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撒克利的悲苦
    两天后的夜晚,炎城的街头上一队人正在聚集着。
  
      当聚集的人群过百后,领头的克雷跳上了一辆轿车的车顶,手举着一枚被蜡密封的药丸,大声的吼着。
  
      “看到这个东西了吗?”
  
      “大人要的就是这个东西!”
  
      “带着你们的人,去那些场子里找到找到这个东西,或者找到你们认为任何和这件东西有关的东西、人。”
  
      “知道了!”
  
      “明白了!”
  
      “是的,克雷头领!”
  
      这些大大小小的.帮.派.头.目纷纷应答。
  
      虽然声音不够整齐划一,但气势却是令人侧目。
  
      更加不用说,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械.斗了。
  
      炎城所有的夜场,就好似被狂风肆虐了一般,更如同是闯入了一头怪兽,在里面横冲直撞。
  
      事实上,两天前,秦然化名的伊森.亨特已经有了所谓的‘怪兽’称号。
  
      蛮不讲理。
  
      贪婪狠毒。
  
      这些就是伊森.亨特给予所有人的印象。
  
      而在秦然一天前将所有反对势力的头领们,一一击杀后,‘怪兽’的称号已经坐实了。
  
      因为,秦然是活撕了那些人。
  
      对于用残酷的手段,干掉那些恶贯满盈的人,秦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就如同那些人曾用残酷的手段干掉其他人一样。
  
      这就是一次猎人与猎物的改变。
  
      很正常,不是吗?
  
      不过,秦然绝对不希望自己成为猎物。
  
      除非是,他故意的。
  
      端坐在办公桌后,凯里向秦然汇报着最近几天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很复杂,但在凯里的整理中却变得条理清晰起来。
  
      最重要的是,一切都是如实的。
  
      “大人,大致就是这样。”
  
      “我们的人已经控制了炎城七成的场子,剩下的,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没有了皮斯克那几位大.佬,您就是真正的炎城地下之王。”
  
      凯里一脸崇拜、谄媚的看着秦然。
  
      做为福特的手下,凯里并不是没有见过市面的人,可正因为凯里见过一些市面,才让这位在德林街颇有名气的帮.派.头.领明白,眼前男人的可怕。
  
      名字!
  
      只需要报出眼前男人的名字,就能够在炎城的地下世界畅通无阻。
  
      那种感觉是凯里从未尝试过的。
  
      以往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现在见到他都是卑躬屈膝的。
  
      以往根本不敢踏足的地方,现在对他是扫榻欢迎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男人。
  
      ‘白天有着秩序。’
  
      ‘夜晚,那里只有一个人的声音。’
  
      ‘那,就是我的。’
  
      恍惚间,凯里又一次的想起了秦然曾经说过的话语。
  
      最初,他只认为这是一种激励的话语。
  
      而现在?
  
      这句话,正在逐渐的变为事实。
  
      不容置疑的事实。
  
      因此,极为聪明的凯里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不仅要尽心尽力,还要勤勤恳恳。
  
      他不会向秦然隐瞒任何事情。
  
      那对他不会有任何的好处。
  
      只有紧紧跟在眼前这位大人的身后,才会获得他想要的一切。
  
      至于皮斯克那几位大佬恰到好处的死亡?
  
      一开始还有人提出过疑惑,但是现在早就被人们抛在了脑后,尤其是当克雷抓住几个乱嚼舌根的家伙,送他们去间皮斯克几位大佬后,所有人就明白自己的立场在哪里,应该怎么做了。
  
      唯一让凯里可惜的是,克雷那个脑子里都是肌肉的混蛋,竟然会和他一样服帖,完全没有了以往的桀骜不驯。
  
      “真是个聪明的混蛋!”
  
      心底暗骂着曾经的竞争者,凯里笑的越发谄媚了,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跟在眼前这位大人的身后,凯里自然不能让克雷专美于前,他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大人,您让我打探的消息我打探到了。”
  
      “‘告死鸟’带人连续袭击了几个被认为是‘贯穿之刺’的据点,但是‘贯穿之刺’对此好像根本不在意。”
  
      凯里略带疑惑的皱了皱眉。
  
      对于帮.派.出.身的凯里来说,地盘就是重中之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高过地盘。
  
      一旦地盘遭到了袭击,甚至不用说是袭击,只要是有不轨意图的靠近,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秦然扫视了凯里一眼,并没有解释更多。
  
      他不会告知对方有关妖魔的事情,就如同他不会告知对方,他真正的计划是什么。
  
      “继续打听有关‘告死鸟’的事情。”
  
      “还有……”
  
      “为我准备一份午餐。”
  
      秦然吩咐着。
  
      “好的,大人。”
  
      “这一次,我向您保证,一定会找来炎城最好的厨子!”
  
      凯里郑重其事的说道。
  
      对于眼前的大人喜欢吃这一点,德林街的人在这几天里早已经领教到了,不仅是胃口奇大,而且还十分挑剔。
  
      虽然不会将不好的食物倒掉,但那种不满却让凯里明白,他如果想要坐稳现在的位子,最好真的做出一点成绩来,不然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混蛋紧盯着他的位子。
  
      “我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厨师回来!”
  
      “你们这些家伙都是痴心妄想!”
  
      凯里心底得意的一笑后,就向着秦然行了一礼,转身向外走去。
  
      在等待午餐的这段时间里,秦然没有浪费,他抬手示意门口的手下。
  
      “将我们的客人给我带过来。”
  
      “好的,大人。”
  
      门口的手下快步离去。
  
      大约两分钟后,身上又多了几个枪眼和数处深可见骨伤痕的撒克利被架了进来。
  
      撒克利的腿已经被打断了。
  
      想要走,是不可能的了。
  
      “能够见到您真的是太好了!”
  
      “我还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黑暗的地窖中!”
  
      多处受伤的撒克利依然保持着风度,仿佛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身上的伤势而痛苦,也没有对秦然露出丝毫的怨恨。
  
      这种感觉,是诡异的。
  
      令两个架着撒克利的帮.派.成.员忍不住的侧目。
  
      目光中,惊疑不定。
  
      “是不是觉得这个家伙很恐怖?”
  
      “认为应该马上干掉?”
  
      秦然看着两个手下问道。
  
      “是的,大人。”
  
      两个手下没有隐秘的点了点头。
  
      撒克利给他们的感觉实在是太不舒服了。
  
      “嗯。”
  
      “那就干掉他吧。”
  
      “记得,对准太阳穴开枪。”
  
      秦然一点头道。
  
      两个手下,马上就行动起来。
  
      而这一次,撒克利终于维持不住那种淡定的神情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然,当确认秦然不是开玩笑时,撒克利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