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合作愉快
【触发特殊事件:急促的拍卖】
  
  【急促的拍卖:你与撒克利的合作拍卖,即将开始了,而这必将引来炎城与炎城之外诸多存在、势力的目光……】
  
  【根据玩家行为,判定为自成一方阵营。.更新最快】
  
  (标注1:特殊事件中,玩家表现越好,评价越高)
  
  (标注2:玩家表现,包括但不限于战斗)
  
  ……
  
  “急促的拍卖?”
  
  秦然自语一声后,微微摇了摇头。
  
  时间上或许急促,但是准备上却并不急促。
  
  事实上,自从他进入到眼前的副本世界开始,布局就已经在准备了,与撒克利的‘合作’拍卖也只是因为赶上了恰当的时机罢了。
  
  简单的说,没有撒克利,秦然也有着自己针对‘贯穿之刺’的计划。
  
  而现在?
  
  只不过是让这个计划变得更加直接,并且,拉入了更多的‘进场者’。
  
  对于‘林城之神’这位‘进场者’,秦然不意外。
  
  同一座城市的‘神灵’间,会因为不同的立场而明争暗斗,更加不用说是不同城市之间了。
  
  争斗是必然的。
  
  哪怕表面上是一团和气的。
  
  “‘林城之神’……”
  
  秦然轻轻敲击着椅背扶手,思考着这位‘进场者’。
  
  有关这位‘林城之神’,秦然知道的并不多,但这并不妨碍秦然去了解对方。
  
  而且……
  
  秦然拥有一位十分恰当的‘人’选。
  
  ……
  
  山脚街,某处幽静的公共庭院内,变回本来面目的秦然和老探长坐在一张黑色的长椅中,静静的等待着。
  
  不同于炎城其它街区公共区域的人满为患,在富人聚集的山脚街,人们更习惯的是待在自己家的庭院内享受着私密,而不是来到公共区域,将自己暴露在其他人的视野中,即使事实上周围除去巡逻的警察外,几乎没有人。
  
  连续的两队巡警经过公共庭院,带着诧异的目光扫过秦然。
  
  不过,有着老探长在,却没有任何一个上前询问。
  
  做为炎城资历最老的探长,欧克或许没有太大的实权,但是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名声。
  
  至少,大部分的年轻警察们都知道这么一位身份特殊的探长。
  
  “已经一个小时了!”
  
  “你真的还要继续等下去?”
  
  老探长皱着眉头问道。
  
  “你将我的信送到了吗?”
  
  秦然问道。
  
  “送到了,可是……”
  
  “相信我,‘大沼’比你想象中的要平易近人的多,他对整个城市或许有所松懈,但他不会无视登门拜访的人。”
  
  老探长解释的话语,被秦然微笑着打断。
  
  看着面带笑容的秦然,老探长十分想要告诉秦然,那座山顶庄园看门人的盛气凌人,可最终老探长再次皱了皱眉,没再继续说什么。
  
  老探长很清楚自己对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了解有多么的不足。
  
  在这样的前提下,老探长不会做出任何鲁莽的评价。
  
  即使心中有着怀疑。
  
  因此,当突兀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的时候,老探长整个人一惊。
  
  “2567,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了解我。”
  
  “嗯?!”
  
  老探长下意识的就要拔枪,但是却发现秦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后,老探长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
  
  “你们这样的存在是不是都很喜欢吓唬人?”
  
  “之前是2567不声不响的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内,让我去送信。”
  
  “现在是艾利特尔加阁下您……”
  
  “拜托,我已经不是那种可以随意开玩笑的年纪了。”
  
  老探长嘴里说着,却满是惊讶的打量着从庭院一处走出来的‘大沼’。
  
  很显然,这位老探长在惊讶着‘大沼’的年纪。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这位老探长惊讶于‘大沼’和秦然相似的气质,一样的瞳色。
  
  黑色!
  
  神秘,而又深邃。
  
  放在秦然、‘大沼’的身上,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感觉。
  
  似乎……
  
  能够吸引人的灵魂。
  
  老探长费了相当的工夫才将自己的视线挪开。
  
  “抱歉。”
  
  “我不是有意的。”
  
  随着这样客气的话语,‘大沼’一瞬间就变得普通起来,宛如街道上随意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
  
  这样的变化,没有让老探长惊讶。
  
  最近一段时间,见识过太多惊人变化的老探长,早已经习惯了。
  
  所以,他知道一些事情是他能够参与的,一些事情则不能。
  
  “我去那边等你们。”
  
  不需要秦然开口,老探长就径直走向了庭院的一角,随手点燃了一支香烟,不再关注这里会发生什么了。
  
  “很不错的人。”
  
  面对着知趣的老探长,‘大沼’赞赏道。
  
  “那是因为你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
  
  “不然的话,就算面对‘大沼’你这位炎城的神灵,他也会有着拔枪的勇气。”
  
  秦然同样不吝啬对于老探长的赞赏。
  
  “他在保护炎城,不是吗?”
  
  ‘大沼’笑了起来。
  
  “是啊,他在保护炎城。”
  
  “你呢?”
  
  秦然问道。
  
  “炎城早已和我合二为一了,我自然会保护着它。”
  
  ‘大沼’这样的回答道。
  
  “你和炎城合二为一,我知道。”
  
  “但我却没有感受到你所说的保护。”
  
  “你有着能力扭正一切,却又放任自流,抱歉,我不是神灵,我不懂神灵的想法,但这至少……”
  
  “和我想象中的差了太远。”
  
  秦然继续的说着。
  
  “所以,你没有亲自登门,而是让那位老探长来试探我?”
  
  “我曾经说过吗?”
  
  “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的话,我还以为我会多出一个兄弟。”
  
  “谨慎、多疑,却又会相信他人。”
  
  “你的性格,你的血脉,和我类似,但我们终归是不同的,我的做法,也许在你看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但在我看来却是最恰当的。”
  
  “毕竟,我不是孤家寡人。”
  
  ‘大沼’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
  
  秦然看着对方。
  
  足足数秒钟后,秦然才摇了摇头。
  
  他没有看出任何的东西。
  
  但他知道,‘大沼’是有所隐瞒的。
  
  不过,秦然并不会气愤。
  
  就如同‘大沼’说的那样。
  
  他们都是谨慎、多疑的。
  
  对于自己真实的想法,在任何时候,总是会有所保留。
  
  可这样的保留,并不会影响一些其它事情。
  
  “合作吗?”
  
  秦然问道。
  
  “我出现在这里,还不够明显吗?”
  
  ‘大沼’反问着。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开口道。
  
  “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