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谈
    青豆裹着蛋液,在滚烫的油脂中翻炸。
  
      白色的豆腐放在碗中蒸出。
  
      当揭开盖子的刹那,水蒸气升腾而起的时候,滚烫的热油夹杂着青豆与鸡蛋花就这么的浇在了豆腐上。
  
      嗤的一声,豆子的香气立刻压住了水蒸气。
  
      而之后长达两分钟的时间内,都是滋滋作响。
  
      秦然拿着长柄的汤勺,根本没有理会烫嘴的温度,直接挖出了一勺。
  
      嘎吱。
  
      第一口是青豆的脆。
  
      第二口是豆腐的软。
  
      而将两者结合的是,那炸出来的鸡蛋花。
  
      如果单单是青豆的话,就会显得太过干。
  
      但如果又只是豆腐的话,则会显得湿软。
  
      可再有了油炸的鸡蛋花后,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松软中夹着丝丝脆意,就如同是一座桥梁,将两个极端的不同联系到了一起。
  
      “不错。”
  
      哪怕是第五道菜了,秦然仍然是一勺接着一勺,速度飞快的将食物全部吃完,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后,这才评价着。
  
      不是敷衍,是货真价实的。
  
      只是……
  
      话语中,却有着一丝丝大的失望。
  
      因为,‘暴食’并没有丝毫的异动。
  
      在发现该如何提高原罪之一‘暴食’的力量时,秦然在进入【妖魔都市Ⅱ】前,就有了自己的计划。
  
      完成主线任务的同时,品尝各类美食。
  
      对此,秦然十分的期待。
  
      而食物本身并没有让秦然失望。
  
      可惜的是‘暴食’的贪婪。
  
      “真是原罪啊!”
  
      秦然又一次的感叹着。
  
      所幸的是,在上一个副本世界有了类似经历的秦然在开始时就有了准备。
  
      就如同,在面对皮斯克这样的‘人’时,秦然做出的猜测一样。
  
      眼前的世界是一个暗藏妖魔的世界。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就是一个妖魔纵横的世界。
  
      在这样的前提下,一个普通人能够成为炎城地下世界的执掌者之一,说什么秦然也是不会相信的。
  
      妖魔,或者半妖,才应该是对方的身份。
  
      而之后的一连串战斗,都在证实着秦然这个猜测。
  
      同样的,这样的战斗,也让秦然收获不菲。
  
      总共六件战利品。
  
      其中五件是魔法级别的,一件则是稀有级别,就来自皮斯克。
  
      这是一件拥有眼球模样,直接一元硬币大小的道具。
  
      【名称:浩之残眼】
  
      【类型:饰品】
  
      【品质:稀有】
  
      【属性:1,斥引;3,压碎】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曾经是自某个大妖魔的器官,但是在割取时受到了意外的破损,工匠虽然费尽心思修补它,但它依然力量锐减。】
  
      ……
  
      【斥引:将半径25米内,力量判定为A-级别的单一重物,凭空拉到你的面前,或者推开它】
  
      【压碎:在斥引过程中,随时完成一次较强级别之上的碾压攻击】
  
      ……
  
      秦然把玩着这枚特殊的饰品,再将那些魔法级别装备一一检查,确认没有什么可在意的时候,才将之全部收好,目光看向了房门处。
  
      外面已经传来了若有若无的争吵声。
  
      即使不需要听口音,秦然通过步伐也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
  
      “请那位探长进来。”
  
      秦然对着克雷说道。
  
      “是,老大。”
  
      克雷快步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克雷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一个是秦然的熟人老探长欧克,另外一个则是陌生的年轻人。
  
      而且,相较于老探长的坦然,这位年轻人却有些拘谨,或者准确点说是,有些害怕。
  
      “伊森.亨特你开始.绑.架了吗?”
  
      老探长看着一旁被凯里‘请’来的厨师,脸色一沉道。
  
      “老家伙,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克雷狞笑着站到了秦然的餐桌前,挡住了老探长看向秦然的目光,双眼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老探长和那个年轻人。
  
      老探长毫无惧色的和克雷对视。
  
      那位年轻人则在克雷的注视下,脸色逐渐的惨白起来。
  
      “当然是一群混蛋了。”
  
      老探长冷笑了一声。
  
      “老家伙,你……”
  
      “嘿嘿!”
  
      “你真以为我会动手打你吗?”
  
      “我可不是那些笨蛋!”
  
      “不过,我还是需要警告你,如果你在这样说,我可是会告你诽谤的!”
  
      克雷一声怒吼,可马上的就嬉笑起来。
  
      他一脸看破了老探长计谋的得意,转过头看向了那位厨师。
  
      “告诉他,我绑.架你了吗?”
  
      “没、没……”
  
      “你还有什么拿手菜吗?”
  
      厨师结结巴巴的回答,被秦然打断了。
  
      “没、没有了。”
  
      厨师的回答依旧结结巴巴的。
  
      看向秦然的目光充斥着恐惧与不安。
  
      秦然皱了皱眉,他知道是他此刻的身份,让对方这样的,但为了之后的计划,他根本无法解释。
  
      甚至,任何多余的解释,都会让他的计划付诸东流。
  
      因此,秦然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离去。
  
      战战兢兢的对方,如蒙大赦般的转身就跑,就连自己的厨具都不要了。
  
      “去将这些还给他。”
  
      “并且,将饭钱结了。”
  
      “是真正的给予相应的金钱,而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懂吗?”
  
      秦然强调着。
  
      尽管他现在扮演的是福特的表弟,可这并不代表对方的这位表弟就是一个吃霸王餐的人。
  
      “知道了,老大。”
  
      面对秦然时,刚刚还一脸桀骜的克雷马上恭敬的点了点头,快步的追了上去。
  
      顿时,整个餐厅就剩下了秦然和老探长,还有那位临时助手两人。
  
      老探长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秦然。
  
      眼前这个人,在今天之前,他还没有听说过。
  
      但在短短的一天后,对方的名字已经在整个炎城内传播。
  
      建立在一次次战斗,一具具尸体上的威名,不仅是让所有人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还让人们胆战心惊。
  
      而这样的人,会好心付账?
  
      老探长有些不信。
  
      “我喜欢规则。”
  
      “它保护着弱者。”
  
      “也让我更加的形式方便,所以我不会破坏它。”
  
      秦然说着早有准备的解释话语。
  
      “既然你不愿意破坏规则,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现在让你的人,马上离开其它街区!”
  
      老探长没有任何想要寒暄的意思。
  
      他几乎一刻都不愿意待在这里。
  
      他生怕自己忍不住,给对方的脑壳上开几个洞。
  
      因此,直奔主题
  
      “离开?”
  
      “当然没有问题,不过,那是在我和他谈过之后了。”
  
      秦然面带微笑的反问着,然后,抬手指了指老探长那位脸色苍白,满是恐惧的临时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