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五章 响应
看着面带疑惑、惊讶和不解的‘贯穿之刺’首领,‘大沼’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当秦然找到他提出合作的时候,‘大沼’就知道一定会有所收获。
  
  毕竟,有着撒克利这位‘合作者’在,他们已经不是料敌先机了,而是完全的掌控了敌人的一举一动。
  
  ‘林城之神’伪装成‘贯穿之刺’的首领。
  
  而秦然则依靠着他的帮助,伪装成他面对那位‘林城之神’。
  
  ‘大沼’的脑海中已经能够想象的到他那位老朋友看到秦然的庐山真面目时,究竟是何等的惊讶了。
  
  一定就如同眼前的‘贯穿之刺’首领。
  
  自认为击破了炎城地脉的节点,但实际上击破的只是一个陷阱,真正的地脉节点还完好的在他身后。
  
  简单的说,‘大沼’在地脉节点前,制造了一个假的地脉节点。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对‘大沼’来说,这真的是轻而易举。
  
  炎城,对于‘大沼’来说,就像是家一般。
  
  改变家中的摆设,对于这个家的主人来说,又有什么难的?
  
  更何况,面对的还是‘贯穿之刺’这样从来没有‘家’的家伙。
  
  呼!呼!
  
  ‘贯穿之刺’的首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如同狂风一般的喘息声,呼啸在地下,他双眼紧盯着‘大沼’,沉声问道:“这是陷阱?”
  
  “嗯。”
  
  “针对你的。”
  
  “假如是‘林城之神’的话,他还是有可能发现端倪的。”
  
  “而你?”
  
  ‘大沼’的话没有说完,只是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
  
  ‘大沼’的话语、行为没有丝毫的轻视,但在‘贯穿之刺’首领眼中却是饱含讥讽。
  
  事实上,也是如此。
  
  不同于现世内任何一位‘神灵’。
  
  依靠屠神方式成为‘神灵’的‘贯穿之刺’首领在某些方面,有着先天性的不足。?·?K?A看N?S?H?U看·C?C?
  
  “你以为你赢定了吗?”
  
  “你以为你知道一切?”
  
  ‘贯穿之刺’首领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刚刚出人意料的陷阱,让他的伤势颇重,但还达不到致命的程度。
  
  而在成为‘神灵’后,只要不是真正的致命伤势,对于‘贯穿之刺’的首领来说,都是不在乎的。
  
  或许和其它‘神灵’相比,他有着先天性的不足。
  
  但在另外一方面,却有着其它‘神灵’难以比拟的优势。
  
  例如:治疗!
  
  他只需要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够卷土重来,根本不需要大张旗鼓的调动资源或者举行祭祀。
  
  当然,想要去大沼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并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有所准备。
  
  “没错,输赢不到最后一刻,很难判断。”
  
  “可你的布置,从‘贯穿之刺’的人混入到炎城,再到一些炎城高层的家属被绑架,还有你们在炎城几个重要部门存放炸弹。”
  
  “这些事情,我差不多都知道了。”
  
  ‘大沼’微笑依旧。
  
  ‘贯穿之刺’首领则大笑出声。
  
  “你看到的只有这些?”
  
  “‘林城之神’呢?”
  
  “还有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呢?”
  
  “你真是太浅薄了!”
  
  ‘贯穿之刺’首领的笑声一如既往的张狂。
  
  因为,对方法自认为找到了反击的方式。
  
  “你的炎城即将毁灭!”
  
  “而你?”
  
  “也即将随着毁灭的城市陨落在此地!”
  
  ‘贯穿之刺’首领大声宣布着。
  
  而‘大沼’还是微笑的看着对方。
  
  “你忘了我的那位盟友了吗?”
  
  ‘大沼’提醒着对方。
  
  “盟友?”
  
  “别开玩笑了,你怎么会有能够拖住‘林城之神’的盟友?”
  
  “你只不过是用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法子让他暂时无法出现,又或者是那家伙想要看着你和我两败俱伤罢了!”
  
