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喝酒了……
黎明之后,朝阳初升。
  但罕见的,一抹朝霞飞来,遮盖了阳光。
  很快的,云层越来越厚,层层叠叠间,天地变得昏暗一片。
  昏暗的光线,让林城的气氛十分压抑。
  往日里还算有着活力的林城,在这一刻从城市中心的神庙开始,到城市的边缘地带,人们的神色中都带着说不出的凝重、烦闷。
  即使是不懂事的孩童,也被大人们的情绪所感染,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尤其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
  在这个时候,他们面带不安的进入了神庙内,等待着消息。
  与‘避世’的大沼不同。
  ‘林城之神’要高调的多。
  不仅是将神庙建立在了城市中央,接受着人们的供奉,而且整个城市中也充斥着‘神秘’力量。
  如果说在炎城,大部分人是不知道妖魔的话。
  那么,在林城,就是大部分人都若有若无的听说过类似的事情。
  当然了,信与不信就是个人的事情了。
  呼!
  从车上走下来的莫尔顿看着眼前依旧灯火辉煌的神庙,不由自主深吸了口气。
  每一次来到这里,莫尔顿都会这样做。
  不仅是能够让他排解紧张,还能够让他迅速的冷静下来。
  可今天却不同!
  通过隐秘渠道得到的消息,令莫尔顿完全的冷静不下来,甚至,一想到消息的内容,莫尔顿越发的不安了。
  吱、吱吱!
  就在莫尔顿准备迈步的时候,身后一连串的刹车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车门开启的声音。
  一群同样带着忐忑与不安神情的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在莫尔顿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莫尔顿。
  这些平日里或是关系不错,或是极为糟糕的人们,在这个时候没有了寒暄,也没有了争吵。
  仅仅是对视了一眼后,就向着神庙内走去。
  这些在林城内有着非同一般身份的人们,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了神庙内。
  在那里,他们看到了更多和他们身份相似的人。
  很显然,他们并不是第一批人。
  这样的情况,让莫尔顿越发的不安了。
  他抬起手拉了拉领带,本就不太紧的领带,径直的被拉开了,可平时极为注意形象的莫尔顿根本没有理会这些。
  他先是重重的吸了口气,然后,迈步向着人群中最前方、最核心的位置走去。
  在那里,一位衣着得体,拄着绅士杖的老人正站在那里。
  尽管仅有的一张椅子就在对方的身后,可这位老人,依旧是腰背笔直的站在那里,微眯着双眼,身上有着与周围人截然不同的气势。
  以至于对方站在人群中,都是那么的显眼!
  所以,在莫尔顿向着对方走去时,第一时间就被众人看到。
  然后……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众人都猜到了莫尔顿想要干什么。
  因为,那正是他们想要做,却又不敢做的。
  身份等级的差距,早已经决定了他们哪怕可以进入到神庙内部,却依旧在这位老者面前的卑微。
  莫尔顿的身份则不同。
  虽然莫尔顿距离老者的身份等级还有着相当的差距,但是却要远远超过身边的人。
  简单的说,老者在这群人中属于第一梯队,莫尔顿就是第二梯队,剩下的就是其它。
  “赫迈亚先生,您是否听到了什么消息?”
  莫尔顿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
  可就算是压低了声音,在这寂静的神庙前厅,众目环视之下,也是被人们听得一清二楚。
  “消息?”
  “什么消息?”
  赫迈亚眼睛都没睁的反问着。
  话语声更是含糊不清,犹如呓语。
  “就是来自炎城的消息。”
  莫尔顿低声回答道。
  “炎城有什么消息?”
  赫迈亚则继续反问。
  莫尔顿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在明显一顿之后,才用更加小心翼翼的口吻,说道:“就是关于冕下战败……”
  啪!
  莫尔顿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赫迈亚手中的绅士杖狠狠的抽打在了莫尔顿的脸上。
  立刻,莫尔顿的脸颊就青肿起来,牙齿更是一阵阵的松动。
  莫尔顿捂着脸,不解的看着赫迈亚。
  “你在开什么玩笑?!”
