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素斋
    面皮松弛、垂垂老矣的僧人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意思。
  
      从碎石小路的一侧,一直走到秦然的面前,才停下了脚步。
  
      对方抬着头,用浑浊的双眼看着秦然,然后,目光看向了坦娅与克娜。
  
      “大师。”
  
      半妖收敛了脸上的桀骜,很恭敬的行礼着。
  
      坦娅也不例外。
  
      甚至,比半妖的礼仪还要标准。
  
      不过,老僧却是向旁边一闪,躲开了坦娅的行礼。
  
      “‘神灵’不该向凡人行礼,即使心存感激。”
  
      老僧声音缓慢之极的说道。
  
      “可妈妈告诉过我,对于帮助过我的人,一定要牢记在心,不忘礼仪。”
  
      坦娅很认真的说着。
  
      “你的母亲……”
  
      老僧刚开口,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坦娅趁着老僧开口的时候,径直行了一礼。
  
      “和你的母亲一样执拗。”
  
      老僧苦笑了一声。
  
      而坦娅则向老僧吐了吐舌头,就用一种欣喜的口吻,向着老僧介绍着秦然。
  
      “大师,这位是2567。”
  
      “是我的好朋友!”
  
      坦娅给予了秦然一个定位。
  
      秦然眉头皱了皱,并没有反驳。
  
      坦娅的善意令秦然无法反驳,虽然事实上,两人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是寥寥无几。
  
      “很高兴,再次看到你。”
  
      老僧笑了起来,脸上的褶子一层层的叠起,让对方看起来越发的苍老,可也越发的和善。
  
      “没有告知,就冒然进入,失礼了。”
  
      秦然微微欠身,以示歉意。
  
      这样的歉意并不是虚伪的。
  
      假如不是之前的一幕太过惊人的话,秦然一定会按照正常的礼仪而来。
  
      毕竟,罗生寺不是敌人。
  
      而在不是敌人的前提下,双方的交谈是极为轻松的。
  
      当数句寒暄过后,老僧直接向秦然发出了邀请。
  
      “我这里准备了早餐,2567不介意的话,一起来吧。”
  
      “当然,只是简单的素斋。”
  
      老僧说道。
  
      “素斋?”
  
      “好的。”
  
      秦然一愣后,就点头答应下来。
  
      罗生寺的早餐是在一侧的偏殿进行的。
  
      一起早餐的人数也只有秦然、老僧、坦娅和克娜。
  
      其中,克娜承担了服务生的任务。
  
      坦娅原本也想要帮忙的,可却被老僧阻止了。
  
      但坦娅可不是一个听话的女孩。
  
      表面上答应了,却很快就偷溜了出去,和刚刚的情形简直是一模一样。
  
      坐在矮几后的老僧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似乎很清楚坦娅的变化?”
  
      秦然问道。
  
      秦然不是瞎子,从刚刚老僧出现,到与坦娅的对话,他不仅可以肯定老僧和坦娅的关系非同一般。
  
      而且,对于坦娅的变化更是了然于胸。
  
      “年纪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
  
      “一些常人看来奇怪不已的事情,就变得不奇怪了。”
  
      “更何况……”
  
      “还是有关你和‘大沼’冕下的事情。”
  
      “而这里是炎城。”
  
      “‘大沼’冕下的炎城。”
  
      老僧端坐在那里,笑着回答着。
  
      “你和‘大沼’是?”
  
