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夜,风起
    时间一连过去两天。
  
      而在这两天中,伊森亨特的名字开始越发的响亮了。
  
      随着底盘不断的扩大,普通人中也已经开始流传着有关这个‘怪兽’的恐怖传说,哪怕他的长相并不可怕,但也逐渐的成为了炎城‘凶恶’的代名词。
  
      对此,秦然毫不在意。
  
      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他想要的。
  
      “大人,按照您的吩咐,邀请函已经送了出去。”
  
      “请您放心,所有人都会前来参加。”
  
      凯里、克雷两人毕恭毕敬的站在秦然面前,汇报着秦然吩咐的任务。
  
      虽然送邀请函这样的任务,两人是第一次做,但是‘强迫他人’的事情,他们可是驾轻就熟的。
  
      至于这样做会坏名声?
  
      德林街出身的两人,可不会在乎什么坏名声。
  
      相反,这样的坏名声在两人看来,就是一种实力的表现。
  
      如果可以的话,两人恨不得时时刻刻的耀武扬威。
  
      当然了,在秦然面前,两人温顺的和小猫差不多。
  
      因为,两人知道,他们的一切都是由眼前的男人身上得来的。
  
      既然能够让他们得到,就能够让他们失去。
  
      而眼前的男人到了那个时候,可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对此,见识过秦然狠辣的两人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尤其是最近一两天,秦然身上的气势越发的强盛。
  
      高傲如山。
  
      冷冽如刀。
  
      他们即使只是看着,都会感到一种莫大的压力。
  
      所以,在秦然的面前,越发的谨小慎微,力争不犯任何错误。
  
      “会场呢?”
  
      秦然问道。
  
      “会场选择了德林街的大剧院——下面的人正在努力的收尾,天黑之前,一切都会准备妥当。”
  
      凯里回答道。
  
      接着,没有等秦然询问,克雷就抢先说道:“会场周围都是我们的人,都配备了强火力,任何敢在那里放肆的人,我都会把他们撕成碎片。”
  
      “嗯。”
  
      秦然点了点头,就仿佛是陷入了沉思,不再说话了。
  
      顿时,办公室内的气氛突然的安静下来。
  
      凯里、克雷大气都不敢出的站在那里,各自思考着,自身是否出现了什么纰漏,但思来想去,两人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过,这并没有让两人长出了一口气。
  
      相反的,两人越发的胆战心惊起来。
  
      他们担心自己无意中做得事情冒犯了眼前的大人。
  
      但值得庆幸的是,几秒钟后,秦然主动打破了沉默。
  
      “凯里你去街道口等待迎接那些宾客。”
  
      “克雷你去护送所有物品前往会场。”
  
      秦然说道。
  
      “是,大人。”
  
      两人忙不迭的点头,并且,马上的行动起来。
  
      秦然则继续坐在椅子中沉思。
  
      在阴影中,一只眼睛,正一丝不落的将这一切传递给了撒克利的‘合作者’。
  
      “看起来,我们的伊森亨特阁下正在思考着超出你想象中的事啊!”
  
      端坐在一张真皮沙发内,这位合作者轻声感叹着。
  
      “贪婪,永远是最大的‘罪’。”
  
      “但,也永远是最好的合作者。”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这样的。”
  
      又是一身笔挺西装的撒克利,靠在墙边,摇晃着就被,嗅着杯中略带酸涩感的红酒,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所以,你真打算要孤注一掷了?”
  
      ‘合作者’问道。
  
      “这是一个机会!”
  
      “对我来说,是。”
  
      “对你来说,也是。”
  
      “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放过。”
  
      撒克利说着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红酒,然后一抬手,手中的酒杯,就这么的飞到了桌子上。
  
      然后,撒克利一言不发拿起了脚边的箱子,向外走去。
  
      他不需要询问。
  
      对方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啊,不该放过。”
  
      “谁又愿意一直被奴役?”
  
      ‘合作者’看着撒克利的背影点了点头,喃喃自语着看向了窗外的夕阳。
  
      夕阳,赤红。
  
      如,燃烧的血。
  
      血已沸腾。
  
      魂已呐喊。
  
      剩下的……
  
      交给命运吧!
  
      命运啊!
  
      垂怜我们这样执着的人吧!
  
      请垂怜我们吧!
  
      我们在向你祈祷。
  
      请垂怜我们吧!
  
      我们将为你付出所有。
  
      ‘合作者’的耳边又一次响起了许久没有听到的歌声。
  
      他哈哈哈大笑。
  
      径直的笑出了眼泪。
  
      命运?
  
      狗屁!
  
      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大沼!”
  
      “来吧!”
  
      “到了最后的时刻了!”
  
      ‘合作者’嘶吼着。
  
      ……
  
      夜风,渐起。
  
      当最后一抹阳光消失的时候,一辆又一辆的豪华轿车驶入了德林街。
  
      街道上,平日里混迹的人早已消失不见,剩下的是一支超过百人,身穿黑色西装的队伍。
  
      他们以每隔五米站立一人的方式站在德林街两边,目送着一辆辆豪车。
  
      而坐在车内的人,也都注视着这些高大、健壮,眼神锐利的汉子们,特别是腰间鼓鼓囊囊的地方,更是引人瞩目。
  
      但马上的,这些人的目光就被街道尽头的两栋小楼吸引了。
  
      说是小楼有些不太确切。
  
      因为,这两栋小楼完全没法住人。
  
      由实木、钢铁,临时搭建而成的它们,只有一个功用:摆放机载机炮。
  
      探照灯下,黑黝黝的枪身越发冰冷、骇人。
  
      不少豪车内都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
  
      哪怕是防弹玻璃也无法阻挡这样的惊呼,就好似防弹玻璃也挡不住机载的机炮一样。
  
      同样换上了一身干净西装的凯里,笑容满面的听着这样的惊呼,然后,微笑不变的迎接着这些客人。
  
      这可是大人特意吩咐招待的客人,他当然不会失礼。
  
      至于这些客人是否会失礼?
  