  “冕下怎么可能战败!”
  一只眯着眼的赫迈亚大声的吼道。
  此刻的对方不但瞪大了双眼,而且表情因为愤怒而变得无比狰狞。
  而且,赫迈亚的话语还没有说完。
  他近乎是一字一句的喊道。
  “冕下是真正的神灵!”
  “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战胜神灵!”
  “一些无稽之谈,就让你们失去了方寸!”
  “你们实在是太让冕下失望了!”
  “你们想一下,等到冕下归来看到你们现在的模样,将会是多么的失望!”
  “或者说,你们忘记了冕下的恩惠了吗?”
  “还是……”
  “你们忘记了冕下的威严!”
  慷慨激昂的话语中,在说到最后一句时,已经是阴森一片。
  在这阴森的话语下,大厅内所有的人全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林城之神’可不是一个和善的神灵。
  他更多的是让人们恐惧,而不是敬仰。
  特别是,那些让他感到失望的人,更是会遭受到彻底的惩罚。
  一想到那些惩罚,这些人更是害怕了。
  “我们怎么可能忘记冕下的恩惠!”
  “冕下的恩惠更是让我们铭记在心!”
  “我们会等待着冕下胜利的归来!”
  “是啊!”
  “冕下的胜利是必然的!”
  “我们对冕下是有着信心,可不像是某些人!”
  “某些享受着冕下恩惠,却心有不同的家伙!”
  ……
  一连串的歌功颂德中,话锋突然一变。
  针对、敌视纷纷指向了莫尔顿。
  大厅中的这些人从来都不是铁板一片。
  更多的时候,他们相互算计、陷害,以对手的死亡为乐。
  赫迈亚更是其中的老手。
  也因此,他站在了这些人的领头位置。
  对于自己的位置,赫迈亚是十分珍惜的,所以,任何威胁到他位置的人,都要被狠狠的除掉。
  例如:莫尔顿。
  ‘林城之神’失利的消息,赫迈亚自然是知道的,就如同他知道神灵的强大。
  因此,‘林城之神’不会有事。
  在这样的前提下,赫迈亚不介意做点事情。
  看着被众人围攻的莫尔顿。
  赫迈亚心底一阵冷笑。
  “请祭司大人处罚莫尔顿!”
  自认为时候差不多的赫迈亚高声喊道。
  “请祭司大人处罚莫尔顿!”
  “请祭司大人处罚莫尔顿!”
  “请祭司大人处罚莫尔顿!”
  ……
  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喊从人群中响起了。
  可,根本没有人应答。
  呼喊声从最初的高昂,到后来的怀疑,声音越来越弱。
  赫迈亚皱了皱眉,最终大着胆子走向了前厅的回廊——这里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到达神庙的最深处。
  在这里能够隐约的眺望到神庙内庭的模样。
  赫迈亚瞪大了双眼眺望着远处的内庭。
  可根本毫无所获。
  内庭一如既往的光辉璀璨,晃眼夺目。
  就在赫迈亚不知所措时,一道人影出现了。
  身着祭司长袍的对方一出现,赫迈亚立刻躬身行礼。
  “祭司大人。”
  赫迈亚恭敬的说着。
  可对方根本没有理会,就这么的绕过了赫迈亚,向着大厅外跑去。
  “祭司大人请等等,究竟发生了什么?”
  赫迈亚在后边高声询问着。
  但对方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跑得越发的快了。
  砰!
  一声枪响。
  刚刚踏出大厅的祭司中枪倒地了。
  枪声、鲜血、尸体,让大厅内响起了一片哗然。
  特别是看到一队人马冲进来的时候,赫迈亚更是冲了出来,质问着来人。
  “你们干什么?”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你们……”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打在赫迈亚脸上。
  不仅打断了赫迈亚的话语声,还让赫迈亚摔倒在地。
  “这里是神庙。”
  “我们在接管这里。”
  “因为,它即将引来新的主人——‘告死鸟’2567冕下。”
  带队的首领扫视了一眼摔倒在地的赫迈亚后,抬起头看着众人,既是解释,又是宣告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