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灰色的‘人’
    第三十二章灰色的‘人’
  
      虚影的巨大头颅还未跌落地面,就连带着那身躯一起,在一阵风中烟消云散了。
  
      虚影消失了。
  
      吹散了虚影的风,却没有消失!
  
      相反,它越发的畅快了。
  
      就犹如是一次酣畅淋漓的发泄。
  
      在大厅内所有跪倒在地的人眼中,它从无形变为了有形。
  
      灰色!
  
      翻滚旋转的灰色。
  
      上一刻它还徐徐吹过。
  
      这一刻它就锐利如刀。
  
      下一刻它又狂暴无边。
  
      变幻!
  
      不停的变幻!
  
      从未有一刻的停歇。
  
      即使它变为了一个人!
  
      灰色依旧在不停的翻滚,遮挡着对方的面容、身躯,让对方看起来就好似是一团灰色的聚集物。
  
      有着的只是一个‘人’的外表形态罢了。
  
      面对着这样一个人,大厅内所有人都从心底泛起了惊惧。
  
      一股远比如龙似蛇虚影出现时,更加强烈的本能‘袭击’着这些人。
  
      他们一个个从灵魂深处升起了……
  
      战栗!
  
      当那个‘人’走过他们身边时,没有一个人敢于抬头直视,一个个的都匍匐在地上,以头顶触地。
  
      不是臣服。
  
      而是……
  
      唯命是从!
  
      最简单直接的,位于食物链顶端生物,走过低端生物旁时,后者完全贡献出自己一切所有的唯命是从。
  
      踏、踏踏!
  
      一步、一步。
  
      灰色的‘人’每走出一步,这些人的心就跟着一跳。
  
      每一次跳动,就消磨着他们仅有的意志。
  
      当灰色的‘人’走到了爆炸的舞台前时,大厅内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以空洞无神的双眼匍匐在那里,好像是一座座的雕像。
  
      他们的呼吸。
  
      不自觉的消失了。
  
      在这样的人群中,如果有着一个人是正常的,那就太显眼了。
  
      因此,贝奇显露了出来。
  
      脸色苍白、口吐鲜血的贝奇从藏身的阴影中翻滚在地上,全身不断的抽搐,一副随时断气的模样。
  
      可他却梗着脖子,瞪着双眼。
  
      “‘贯穿之刺’!”
  
      “你这是在挑起战争!”
  
      贝奇咬牙切齿的低吼着。
  
      而这样的吼声,似乎是耗尽了他最后的生命力一般,在话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整个人就瘫倒在地,没有了声息。
  
      灰色的‘人’根本没有理会贝奇的喊声。
  
      一只色厉内荏的狗冲你狗吠时,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在意。
  
      更加不用说,这只狗已经成为了死狗。
  
      灰色的‘人’,他的眼中只有那一根细细的长须。
  
      说是细,那也只是相较于长须本身的长度而言,食指上,这根长须足有成年男子手臂粗细。
  
      还是非常健壮的那种。
  
      哼!
  
      目光扫过那根长须,灰色的‘人’突然发出了一声冷哼。
  
      随着这声冷哼,长须上一阵颤抖。
  
      在岁月腐蚀下,仅残余的一点灵性,就这么消失了。
  
      剩下的就是单纯的长须。
  
      以及长须本身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正是灰色的‘人’需要。
  
      所以,他抬起了手。
  
      但,马上的这只手就停顿了在半空中。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去动别人的东西!”
  
      年轻的声音中,年轻的容貌就这么凭空出现在灰色‘人’的面前。
  
      “大沼!”
  
      灰色的人看着那熟悉的面容和非同一般成熟的气质,第一次开口了。
  
      声音就好像是狂风咆哮。
  
      而且,还真的还带起了一阵狂风。
  
      不过,‘大沼’摆了摆手,这阵凭空出现在大厅内的狂风就这么的消失了。
  
      不仅是狂风消失了。
  
      就连之前失去了气息的人们也一一恢复了正常,包括贝奇。
  
      “冕下!”
  
      恢复了意识的贝奇在看到‘大沼’的刹那,立刻单膝跪地的。
  
      “冕下!”
  
      周围的人在一愣后,纷纷跪拜在地。
  
      不同于刚刚的强迫,这一次完全是出于尊敬。
  
      随着财富的积累,身份的变化,这些人早已接触到了炎城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例如:妖魔。
  
      例如:最初的炎城。
  
      例如……
  
      炎城真正的掌管者。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疯狂的追逐与艾利特尔加相关的珍宝。
  
      艾利特尔加就是‘大沼’。
  
      这样的秘密,在炎城的小圈子内早已不是秘密了。
  
      “哼!”
  
      “虚伪的怜悯。”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改变。”
  
      灰色的‘人’再次冷哼,非常不屑的评价着。
  
      “你不也一样吗?”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是这样的暴虐,而又富有野心。”
  
      ‘大沼’摇了摇头。
  
      “我们怎么一样?”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变强!”
  
      “而你?”
  
      “不过是依仗着天生的优势,再吃老本罢了!”
  
      “大沼,看着我从一个你随意可以碾压的凡人,变成了和你同等级的‘神灵’!”
  
      “你有什么想法吗?”
  
      灰色的‘人’以一种得意、炫耀的口吻,质问着大沼。
  
      而‘大沼’却摇了摇头。
  
      “你废话太多了。”
  
      ‘大沼’说着就消失在了原地。
  
      同样消失的还有灰色的‘人’。
  
      不过,不同的是,‘大沼’是主动消失的。
  
      而灰色的‘人’则是被击飞的。
  
      砰!
  
      空气凝结了一秒钟后,才传来了大厅天花板破裂的响声。
  
      灰色的‘人’被击飞到了半空,身躯上不停流转的灰色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滞涩,可被击飞的灰色‘人’非但没有慌张,反而哈哈哈大笑起来。
  
      “你竟然离开了大地,来到了天上?”
  
      “你知不知道……”
  
      “这么一来,你就死定了!”
  
      略带欣喜、杀意的话语声中,灰色的‘人’笑得越发的开怀了。
  
      “我说过,你废话太多了。”
  
      ‘大沼’的声音出现时,大沼的手指就轻点在了灰色的‘人’身上。
  
      啪!
  
      一声脆响。
  
      灰色破裂了。
  
      如同是一个被剥下的鸡蛋壳,灰色从对方的身上脱落。
  
      灰色的‘人’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可‘大沼’在看到对方的真实面目时,却不由一怔。
  
      因为,在灰色的外壳下,根本不是‘贯穿之刺’的首领:阵。
  
      而是……
  
      ‘林城之神’!
  
      ……
  
      “开始了!”
  
      撒克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是啊。”
  
      秦然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从椅子中站起来的撒克利。
  
      在两人的脚下,一个莲花般的植物正在缓缓的枯萎着,两人被遮掩的气息,很快就会被‘大沼’、‘林城之神’发现。
  
      因此,撒克利知道自己要加快了。
  
      “伊森.亨特阁下,和您的合作真是很愉快。”
  
      “所以……”
  
      “您可以去死了。”
  
      撒克利说着,暗藏在手中的刀,径直刺穿了秦然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