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关注的物品
    ‘告死鸟’为什么会在这里?
  
      撒克利脑海中充满了疑问,但随之又一次顶在了额头上的枪口,却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再去细想了。
  
      “伊森.亨特阁下,这一切都是意外!”
  
      “我也不知道……”
  
      “你想说你也不知道,‘告死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连续两次了,你这个‘贯穿之刺’的人都没有在他的手中受到伤害?”
  
      “据我所知,‘告死鸟’面对‘贯穿之刺’的人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而你却是一个意外?”
  
      “这是否预示着,你和他关系不一般呢?”
  
      撒克利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粗暴的打断了。
  
      枪柄重重的砸在撒克利的脸上,不仅敲下了对方的一颗牙齿,还让对方的大脑受到了冲击。
  
      而后,秦然一把拎起了对方,用阴冷的声音说道:“你XXX说只是利用一下对方,并且没有任何的危险,我才会配合你的,而现在你搞砸了一切!”
  
      “我认为我现在应该把你交给‘贯穿之刺’的人,然后告知对方一切才行。”
  
      “至少这会弥补一些我和‘贯穿之刺’的关系。”
  
      “我想他们一定会对你很感兴趣的。”
  
      “‘告死鸟’的同伴!”
  
      秦然很坦然的将对方‘拉’入了自己的阵营中,就如同刚刚很坦然的将干掉艾布耐的‘黑锅’丢给了对方一般。
  
      对于敌人,秦然不会手下留情。
  
      但……
  
      秦然会分别对待。
  
      就如同撒克利!
  
      对方的一言一行,早已经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地方。
  
      或许艾布耐有着远超撒克利的价值,但秦然并不会因为这样就放弃尽在掌握的撒克利。
  
      多得不如现得。
  
      秦然十分清楚这个道理。
  
      所以,他干掉了艾布耐,并以此逼迫撒克利。
  
      秦然十分想要知道对方究竟隐藏了什么,才让对方敢于无视‘贯穿之刺’的一些规矩。
  
      是‘大沼’?
  
      还是……
  
      其它神灵?
  
      秦然心底猜测着。
  
      至于其它?
  
      在原住民看来是不可能的,因为,只有神灵才能够对抗神灵。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面对着秦然的逼迫,撒克利苦笑起来
  
      “我来自林城。”
  
      “那位‘告死鸟’估计是发现了我身上的不对劲,才会两次放过我,他已经惹上了‘贯穿之刺’的神灵,自然不会在招惹另外一位了。”
  
      “相信我,这一次我说的是真的。”
  
      撒克利说着,就要挣脱秦然的手掌,但是却被秦然反手又给了一枪托。
  
      “你说你是林城那位神灵的人?”
  
      “证据呢?”
  
      秦然冷声问道。
  
      “我是被冕下派出,潜伏在‘贯穿之刺’内的间.谍,为了安全,任何有关我的信息都已经被删除了。”
  
      “不然的话,根本瞒不过‘贯穿之刺’里的那位。”
  
      “哪怕那位曾经身受重伤,无法直面任何一位冕下,但和我们相比,那位仍然是高不可攀的。”
  
      撒克利继续苦笑道。
  
      “也就是说没有了?”
  
      秦然面色不善的说道。
  
      “我没有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但我可以告知你‘贯穿之刺’想要干什么,用此来证明我的身份……”
  
      “够了!”
  
      撒克利尽力解释着,可秦然根本没有听下去的意思,在对方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又是一枪托打在了撒克利的脸上。
  
      “我不想要知道‘贯穿之刺’想要干什么!”
  
      “我只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
  
      “你知不知道?”
  
      一边低吼着,秦然一边好似发泄般,用力的击打着撒克利的脸。
  
      不一会儿,撒克利就满脸青肿。
  
      可以肯定,如果撒克利不是一个半妖的话,这个时候绝对已经死了。
  
      不过,就算是半妖也是有痛感的。
  
      撒克利呲着牙,倒吸着凉气,但却极力以平缓的语气说道:“随着艾布耐的死亡,现在的你,不论做什么‘贯穿之刺’都不会放过你了。”
  
      “与其这样……”
  
      “我们还不如搏一把!”
  
      “而且,恰好我有一个计划!”
  
      双眼肿胀着的撒克利看着秦然,准备说出自己的计划了。
  
      如果说之前撒克利还有一丝犹豫的话,随着秦然这顿发泄般的打击,撒克利却更加愿意相信秦然了。
  
      因为,他清晰的在秦然身上感受到了那种愤怒的感觉!
  
      并不是凭借所谓的经验,而是他的血脉给予了他这样的感知。
  
      所以,撒克利认定了眼前的秦然就是真实的。
  
      真实的再为‘告死鸟’干掉艾布耐而愤怒。
  
      真实的再为自己从巅峰跌入谷底处境而愤怒。
  
      这样的愤怒实在是太美好了。
  
      至少,他可以暂时多出一个真正的盟友。
  
      “什么计划?”
  
      “你先说出来,如果可以的话,我才会选择!”
  
      “不然……”
  
      “我宁肯去逃亡!”
  
      “该死的福特,竟然给了我这样一个烂摊子。”
  
      秦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般盯着撒克利。
  
      “当然!”
  
      “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
  
      “还记得我说过的拍卖会吗?”
  
      撒克利又一次的提起了所谓的拍卖会。
  
      “拍卖会?”
  
      “我可不认为一场拍卖会会让我的现状有所改变!”
  
      “而且,你确认你现在嘴里说的拍卖会和你之前说的拍卖会是一样的吗?”
  
      秦然皱着眉头看着对方。
  
      “一样!”
  
      “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
  
      “我说的并不是谎言!”
  
      撒克利很认真的说道,当他看到秦然脸上浮现的犹豫时,马上抛出了所掌握的底牌。
  
      “一场拍卖会当然不会让你的现状有所改变,但是它会给予你改变的机会——尤其是当它出现了‘大沼’关注的物品时,你认为会出现什么情况?”
  
      秦然双眼一眯。
  
      ‘大沼’关注的物品!
  
      当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然脑海中一直困惑他的问题,瞬间解开了。
  
      ‘大沼’为什么会这么放任这些人在自己的地盘上胡来?
  
      应该就是为了对方嘴中所说的这件物品。
  
      那么……
  
      “这件物品是什么?”
  
      秦然径直的问道。
  
      “这件物品是……”
  
      不自觉的撒克利拉长了语调。89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