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一章 羡慕
五彩斑斓的光芒从宝石上绽放,瞬间将【大沼之鳞】包裹其中。
  
  而后……
  
  光彩消失!
  
  不!
  
  不是消失,而是被吸收,被【大沼之鳞】吸收。
  
  原本巴掌大小的黑色鳞片,在吸收了这些光彩后,顿时如同吹气球一般的胀大起来,呼吸间,就变得如同车轮一样大小。
  
  可很快的当黑色鳞片胀大到了一个极限时,就开始极速缩小。
  
  一直到车轮大小时,才停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本该是黑色的鳞片,变得赤红一片,秦然捏在手中,就如同是捏着一簇火苗一般。
  
  【名称:大沼之鳞】
  
  【类型:鳞甲】
  
  【品质:传说】
  
  【攻击力:极强】
  
  【防御力:极强】
  
  【属性:1,大沼之威;2,大沼之力】
  
  【特效:炎城之赐福】
  
  【需求:大沼的赠予】
  
  【备注:解封后的大沼之鳞,开始展现出它的神奇之处,这是大沼的赠予,也是你们合作的见证】
  
  ……
  
  【大沼之威:任何带有恶意者面对你时,都需要进行一次精神不低于B+级别的判定,判定未通过将会陷入到慌乱、恐惧的状态】
  
  【大沼之力:你可以利用它来获得使用火焰的力量,聚集一团攻击级别不超过极强的烈焰(烈焰出现时不会伤害到握着大沼之鳞的你,但当烈焰离开你的手掌后,它对你也有着相同的伤害)】
  
  ……
  
  【炎城之赐福:手持大沼之鳞的你在炎城时,你会获得些许命运的青睐】
  
  ……
  
  “炎城之赐福?”
  
  秦然看着【大沼之鳞】的特效,眉头一挑,可很快的,就摇了摇头。
  
  并不是【大沼之鳞】不够好,而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大沼之鳞】远没有想象中的好。
  
  除去【炎城之赐福】外,剩余的两个属性对秦然真的是略显鸡肋。
  
  事实上,就算是【炎城之赐福】,也没有想象中的有用。
  
  毕竟,他不可能一直待在炎城,待在眼前的副本世界。
  
  “谢谢。”
  
  没有想象中的收获,但并不妨碍秦然道谢。
  
  这是秦然所认知中的礼仪。
  
  不过,并不是大沼所认知的。
  
  “看看现在的你,我才感觉到你有了一点人样。”
  
  “明明失望,却还表现出了客气。”
  
  大沼看着秦然笑道。
  
  “能将虚伪说的这么委婉,你自然早就超越了凡人的桎梏。”
  
  秦然淡淡的说道。
  
  这不是回击,更谈不上秦然认可了大沼的说法。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秦然的固执是超出常人想象的,但也正因为这样的固执,才让秦然有了常人所不具备的品格。
  
  “我本身就是妖魔。”
  
  “虽然被遵从为神灵,有着人类的模样,但本质上……”
  
  “我还是妖魔。”
  
  “至多,我还算和善,偏好食素。”
  
  大沼毫不在意的说着。
  
  对方从不介意自己的身份,也没有隐晦身份。
  
  这样的做法,令秦然又高看了对方一眼。
  
  “别这样看着我。”
  
  “我也不想听任何夸奖的话。”
  
  “这么多年以来,所有夸奖的话,我都已经听了个遍它们早已经失去了本身激励的作用,只剩下了谄媚。”
  
  “我可不希望从你的嘴中听到这些。”
  
  大沼抢先说道。
  
  “你想的太多了。”
  
  “也许是你成为神灵的时间有些长了,所以,有些自以为是了?”
  
  秦然说着目光看向了昏迷的‘贯穿之刺’首领。
  
  “别着急。”
  
  “我还没完全支付完我的酬劳。”
  
  “你的那只火鸦随从呢?”
  
  大沼摆了摆手道。
  
  “在外面。”
  
  秦然回答着。
  
  在进入罗生寺时,哪怕这里人烟稀少,但是在带着火鸦和独自行动间,秦然还是选择了后者。
  
  要知道,火鸦虽然进行了两次晋升,达到中上等妖魔的程度,但这并不代表火鸦能够遮掩自己的气息。
  
  大部分的时候,被监视者之所以没有发现火鸦,也只是因为距离的关系。
  
  嘎!
  
  一声鸣叫。
  
  在大沼开了一个‘口子’后,火鸦遵从秦然的吩咐,飞了进来,落在了秦然的肩膀上,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大沼。
  
  并没有惊恐和不安。
  
  似乎站在秦然的肩膀上,它就可以无所畏惧般。
  
  这让大沼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喂养的不错。”
  
  “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看起来,你是真的将它当做了不可或缺的助手。”
  
  “刚刚我还有些担心你会舍不得这枚鳞片,但是现在看来,我有些多虑了2567,你愿意给你的随从一次机会吗?”
  
  大沼突然口吻严肃起来。
  
  “什么意思?”
  
  秦然一皱眉。
  
  “火鸦,本身就是一种低等的妖魔,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依靠着数量取胜,即使是有了一些运气发生了异变,也很难独当一面。”
  
  “这是它们自身的限制,无关乎其它。”
  
  “现在,有一个机会突破它的自身限制,但你会失去刚刚那枚鳞片。”
  
  “你愿意……”
  
  “给你!”
  
  没有等大沼说完,秦然就将【大沼之鳞】抛给了大沼。
  
  一个略显鸡肋的传说级别装备和一个必将陪伴它极为漫长征途的伙伴,该怎么选?
  
  这是完全不需要犹豫的。
  
  但大沼却是一愣。
  
  “它对你可是有着相当的用处,或许它带来的力量对你来说不值一提,但是你将它带在身上可是会带来……”
  
  “好运吗?”
  
  “我知道的。”
  
  “就如同我知道,我现在的选择。”
  
  “快点开始吧。”
  
  “你不会就这么的和我交谈下去吧?”
  
  秦然又一次打断了大沼。
  
  大沼如同之前一般,没有任何的介意。
  
  “我越发的喜欢和你相处了。”
  
  大沼这样的说道,抬手从食指中射出一滴鲜血,落在了【大沼之鳞】上,立刻赤红的【大沼之鳞】绽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那小小的鳞片不住的抖动。
  
  如龙吟似蛇嘶的响声开始不住的从鳞片中响起。
  
  渴望的情绪从火鸦那里传到了秦然的心底,但即使如此迫不及待,可火鸦还是立在秦然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不单单是契约的力量,还是一种默契。
  
  “去吧。”
  
  直到秦然一声吩咐,火鸦直直的飞入了光芒中。
  
  火鸦的又一次的晋升开始了。
  
  秦然默默的等待着、期待着。
  
  然后……
  
  他发现大沼的眼神中,浮现了一丝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