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固定靶
艾布耐快步的走进了德林街。
  
  感受着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这位‘贯穿之刺’的成员心底一阵冷笑。
  
  他已经有了打算。
  
  包括撒克利、伊森.亨特在内,这条街道上的家伙一个都别想逃。
  
  撒克利虽然是同伴,但已经犯了‘贯穿之刺’的最大忌讳,根本没有再留下的必要,而撒克利对方口中的那个合作者?
  
  自然也是一并干掉了。
  
  这是‘贯穿之刺’的风格。
  
  也是艾布耐所坚持的。
  
  “站住!”
  
  一栋房屋前,守在门外的帮.派.成.员大声的喝止着靠近的艾布耐。
  
  “我是艾布耐!”
  
  “和你们的老大伊森.亨特有约!”
  
  艾布耐心底早已迫不及待,杀机四溢,但表面上还保持着平静。
  
  “你等一下。”
  
  其中一个守门的帮.派.成.员说着,就拿起了身后的电话,大约数秒钟后,转回身对着艾布耐一撇头,道:“进去吧!”
  
  说着,大门被让开了。
  
  艾布耐走了进去,但在身后却有两个帮.派.成.员紧紧跟着,手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握着枪。
  
  枪口直直的对着艾布耐的后背。
  
  “往前走,别回头!”
  
  “不然……”
  
  在艾布耐回头看的时候,其中一个帮.派.成.员这样的威胁着。
  
  艾布耐点了点头,径直向前走去。
  
  这样顺从的表现,令身后的两个帮.派.成.员发出了一阵阵讥笑。
  
  而艾布耐则毫不在意。
  
  谁会对一个死人生气呢?
  
  或者准确点说,谁会对一群即将死掉的人生气呢?
  
  艾布耐不会。
  
  秦然也不会。
  
  坐在办公室内的秦然,点燃了一支雪茄,悠然的看着门外走近的艾布耐,嘴中的烟雾吞吐而出,不仅将秦然的面容笼罩,还弥漫在了办公室内,并且,不断向着走廊漫延而去。
  
  对于雪茄,秦然在好友无法无天的‘劝说’下,早已不在排斥,甚至,还学会了品鉴。
  
  就如同他手中的这根,烟草的味道几乎被可可的味道所掩盖,如果不是秦然的舌头足够的敏感,恐怕那一丝发酵的烟草味都会被忽略。
  
  不过,当你拥有一个敏感舌头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是多么幸运的事情了。
  
  混杂在浓郁可可味中的烟草味道,实在是让人惊诧,就如同雪茄本身的暗褐色般,让人一见难忘。
  
  无疑,这是一支很棒的雪茄。
  
  也是一件绝佳的道具。
  
  吞云吐雾的秦然,目送着撒克利迎了出去。
  
  换了一身衣物,得到良好治疗的撒克利虽然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的,但是身体却在急速的恢复着。
  
  半妖,本身就是一种有别于普通人类的生物。
  
  哪怕他们都有着人类的外貌,且说着人类的话语,但他们的本质却是不同的。
  
  简单的说,他们中的大部分,是不会认可所谓的人类。
  
  人类在他们的眼中就是食物、玩具。
  
  艾布耐就是这样的。
  
  看着走来的撒克利,感知着撒克利身上的血腥味、碘伏、药物味,艾布耐裂开了嘴,黝黑而又遍布横肉的面容叠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褶子,犹如一条想要蜕皮的蟒蛇,而当那猩红色的舌头伸出来的时候,艾布耐看起来更像是一条有着四肢,直立行走的蛇人了。
  
  嘶嘶!
  
  这样的响声不住的从对方的喉咙深处响起。
  
  丝丝火焰浮现在对方的周围,如同是利箭一般射向了身后的两个帮.派.成.员,两人哼都没哼一声,就翻身栽倒在地没有了声息。
  
  而艾布耐?
  
  更是在烈焰箭矢射出的时候,就冲向了撒克利。
  
  一瘸一拐的撒克利就地一滚,退回了办公室,然后,办公室的大门径直关上。
  
  “愚蠢的撒克利,你以为……”
  
  砰!
  
  砰砰!
  
  艾布耐冷笑连连,但他讥讽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连续的闷响就从脚下传来。
  
  接着,一股冻入骨髓的寒气就在走廊中弥漫开来。
  
  液氮?
  
  艾布耐一怔,随即脸色大变。
  
  他转身撞破身侧的墙壁就要脱出这个被液氮充斥的‘寒冰牢笼’,可就在艾布耐撞在墙壁上的瞬间,爆炸出现了。
  
  轰!
  
  轰鸣声中,艾布耐被炸飞了。
  
  刺鼻的硫磺混杂着药草的汤汁,在炸药的带动下,溅射了艾布耐一身。
  
  “啊啊啊!”
  
  痛苦的叫声中,艾布耐满地打滚。
  
  但这丝毫没有减弱那些药汁在他身躯上的腐蚀,而且,弥漫的液氮也在不断的消耗着身体内的力量。
  
  艾布耐想要反抗。
  
  可寒冷,只让他想要陷入沉睡。
  
  “该死!”
  
  “撒克利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弱点?”
  
  在意识模糊前的一刻,艾布耐不停的问着自己。
  
  撒克利太不寻常了。
  
  “难道……”
  
  猛地一个猜测出现在了艾布耐的脑海中,但却还没有等他彻底的想明白,艾布耐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过了数分钟,穿着防冻服的帮.派.成.员开始处理那些装有液氮的钢瓶将其装入一个早就砌好的水泥池子内,同样的艾布耐也在其中,而一个个的液氮钢瓶正源源不断的加入其中,令本就被冻僵的艾布耐,再也没有了任何反抗之力。
  
  吱呀!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撒克利带着微笑走出,他看着池子内的艾布耐,笑容越发的灿烂。
  
  “艾布耐,你太大意了。”
  
  “还是习惯自身实力的你,怎么会想到现在早已不是了那个黑暗、混沌的年代?”
  
  撒克利装模作样,摇头叹息着,然后,扭头看向了秦然。
  
  “您看,只要策略合适,对付一位强大的半妖也是轻而易举的。”
  
  撒克利这样的说道。
  
  “你是在提醒我什么?”
  
  “还是在预示我什么?”
  
  秦然叼着雪茄,冷眼反问道。
  
  虽然已经不需要用雪茄的香味遮掩那些药草的味道,但是秦然认为就这样丢弃这根雪茄的话,是一种浪费。
  
  而他不习惯浪费。
  
  “当然没有!”
  
  “我只是有感而发!”
  
  “而且,您的目的达到了!”
  
  “艾布耐算是‘贯穿之刺’,这次炎城行动的负责人之一他不仅有着您需要的秘药,还有着一些您想象不到的东西。”
  
  “他的价值将超乎您的想象。”
  
  撒克利笑着说道。
  
  “你想让我把他‘卖’给‘葬仪社’?”
  
  秦然仿佛是试探般问道。
  
  “他现在是您的了。”
  
  “想做什么都是您的自由。”
  
  “就算您想要马上干掉他,也是……”
  
  砰!
  
  撒克利玩笑般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被枪声打断了。
  
  枪声中,被冻僵、失去意识的艾布耐,脑袋就这么被打爆了。
  
  人群中,一道人影一闪即逝。
  
  “‘告死鸟’!”
  
  看着那一闪即逝的人影,上一刻还满脸笑容的撒克利,这个时候早已呆若木鸡。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