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二章 不一样
羡慕?
  秦然一怔。
  已经是‘神灵’的大沼竟然会羡慕火鸦?
  哪怕火鸦是他的伙伴,但秦然也不会因此而忽视火鸦与大沼本身那种天与地的差距。
  “很意外?”
  大沼扭过头看着秦然问道,而当秦然点头后,这位炎城的神灵没有隐瞒,开始直接说道:“火鸦是妖魔,我?也是妖魔。”
  “或许,我的等阶很高,高到了火鸦望尘莫及的程度。”
  “可我也存在着自身限制。”
  说着,大沼深吸了口气,年轻而又成熟的面容上浮现了一抹无奈。
  “所以——如何突破你自身的限制,就是你和我之后合作的方向?”
  秦然猜测着。
  虽然是猜测,但在心底,秦然已经十拿九稳了。
  以大沼‘炎城之神’的身份,假如没有目的的话,对方又怎么会这么闲得和他在这里‘聊天’。
  或者更加简单的说,以大沼的身份,和他聊天的内容必然不是无的放矢。
  当然了,如果大沼真的是‘闲’到了这种程度。
  那么,秦然就要怀疑对方真实的目的是什么了。
  毕竟,从和对方的数次接触来看,对方可不是那种无所事事的家伙。
  “这是我喜欢和你谈话的原因之一。”
  “不需要更多的解释,就能够自己得出答案。”
  “尤其是帮我解决掉了外部最大的麻烦。”
  大沼意有所指的说着。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林城之神’和‘贯穿之刺’的首领。
  除了这两位‘神灵’外,秦然想不到还有什么是能够被大沼称之为外部麻烦的存在。
  而且,通过这一点,秦然可以肯定,大沼对如何突破自身限制是有着一定眉目的,只是因为‘林城之神’和‘贯穿之刺’首领的阻挠而没有实施罢了。
  自然的,秦然没有忽视‘外部’两个字。
  有外,必然有内。
  而在炎城的内部,秦然不认为会有什么事情难得住大沼。
  你说诸如贝奇这样的间谍?
  看似很麻烦,但只要大沼能够下定决心,狠狠的来一次大清洗,就足以解决大部分的麻烦。
  因此,内部的麻烦必然不是指炎城内部。
  应该是指:解决大沼自身限制的地方。
  而且,那个地方必然危机重重!
  要不然,能够独自解决的大沼没必要提出继续合作。
  “内部的麻烦是什么?”
  秦然很直接的问道。
  双方的合作前提,决定了秦然不需要在这些方面遮遮掩掩的,同样的,大沼也没有遮掩。
  “我需要进入一个特殊的地方,那里有着我的父亲留给我的东西。”
  “根据只言片语的记载,还有我的回忆,那件东西应该就是我突破自身限制的关键,只是……”
  “我的那位父亲,天生性格恶劣,可不会那么容易将东西交给我的。”
  大沼说着就苦笑起来。
  秦然点了点头,并没有追问那个地方是什么。
  即使双方是合作关系,但也没有达到所有一切都开诚布公的程度。
  每个人都会有着小秘密,不是吗?
  秦然抬起左手,燃起的恶魔之炎径直落在了昏迷的‘贯穿之刺’首领身上。
  身受重伤,陷入昏迷的对方,立刻疼醒了,但面对着此刻的局面,却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饶了我!”
  “我会成为你的仆人!”
  被恶魔之炎笼罩的‘贯穿之刺’首领看着大沼,连连喊道。
  显然,对方并没有明白现在的情况。
  大沼貌似无奈的一摊手。
  立刻的,‘贯穿之刺’首领就反应了过来,他转过身看向了秦然。
  不过,还没有等这位首领开口,又一团恶魔之炎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而这一次,恶魔之炎彻底的淹没了对方。
  “我诅咒你!”
  “我要你不得好死!”
  “我要你死无……啊啊啊!”
  怨毒的诅咒声,很快的就被惨呼所代替。
  而不论是诅咒声,还是惨呼声,秦然都是无动于衷的。
  谁会有心情去理会一个敌人的咒骂、惨叫?
  好的敌人,就是死去的敌人。
  秦然一向是这样认为的。
  哪怕对方求饶乞怜也是一样。
  饶过对方,秦然从没有想过,就如同他不会将自己的小命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
  那种幼稚的想法,早就在秦然第一次进入地下游戏,面对着第一具尸体时,就被他抛出了脑海。
  ……
  ……
  击杀了‘贯穿之刺’首领后,秦然的眼前,系统提示接二连三的出现,对于前半部分提示,秦然并不意外,可后半部分的特殊事件却令秦然感到惊讶。
  当然,最让秦然惊讶的是,击杀了‘贯穿之刺’首领后,属于对方的力量,并没有像‘林城之神’一样涌入他的体内。
  而是按照最初的系统规则,变为了一件道具。
  暗金色的光芒静静流转。
  秦然看着这样的光芒,心底却连连转动。
  “是因为‘贯穿之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神灵’,所以,并不能够按照屠神即成神的规则来?”
  “还是因为没有城市的‘贯穿之刺’首领本身并不符合真正‘神灵’的定义?”
  心底的猜测并没有令秦然放弃自己的战利品。
  秦然不着痕迹的捡起了那件道具。
  与此同时,一声嘹亮的鸦鸣中,火鸦如同一道流光,落在了秦然的肩膀上,它的身上绽放出了灼热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