      那关他什么事?
  
      他就是一个迎宾。
  
      豪车中走下来的宾客,大都是男女一组。
  
      女士们看着那挂着黄橙橙、金灿灿弹链的机载机炮腿肚子一阵发软,走路都需要男伴们搀扶。
  
      男士们虽然比女士们稍强,但是也强不到哪里去。
  
      一个个面色苍白。
  
      大都是强撑罢了。
  
      不过,随着跟在凯里身后走进了德林街的大剧院后,这些男士也有些强撑不住了。
  
      恶臭!
  
      血腥的恶臭!
  
      即使是用油漆、香料遮掩,也难以彻底遮挡。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越发的刺鼻难闻。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不是去拍卖场吗?”
  
      一位男士忍不住的问道。
  
      “这里是德林街的大剧院,也就是这次的拍卖场!”
  
      凯里回答着。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拍卖场!”
  
      那位男士捂着鼻子,皱眉道。
  
      “这位先生,请您相信我,如果你不想成为这里的一份子,那么,您就会习惯这里的规矩——大人说的话就是一切!”
  
      “不容质疑!”
  
      “不容反驳!”
  
      “不要询问我,质疑、反驳的后果,我刚刚已经说过了。”
  
      凯里微笑依旧,脚步不停,话语越发清晰的说着。
  
      当他说完后,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大剧院的大厅。
  
      不需要凯里亲自动手,一位帮派成员就推开了大门。
  
      顿时,刺目的灯光晃动着每一个站在走廊内宾客的双眼。
  
      当他们的视线恢复正常时,一个个再次的惊呼出声。
  
      他们看到了什么?
  
      黄金的舞台!
  
      黄金的座椅!
  
      在耀眼的灯光下,猩红的地毯上绽放着属于金子的独特光辉。
  
      凯里扫过那些宾客惊讶的神情,心底满意极了。
  
      他知道,他的工夫没有白费。
  
      因此,凯里更是挺直了腰背。
  
      “各位,请拿好你们的邀请函。”
  
      “在邀请函的里面有着座位的号码,请按号就坐——我已经提醒过诸位,这里的规矩了。”
  
      “所以,请诸位不要让我感到为难。”
  
      说完,凯里似模似样的学着印象中贵族的方式微微一欠身后,就向着大厅的一侧走去。
  
      他的任务不单单是迎接这些宾客。
  
      一会儿的拍卖会,还需要他来主持。
  
      而现在,他需要再次熟悉那份拍卖名单。
  
      虽然在这之前,他就已经背了不下十遍,但是事到临头,凯里忽然发现,他需要再多背诵两遍。
  
      不然的话,在拍卖开始前的这段时间,他会被内心的急躁折磨疯的。
  
      一旁刚刚将所有物品都押送到会场的克雷,无视着走进来的凯里,点燃了一支烟卷,貌似悠闲的抽着烟。
  
      “该死!”
  
      “别在这里抽烟!”
  
      “你知道周围的东西都是什么吗?”
  
      “你的烟灰一旦落在上面,就会为大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内心急躁的凯里,本就和克雷是老对头,这个时候抓住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发泄的机会。
  
      “白痴!”
  
      “你难道看不到它们每一个都放在保险箱里吗?”
  
      “你见过有能够将三寸钢板烫穿的烟灰?”
  
      克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闭嘴!”
  
      “一会儿难道不需要打开保险箱吗?”
  
      凯里呵斥着。
  
      克雷愣了愣,略带懊恼的将烟卷扔在了地上,用脚狠狠踩灭。
  
      然后,两人大眼瞪小眼的都不说话了。
  
      足足一分钟后,凯里才一把揪开衣领,长长的出了口气后,将手伸到了克雷的面前。
  
      “干什么?”
  
      克雷一怔。
  
      “给我一支烟。”
  
      凯里闷声闷气的说着。
  
      克雷看着凯里,没有忍住的笑出了声。
  
      “哈哈哈!”
  
      笑声中没有过多的讥讽,有着的只是一种轻松,然后,一支香烟递到了凯里的手中,克雷还十分罕见的给凯里点了火。
  
      之后的几分钟,两人就这样在后天吞云吐雾。
  
      一连抽了两支香烟后,克雷突然开口问道:“有人联系过你吗?”
  
      “有。”
  
      凯里沉默了两秒,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
  
      克雷问道。
  
      “你答应了?”
  
      凯里反问道。
  
      没有谁给予肯定的回答,但两人早已心知肚明。
  
      好处,谁不想要。
  
      但和好处相比较,小命更加的重要。
  
      命都没了,什么好处都是假的。
  
      踏、踏踏。
  
      熟悉的脚步声响起,两人马上蹿了起来,将手中的烟蒂扔在了地上,迅速的踩灭后,一齐转身,躬身道:“大人。”
  
      “开始吧。”
  
      走进来的秦然扫视了两人一眼后,淡然的说道。
  
      “是,大人。”
  
      两人一同回答着。
  
      凯里迅速整理着衣装,克雷则从秦然的手中接过了保险箱的钥匙。
  
      咔!
  
      第一个保险箱被打开了。
  
      咚!
  
      第一声敲击,在德林街大剧院内响起。
  
      拍卖,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