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开始
一个面容冷漠,身材.网
  
  行走间,动作都是一板一眼的男子走了进来。
  
  对方刚一进来就直直的向着秦然走来,根本无视克雷等帮.派.成.员的枪口,对方这样的说道:“伊森.亨特阁下,我可以十分明确的告知你,他和‘告死鸟’是敌对关系,因为,他本身就和‘贯穿之刺’不清不楚。”
  
  “证据。”
  
  “你说的这些,都需要证据。”
  
  “谎言是随口而来的。”
  
  “污蔑更是罪无可恕。”
  
  一身鲜血的撒克利半躺在地上,用一种夸张的神情方式问道,仿佛他身上的伤就是假的,他只是在演一场舞台剧般。
  
  “证据?”
  
  “你竟然和我说证据?”
  
  “你真的认为你们最近在炎城所作所为是天衣无缝吗?”
  
  “还是说……”
  
  “你认为艾利特尔加冕下对此一无所知。”
  
  来人冷笑的反驳着。
  
  “艾利特尔加冕下在炎城自然是至高无上的,但是再至高无上,也不能够彻底的洞察人心。”
  
  “不然的话,就不会出现刚刚那位了。”
  
  “而你也不过是出现在这里,做出补救的人罢了。”
  
  “所以,请你做好你的事情。”
  
  “至于我和伊森.亨特阁下的事情,就不用你费心了。”
  
  一声叹息,撒克利说道。
  
  很显然,撒克利要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同样的,来人也是如此。
  
  秦然则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两人的表演。
  
  没错,就是表演。
  
  撒克利是。
  
  来人也是。
  
  两人说的话,秦然根本不会相信。
  
  就如同他深信两人的不怀好意一样。
  
  撒克利本身就是图谋不轨的。
  
  而后者?
  
  更是如此。
  
  毕竟,对方就是秦然要等待的人:老探长那位临时助手的幕后者,或者说,是对方的上司。
  
  虽然和那位临时助手的盛气凌人不同,但是对方却在不停的混淆视听,一露面就拉虎皮扯大旗,利用‘大沼’的名头来指认撒克利。
  
  当然,这并不代表对方说谎。
  
  秦然有相当的把握,对方和‘大沼’有着一些关系。
  
  但!
  
  绝对无法代表‘大沼’。
  
  不然的话,对方可不会这么的‘客气’。
  
  炎城的主人,可不是什么软弱之辈。
  
  秦然从一些半妖嘴中收集到的资料,早已经证明了这些,但也正因为这样,秦然才越发的肯定了‘大沼’正在准备着什么。
  
  有关人心的复杂,秦然相信‘大沼’是不需要他人告知的。
  
  至于‘大沼’在准备什么?
  
  秦然暂时无法得知。
  
  可他知道,眼前该怎么办。
  
  砰!
  
  朝天一枪,枪声压制了争吵。
  
  “你们真的认为我有好脾气吗?”
  
  秦然冷冷的问道。
  
  “抱歉,伊森.亨特阁下,我并不是有意和这位先生争论的,但是一些事情却是必须要说清楚。”
  
  撒克利保持着自己的风度。
  
  “我和他一样。”
  
  “仅仅只是一些必要的争辩,当然,我也为您带来了好消息——您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是您的。”
  
  “而刚刚那个人?”
  
  “请您忘掉他的同时,也忘掉我刚刚的无礼!”
  
  “我是贝奇,很高兴的认识您,伊森.亨特阁下。”
  
  “以后在炎城将会是我和您联络。”
  
  来人想着秦然一鞠躬后,一边说着,一边站到了一侧。
  
  “所有的一切?”
  
  秦然一挑眉。
  
  “是的,所有的一切。”
  
  “包括山脚街下的庄园。”
  
  “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派人去安排交接的手续了,相信阁下您的属下很快就会打电话通知您。”
  
  “希望您对此满意。”
  
  “如果不满意的话,请您现在告诉我,我会马上去办。”
  
  贝奇一扫之前的冷漠,满是谦卑的说着。
  
  “那他呢?”
  
  秦然指了指撒克利,一副愿意倾听贝奇的模样。
  
  “他,就如同我说的那样。”
  
  “不仅认识那位‘告死鸟’,还和‘贯穿之刺’不清不楚。”
  
  “我建议您将他交给我。”
  
  “然后,我会给与您满意的答案。”
  
  贝奇说着就再次看向了撒克利,后者则是焦急的说道:“伊森.亨特阁下,我可以向你证明……”
  
  “好了。”
  
  “我不需要什么证明。”
  
  “现在也不关注什么答案。”
  
  “我现在只想去我的新庄园去看看。”
  
  秦然一摆手,一脸不耐的说着。
  
  贝奇大喜。
  
  撒克利则是苦笑连连。
  
  他很清楚,他落到对方手里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下意识的,撒克利就准备动用自己的后手了,虽然这样做会让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
  
  但总比丢掉小命的好吧?
  
  不过,就在撒克利刚准备开始动用后手的时候,秦然再次开口了。
  
  “你刚刚和我说的拍卖,我很感兴趣——现在,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具体的计划,我认为我可以参与其中。”
  
  “他现在是我的‘客人’,需要一些救助,我带走他,可以吗?”
  
  说着,秦然看向了贝奇。
  
  “当然没问题!”
  
  心里接受了一次过山车般波动的贝奇,脸上还保持着谦卑,心中却大骂秦然的贪婪。
  
  同样的,撒克利也惊讶于秦然的贪婪。
  
  可他没有在心底大骂,而是无限的欢喜。
  
  看着眼前这个隐藏在狠辣、果敢后的贪婪面容,撒克利在心底深吸了口气。
  
  “贪婪的人……”
  
  “也许不是一个完美的合作者。”
  
  “但却不是不能合作。”
  
  心底连连转动的撒克利,彻底放松了自己,仍由克雷等人将他抬入了一侧的房间。
  
  看着任由克雷等人施为的撒克利,秦然心底冷笑了一声。
  
  秦然贪婪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贪婪的。
  
  可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是克制的。
  
  他做不到无欲无求。
  
  但他的冷静会让他接近这一状态。
  
  而自始至终,秦然都没有忘记他的目标是什么!
  
  打探出‘贯穿之刺’干什么!
  
  虽然无法确定撒克利和‘贯穿之刺’的关系,可对方已经出现了,秦然就已经不会放过。
  
  不然的话,也不会放出刚刚的烟雾了。
  
  而现在?
  
  他等待着那些人、半妖、妖魔们会出现的反应。
  
  要知道,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