  “最晚明早我会去找你。”
  
  秦然给出了一个准确的时间。
  
  “那祝你好运。”
  
  没有犹豫,刚刚秦然的话语,老探长听得很清楚,关乎到妖魔,不要说是‘贯穿之刺’了,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组织,也不是他能够搞定的。
  
  十分清楚该怎么做的老探长启动了汽车,迅速的消失在了夜幕中。
  
  秦然目送着老探长的汽车远去后,这才转身再次返回了福特的据点附近,监视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这一夜,因为福特的消失,德林街并不平静。
  
  靠近贫民区一侧,枪声不断。
  
  警察们在靠近富人区一侧拉起了警戒线,并派出了一队警察成立了临时的岗哨,但也就是如此了。
  
  他们不允许任何帮.派.分.子人靠近这里。
  
  同样的,也不会参与到帮.派.分.子之中。
  
  至于贫民区内的其他人?
  
  在这些警察的眼中,那些人也是帮.派.分.子。
  
  所以,对于接到的报警、求援,这些警察置之不理。
  
  无数的前车之鉴,早已经告诉他们不要冒然的加入到这些帮.派的乱斗中。
  
  那只会让他们损失惨重。
  
  正确的做法是:等一切结束。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最终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枪声消失了,惨呼声、怒吼声消失了,仿佛一切都随着黑暗退到了地下。
  
  但是在阳光下,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却越发的刺眼了。
  
  一队队的警察走上了街头,开始收拾残局。
  
  站在角落中一夜的秦然略带失望的叹息了一声。
  
  这一夜他并没有任何的收获。
  
  ‘贯穿之刺’的人并没有因为福特出现。
  
  甚至,任何和妖魔有关的东西都没有出现,从头到尾就是一群帮.派.分.子的乱斗。
  
  “播种之后就置之不理吗?”
  
  “那如果种子本身都出了问题……”
  
  “你们又会怎么做呢?”
  
  秦然深吸了口气,迅速的将失望的情绪甩出脑海后,整个人就迅速的融入了阴影之中。
  
  没有丝毫的停留,秦然径直返回了老探长的临时居所。
  
  在看到推门而入的秦然时,明显一夜未睡的老探长就将审讯记录递了过来。
  
  “他比想象中的还要狡猾。”
  
  “只承认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最多只会被关几个月,甚至更少的时间……真是该死!”
  
  老探长说着就咒骂起来。
  
  “能让我去见见他吗?”
  
  “当然,一切都在你的陪同下,我也需要稍微改变一下容貌。”
  
  秦然试探的问道。
  
  而在心底,秦然早已经做了,即使老探长不答应,也会私下去‘看’福特的决定。
  
  或者说,秦然之所以很干脆的让老探长带回福特,就是他确认福特不会那么干脆的认罪。
  
  假如福特真的是这样一个‘耿直’的家伙,也不会成为掌控德林街的帮.派.头.目了。
  
  你说那个狙击手?
  
  不是原住民的秦然都要三种以上的方法不露面雇佣这样的杀手,更加不用说是福特这样的人了。
  
  “好的。”
  
  犹豫了片刻,老探长终于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以后,按照流程,戴着墨镜,若有若无遮挡面容的秦然,见到了福特。
  
  一见到秦然,福特就剧烈的挣扎起来。
  
  但手腕上的手铐却让这样的挣扎变得无力。
  
  更让福特心中发冷的是,隐藏在他衣服口袋内的‘发妖’正探出了一根发丝,刺入了他.胸.口的皮肤。
  
  疼痛!
  
  恐惧!
  
  前者来自神经的反应,后者却是对心脏被刺穿的臆想。
  
  “看着我。”
  
  秦然淡淡的说道。
  
  胸口的疼痛,让福特十分配合的抬起了头。
  
  “很好。”
  
  秦然满意的一笑,左手中指上的【梅斯丽之戒】上幽光一闪而逝。
  
  ……
  
  德林街,福特的办公室内。
  
  属于福特的两个心腹手下正在对峙着。
  
  “嘿,克雷别开玩笑了,你真的要和我做对?”
  
  梳着大背头,叼着香烟的凯里斜眼看着眼前壮硕的面带刀疤的对手。
  
  “你还不是老大。”
  
  “我为什么不能和你做对?”
  
  克雷冷笑着。
  
  “我现在还不是,但一会儿就是了!”
  
  凯里吸了口烟,吐出了一个烟圈。
  
  “我可不那么认为。”
  
  克雷冷笑不变。
  
  “那需要我给你证明看吗?”
  
  “看看我的呼声是多么的高?”
  
  凯里拔高了声音。
  
  “我拭目以待。”
  
  克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但并没有真的忍让,而是在凯里去开门的时候,抢先一步打开了房门,而凯里似乎早已知道这一切,一把就抓住了对方。
  
  两人几乎是肩并肩挤出房门的。
  
  但眼前出现的一幕,却让两人一愣。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