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配合’
    “等等!”
  
      “你不能这样做!”
  
      撒克利急声大呼,并且,开始挣扎起来。
  
      秦然默默的看着两个手下,对着撒克利肋下狠狠给了数击后,这才对着爬在那几乎因为疼痛而窒息的撒克利笑着说道:“我当然能够这样做!从你第一次准备逃跑的时候,我没有干掉你,只是打断了你的腿开始,我就能对你做任何的事情,你应该为我的仁慈而感到高兴。”
  
      “毕竟……”
  
      “我让一个欺骗了我数天的人还活了这么久。”
  
      语气渐冷,秦然从手下的手中接过了手枪,俯下身,缓缓的抬起枪口,顶在了撒克利的眉心。
  
      “我可以解释!”
  
      “我没有任何欺骗你的意思!”
  
      “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撒克利的语气变得急躁。
  
      因为,他感觉到了杀意,源自秦然的杀意。
  
      那种冰冷、刺骨的杀意让撒克利从心底打着寒颤。
  
      谁也不想死。
  
      撒克利也不例外。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为了活下去,才做到了眼前的程度。
  
      “事实?”
  
      “我很想听听你的事实。”
  
      秦然冷笑了一声,手中的枪口压低了一分,枪口上的力量压着撒克利的头颅向后一仰。
  
      同时,源自恶魔的气息,又一次微微泄露而出。
  
      混沌、灼热,满是硫磺的气息开始在撒克利眼前翻滚。
  
      撒克利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秦然则进一步的施压。
  
      如果可以的话,秦然自然不希望用这种‘笨办法’。
  
      但关乎‘神灵’时,【梅斯丽之戒】的使用却是限制多多,曾经见识过‘神灵’对‘信徒’手段的秦然很清楚,一旦他使用【梅斯丽之戒】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或许‘贯穿之刺’的‘神灵’达不到这种程度。
  
      又或许因为世界的不同,而产生另外的可能。
  
      但不论哪一种,秦然都不会去冒险。
  
      好不容易占据了一些优势,秦然可不会就这样拱手让人。
  
      所以,这注定了撒克利要受很多的苦。
  
      秦然抬起了枪口,对着两个手下挥了挥手。
  
      立刻的,撒克利就又被架了起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
  
      秦然坐回了椅子中,看着撒克利,手中的枪口,则若有若无的指着对方的要害。
  
      感受着秦然未曾消退的杀意,撒克利忍不住的苦笑起来。
  
      他知道,他需要争取活下去。
  
      可他根本无法说出任何的事实。
  
      但……
  
      他还有别的方法。
  
      为此,撒克利感谢着自己每次制定完全计划的习惯。
  
      “我说的拍卖一定会出现。”
  
      “而且,你将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还有关于你想要找那些秘药……”
  
      “你们先下去。”
  
      撒克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打断了,秦然冲着两个手下示意着。
  
      撒克利又一次的摔倒在了地上。
  
      疼痛是自然的。
  
      可撒克利却是一笑。
  
      他知道,他暂时死不了了。
  
      而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他相信那个混蛋是会行动的。
  
      哪怕他们是不合的。
  
      但不就是因为不合,对方才会行动吗?
  
      一切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计划中。
  
      撒克利看着面带急切,却又极力隐藏的秦然,继续说道:“那些秘药被称之为‘撕裂秘药’。”
  
      “对普通人极为有用。”
  
      “但对伊森.亨特阁下你来说,这些秘药是没有用的,就算你找到更多的‘撕裂秘药’也是一样。”
  
      “你需要其它的!”
  
      深吸了口气,撒克利尽力语句清晰的说道。
  
      因为,撒克利的脖颈被秦然一手抓住,拎在了面前。
  
      “看来你和我的手下已经相处的非常熟悉了。”
  
      “不过,我不会关心这些,我现在只想要知道……”
  
      “那些秘药在哪?”
  
      秦然说着,手掌开始逐渐收紧了。
  
      窒息感再一次的出现了。
  
      而撒克利却没有再焦急。
  
      他又有了一种尽在掌握的感觉。
  
      “我需要打一个电话。”
  
      尽管艰难,但撒克利却用一种轻松的口吻说道。
  
      ……
  
      手中的纸条,让艾布耐的眉头紧皱着。
  
      纸条上的文字,让这位‘贯穿之刺’的成员,在快速思考应对之策的时候,略感愤怒。
  
      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的计划,会被一个不知道从蹦出来的家伙给搅乱。
  
      “你真的以为,炎城那些废物放任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
  
      “我会告诉你,什么叫做规矩的!”
  
      艾布耐低声自语着,捏着纸条的手掌平摊开来,立刻,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手中的纸条‘托起’,然后随着艾布耐的前行,这张纸条凭空燃烧起来,迅速的化为了一滩灰烬。
  
      叮铃铃!
  
      就在艾布耐即将走出房门时,电话声突然响起。
  
      艾布耐没有犹豫的走了回来,拿起了电话。
  
      这个电话号码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而这几个人在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给他打电话。
  
      除非……
  
      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可和他那个只是为了掩饰而做出的计划被破坏不同。
  
      是会关乎到整体的!
  
      至于他的计划?
  
      他的计划被破坏就是一个小意外,即使失败了,也是无伤大雅的。
  
      “喂?”
  
      心底带着重重猜测,艾布耐拿起了电话。
  
      “是我,撒克利。”
  
      听筒中传来的声音,让艾布耐眉头一挑,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意外和愤怒。
  
      “你怎么知道这个号码?”
  
      艾布耐沉声问道。
  
      “这个问题完了再说,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我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合作者。”
  
      “一个可以让你的计划更加顺利实施,且会带来更好变化的人选,而你?只需要付出进阶版的‘撕裂秘药’就可以了。”
  
      话筒内撒克利的声音十分的轻松,但艾布耐却是越发的愤怒。
  
      “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
  
      艾布耐又一次的问道。
  
      “我说了,完了再说。”
  
      撒克利依旧轻松的回答着。
  
      接着,就是长达十几秒的沉默。
  
      最终,艾布耐开口了。
  
      “我同意了。”
  
      “你在哪里?”
  
      艾布耐语气平静的说着,但是在他的脸上却是杀机遍布。
  
      撒克利……
  
      该死!
  
      那个所谓的合作者也该死!
  
      ……
  
      “可以了。”
  
      “不过,我们需要一些准备。”
  
      “他的脾气可是很暴躁的。”
  
      撒克利挂上了电话,扭过头面带微笑的看着秦然。
  
      “暴躁?”
  
      “我会让他冷静的。”
  
      秦然配合着对方,冷笑了一声,心底则对着高级邪灵发出了命令。2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