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不一样的合作者
又一次在食物的刺激下开始暴走的‘暴食’,如同是一只脱缰的野马,在秦然体内横冲直撞。
  
  它以‘原罪之力’点燃了秦然体内的一道道秘法符文,冲击着那才消耗了许多,并没有真正恢复的混沌、黑暗。
  
  在秦然的注视下,他体内的混沌、黑暗又一次的减少着。
  
  一丝丝。
  
  一点点。
  
  很快的,连续经历了两次冲击的混沌、黑暗就要在那秘法符文的光照下彻底消失了。
  
  而在这个时候
  
  嗡!
  
  秦然耳边出现了一阵嗡鸣。
  
  他眼前金星乱冒,身躯更是一个踉跄,从端坐的姿态,变成了依靠手掌支撑。
  
  然后,盘踞在秦然脑海,宛如实质的混沌、黑暗分出了一丝进入到了秦然的体内。
  
  而这一丝黑暗仿佛迎风就长的怪物。
  
  一个呼吸后,秦然体内本该即将消失的混沌、黑暗,就再一次的充满了!
  
  秦然略带眩晕的看着体内的变化,眉头微皱。
  
  不过,当他察觉到自己脑海位置的混沌、黑暗变弱了一点时,眉头瞬间就舒展开来了。
  
  虽然那种变弱相较于混沌、黑暗是很不起眼的一点,犹如九牛一毛般。
  
  可这种变化,却告知了秦然下一步应该怎么继续。
  
  “持之以恒,一点点的消磨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嘴角却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样的事情,在大部分的人看来都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秦然也不例外。
  
  可不同的是,秦然有着耐心与决心。
  
  以及……
  
  坚持!
  
  既然已经看到了希望,那么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有过绝望洗礼的秦然,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珍惜希望。
  
  希望,出现了。
  
  那就拼尽全力抓住。
  
  不然的话,秦然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呼!
  
  微微吐了口气,迅速调整状态后,秦然抬起了头看着‘大沼’。
  
  “你在做着一件危险的事情。”
  
  ‘大沼’径直坐在了秦然的对面后,缓缓的开口了,年轻的面容,沧桑的声音开始在房间内回荡。
  
  仿佛是一道结界,将整个房间从罗生寺中‘剥离’了出来。
  
  就如同是,罗生寺里根本没有这个房间一般。
  
  “大部分的时候,危险都是如影随形的。”
  
  “只是,有的人知道,有的人视而不见罢了。”
  
  “我可不希望自己成为后者。”
  
  秦然扫视了周围一眼后说道。
  
  他没有感觉到恶意。
  
  可也对‘大沼’的手段暗自警惕。
  
  一时的盟友,不代表一世的盟友。
  
  假如发生了什么冲突,要和‘大沼’敌对的话……
  
  ‘给你一个建议永远不要和拥有一座城市的神灵,在对方的城市中战斗!’
  
  莫名的,秦然想到了瑞秋的提醒。
  
  而一直看着秦然的‘大沼’则摇了摇头。
  
  “你总是这样的警惕吗?”
  
  “我们现在可是盟友,而且,我和你签订了契约以我父亲名义的契约,可是有着相当的威能。”
  
  ‘大沼’这样的说着。
  
  “相当不是绝对。”
  
  “就如同你此刻提防着另外一位盟友一样。”
  
  秦然暗指罗生寺。
  
  刚刚的对话中,秦然并不认为‘木’会说谎。
  
  “木?”
  
  “不一样的!”
  
  “我和他的关系,和你相比较,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大沼’摇了摇头,然后,看着秦然的双目中,突然浮现了一抹笑意。
  
  他说道:“你不觉得我们真的很像吗?”
  
  “嗯。”
  
  “所以,我们成功了。”
  
  “虽然有着一丝意外。”
  
  秦然点头道。
  
  “正因为这一丝意外,才决定了他和你的不同。”
  
  ‘大沼’淡淡的说道。
  
  “你事先不知道?”
  
  秦然一愣。
  
  在秦然看来,有关【噬运之殇】这件事情,‘大沼’是理所当然知道的。
  
  毕竟,这里是……
  
  炎城!
  
  “我知道的话,就会告诉你了,与两个‘神灵’为敌的前提下,我还隐瞒一些事情……我可不希望变成一对三。”
  
  “没错!”
  
  “这里是炎城!”
  
  “而我也是炎城的‘神灵’!”
  
  “可你不能够指望我真的能够全知全能!”
  
  “任何一位城市的‘神灵’,都无法做到,我自然不例外。”
  
  仿佛是看穿了秦然在想什么,‘大沼’解释起来。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秦然问道。
  
  “顺其自然。”
  
  “一座城市不该有两个‘神灵’。”
  
  “但恰好的是,有一座需要‘神灵’的城市就在隔壁罗生寺,只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就可以离开。”
  
  ‘大沼’笑着说道。
  
  不该,秦然从对方的目光中、脸上,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丝的笑意。
  
  甚至,这样的笑容中,带着的也是冰冷。
  
  “例如?”
  
  秦然试探的问道。
  
  “放心吧,绝对不会伤害到你熟悉的人。”
  
  “说是情分的话,你一定会嗤之以鼻,那么,我换个说法”
  
  “你的实力,值得我这样做。”
  
  “未加冕的同伴。”
  
  ‘大沼’摆了摆手,给予了一个保证。
  
  然后,大沼继续的说道:“也许我应该给予你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
  
  秦然一挑眉。
  
  “放下你的警惕吧!”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这是为了我们下一步的合作,再向你示好吗?”
  
  ‘大沼’摊开双手,无奈的看着秦然。
  
  “抱歉。”
  
  “我习惯了。”
  
  秦然一耸肩。
  
  “真是坏习惯。”
  
  ‘大沼’评价着。
  
  “总比死亡的好。”
  
  秦然回应着。
  
  面对着这样的回答,‘大沼’笑出了声。
  
  “你如果真的是我兄弟就好了!”
  
  “可惜那个老家伙不可能再有子嗣了!”
  
  “但你血脉依旧是特殊的!”
  
  “记住你要时刻利用他!”
  
  “当你触及这里的时候!”
  
  ‘大沼’抬起右手,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还有呢?”
  
  秦然继续问道。
  
  “还有?”
  
  “那就该谈谈我们下一步的合作了。”
  
  “当然,在此之前,我带来了之前合作的酬劳,并且,面对出乎预料的成功,我愿意支付更多的酬劳!”
  
  ‘大沼’一脸神秘的说着。
  
  下一刻,昏迷的‘贯穿之刺’首领出现在了秦然的脚边。
  
  而在背包中的【大沼之鳞】和镶嵌着上百宝石的石板也从秦然的背包中飞出,悬浮在‘大沼’面前,绽放出了炫彩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