      秦然双眼凝视着老僧。
  
      虽然老僧并没有说出什么实质的内容,但是最后一句话暗藏的信息却是显而易见了。
  
      “和2567你类似吧。”
  
      老僧给予了这样的答案,然后,没有等秦然再次开口,老僧就继续的说道:“坦娅的母亲,曾是我的朋友之一,她拜托我照顾坦娅,也告知了我一些有关坦娅身上血脉的事情。”
  
      “神灵的后裔。”
  
      “可悲的被抛弃者。”
  
      “坦娅的父亲不认可这样的血脉,所以,坦娅的母亲带她离开了。”
  
      “她们来到了炎城,庇护在‘大沼’冕下的领地内。”
  
      “一切本该告一段落。”
  
      “可惜的是,坦娅的母亲……”
  
      老僧的话语没有说完。
  
      因为,坦娅、克娜端着餐盘返回了。
  
      罗生寺的早餐就如同老僧说的那样,是十分简单的素斋。
  
      在秦然面前的矮几上,坦娅将一个大碗,三个小碟子摆在上面。
  
      三个小碟子中分别放着两个温热的馒头、腌制过的萝卜丝和油炸过的花生米。
  
      大碗上有着盖子,不过,丝丝热气还是从旁边冒出,带着一股独特的清香。
  
      略带迫不及待的,秦然根本没有理会盖子的温度,一下子就将盖子拿了起来。
  
      呼!
  
      蕴藏在碗中的热气,一下子喷涌出来。
  
      豆腐、鸡蛋与蘑菇混杂后的香气,充斥在秦然的鼻间。
  
      豆腐在碗底,被清汤浸泡着,上面盖着金黄与银白分明的煎蛋,而稀碎的蘑菇丁则围绕着豆腐,漂浮在清汤上。
  
      秦然拿起勺子先挑了一勺汤汁。
  
      淡淡的盐味和菜籽油味,就如同秦然看到的那样,只能够称之为清汤,可当第二勺,秦然多挖了一点豆腐后,立刻就多出了一丝滋味。
  
      而当鸡蛋加入其中后,味道立刻变得厚重了。
  
      特别是当蘑菇丁也加入其中后,蘑菇丁在牙齿间嘎吱吱的脆响中,竟然让秦然有了一种是在吃着肉食的感觉。
  
      “很不错。”
  
      秦然没有吝啬自己的评价。
  
      而在听到这样的评价后,坦娅眉开眼笑,尤其是在见到秦然端起碗,拿起馒头如风卷残云般开始吃了起来时,坦娅不由自主的哼起来小调。
  
      “得意什么?”
  
      “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我做的!”
  
      经历最初的惊讶,在坦娅没心没肺的表现下,半妖与坦娅的关系再次恢复到了那种往日的状态。
  
      “可那是我端来的啊。”
  
      半吊子占卜师理直气壮的说道。
  
      “难道你认为端菜的比做菜的功劳更大?”
  
      半妖一翻白眼道。
  
      “可吃菜的是2567。”
  
      坦娅答非所问着,然后,整个人蹦蹦跳跳的返回到了自己的矮几后,开始学着秦然的模样吃了起来。
  
      或许是超凡后,身体有了质的变化。
  
      娇小如同小学生一般的坦娅,硬生生的吃出了一种抠脚大汉的感觉。
  
      碗筷齐动,呼噜噜作响。
  
      “坦娅,告诉你多少次了,吃饭不能发出声音……混蛋!那是我的汤!你给我放下!听到了没有!”
  
      “给我放下!”
  
      原本想对坦娅进行说教的半妖在坦娅端起了她面前矮几上的大碗后,马上怒吼起来。
  
      可坦娅根本不在意。
  
      一边端起碗,向嘴里倒着,一边就向外边跑去。
  
      一追一逃间,两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路径一侧。
  
      而自始至终秦然头也没抬的就将半妖桌上剩下的食物端了过来,看得坐在对面的老僧面皮一阵抽动。
  
      “厨房还有一些……”
  
      “再来三份。”
  
      老僧才一开口,就被秦然打断了。
  
      “三份?”
  
      “至多还有两份。”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的……”
  
      “谢谢。”
  
      话语又一次被打断了,看着快速被抢去的早餐,老僧苦笑的站了起来向厨房走去。
  
      秦然则继续吃着,哪怕是‘大沼’出现在他身边,秦然都没有抬头。
  
      因为,秦然彻底被‘暴食’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