  ‘贯穿之刺’首领一怔,下意识的选择了不相信。
  
  众所周知的,‘大沼’并没有相同级别的、亲密关系的朋友或者盟友。
  
  如果有的话,他们也不会选择‘大沼’做为目标了。
  
  “是啊,我也很惊讶。”
  
  “不过,你应该感谢他。”
  
  “不然的话,你认为你为什么还能够活到现在?”
  
  “他要的是一个活着的你。”
  
  “而我?”
  
  “要将你尽可能完好的送给他!”
  
  ‘大沼’说着就动了。
  
  昂!
  
  一声龙吟中,如龙似蛇的虚影再次显现。
  
  可与拍卖场内虚影不同的是,这道虚影要更加的凝实,还拥有着那个虚影不曾拥有的高贵。
  
  没错,就是高贵!
  
  那是一种来自血脉深处,从骨子里蔓延而出,让凡人不自觉自惭形秽的高贵。
  
  而且,这股气质明显影响到了‘贯穿之刺’的首领。
  
  他一个愣神,就被如龙似蛇的虚影淹没了。
  
  ……
  
  噗!
  
  【狂妄之语】巨大的剑锋,将眼前面容冷酷而又阴鸷的‘林城之神’一剑两断。
  
  鲜血飘散!
  
  脏器飞溅!
  
  可……
  
  ‘林城之神’并没有死亡。
  
  虽然这位‘神灵’的气息急速的衰弱着,但这并不妨碍这位‘神灵’瞪起双眼,怒视着秦然。
  
  “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林城之神’怒吼着。
  
  然后,他的身躯开始急速的液化,以包裹的方式,向着秦然袭来。
  
  浓郁的恶臭。
  
  翻腾的液体。
  
  不停闪现的瘟疫判定,都在告诉着秦然,液化后的‘林城之神’多么的危险。
  
  不过,刚刚斩出一记【狂斩】的秦然却在心底松了口气。
  
  液化的敌人。
  
  或者说只要能够沸腾、蒸发的液体,即使其中带着致命的瘟疫,秦然都是无所畏惧的。
  
  因为,他拥有着【恶魔燃烧术】和【瘟疫骑士锻体术】!
  
  呼!
  
  火焰自秦然的左手燃起,
  
  燃尽身躯,焚烧灵魂的恶魔之炎在与液化的‘林城之神’接触的一瞬间,就让对方蒸发大半。
  
  吞噬绝望,绽放希望的‘瘟疫之力’则再次开始了又一次的吸收。
  
  很快的,液化的‘林城之神’就消失无踪。
  
  但秦然却是眉头一皱,透过残破的剧院墙壁,看向了炎城的西面。
  
  在那里,刚刚消失的‘林城之神’再一次的出现。
  
  出现在了一群手下的正中央,正用阴沉的眼神回视着秦然。
  
  这位明显受到重创的‘林城之神’咬牙切齿的看着秦然。
  
  “我要让你粉身碎骨!”
  
  ‘林城之神’一字一句的说道。
  
  然后,这位‘神灵’重重的一挥手。
  
  顿时,近百的随行手下就分出大半,向着秦然发动了冲锋。
  
  他们每一个都是精锐。
  
  每一个都有着特殊的血脉。
  
  每一个都能够做到以一敌十。
  
  甚至有几个可以做到以一敌百,再加上来自神殿内的秘法道具,更是让他们如虎添翼。
  
  所以,他们是骄傲的。
  
  他们以自己身为林城的王牌军队而自豪。
  
  他们对‘林城之神’的命令万死不辞。
  
  迅速的,这些人就将秦然包围了,可面对着这样虎视眈眈的军队,秦然却抬起头看向了越发漆黑的天空。
  
  这是,日出前,最黑暗的时分:黎明。
  
  “时间,刚刚好。”
  
  他低声自语着。
  
  漆黑中,一点光辉闪烁。
  
  如星辰璀璨。
  
  如剑光绚烂。
  
  踏、踏踏!
  
  马蹄声踏破空气。
  
  呜、呜呜!
  
  号角声撕破寂静。
  
  下一刻
  
  一支骑兵踏空而来。
  
  一面燃烧的旗帜迎风而展。
  
  恶魔的头颅在夜幕下怒吼。
  
  忠诚的骑士们响应呼喊而来。
  
  “燃烧”
  
  “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