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从中午吃到了现在……

  
      轰隆!
  
      低沉的乌云,在接近中午的时分,随着一道响雷,变为了倾盆而下的大雨。
  
      雨珠连串,噼啪落下。
  
      行人纷纷躲避。
  
      不过,即使是在躲避的时候,他们也都用十分好奇的目光看着林城主街上的一队人。
  
      这是一队数量相当多的人,从林城核心的神庙开始,每隔三米就面对面站立两个,一直延伸到林城的入口处。
  
      可最让路人在意的是他们的装扮。
  
      他们每一个都盔明甲亮。
  
      腰间入鞘依旧带着锋芒的长剑。
  
      立在面前的大型鸢盾上,漆黑为底,血鸦展翅。
  
      看到这面盾牌的人,耳边都仿佛响起了乌鸦的鸣叫。
  
      发生了什么?
  
      路人们纷纷猜测着。
  
      不过,做为生活在林城的他们则明白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
  
      只是旁观,没有询问。
  
      更不会出现阻拦。
  
      以往那些不知趣的倒霉蛋,早已经告诉了他们那样做的后果。
  
      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海登.奥焦急的等待着。
  
      他本不该这样的焦急,但是一想到‘莲’说的那一切,这位林城葬仪社的分社长,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对葬仪社的独立期盼已久了。
  
      他受够了那种仰人鼻息的日子。
  
      哪怕面对新的冕下,依然有着限制,但那些除去的枷锁,足以让他努力做到最好,保证完成那位冕下吩咐的事情。
  
      哗、哗哗!
  
      雨下的更大了。
  
      即使是海登.奥的视线,也受到了阻拦。
  
      庆幸的是,早已起步的科技,让这位葬仪社分社长不会有所耽误。
  
      “冕下来了!”
  
      耳麦中传来的声音,令海登.奥发出了信号。
  
      铿!
  
      立在地上的大型鸢盾,被站在道路两边的卫兵们拿在了手中,连鞘的长剑,横在鸢盾前。
  
      金属表皮的鸢盾被敲响了。
  
      富有节奏,仿佛战鼓。
  
      铛、铛铛!
  
      雨声被敲击声掩盖了,瓢泼大雨在这个时候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这些卫兵们只是专注的敲击着。
  
      嘎!
  
      雨幕中,一道赤红色的身影划开了雨幕,飞向了高空。
  
      速度很快。
  
      快到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看清楚那是什么,就算是视力最好的海登.奥也只能够勉强看清楚一个鸟的外形。
  
      但!
  
      这足够了!
  
      “恭迎冕下!”
  
      海登.奥单膝跪地。
  
      “恭迎冕下!”
  
      位于道路两边的卫兵同时单膝跪地。
  
      敲击声一顿。
  
      可雨声早就被呼喊声所淹没。
  
      甚至,这些呼喊声形成的声浪,翻卷着雨滴而起。
  
      而这并没有结束。
  
      雨滴被吹动着。
  
      “恭迎冕下!”
  
      “恭迎冕下!”
  
      三声高呼,风起。
  
      远处街道的尽头,一辆汽车冲破了雨幕,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
  
      那是一辆极其普通的轿车。
  
      可在这样的场合下,这辆轿车变得不再普通。
  
      同样的,轿车内的人也不再普通了。
  
      驾车的老探长额头冒汗,握着方向盘而当双手微微颤抖,他咽了一口唾沫后,扭过头看着坐在副驾驶的老僧和后排的克娜、坦娅,问道:“他们是不是搞错了?”
  
      “嗯,‘告死鸟’冕下并没有和我们同来。”
  
      “冕下只是说在这里和我们汇合。”
  
      老僧面色不变的回答着。
  
      常年的苦修,早已经让这位大师面对天崩地裂都不会有所色变。
  
      可这并不代表他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
  
      至于克娜?
  
      平日里略显桀骜的半妖,面对着这样的阵势,坐在那里,完全的不知如何是好,就是愣愣的用双眼看着那迎接的队伍。
  
      “他、他这么强?”
  
      半妖用极地的声音自语着。
  
      显然,眼前的一幕,早已超出了半妖的预料。
  
      哪怕半妖知道秦然成功击杀了‘林城之神’也是一样。
  
      “是啊!”
  
      “2567很强的!”
  
      “很强!很强的!”
  
      坦娅听到了半妖的自语,立刻说道。
  
      半吊子的占卜师明显想要用一些更加恰当的形容词,但是她的脑海中根本没有这样的词汇。
  
      因此,只剩下了‘很强’。
  
      不过,仅仅只使用了一个词汇,也足以表明坦娅的高兴了。
  
      而秦然不在这里?
  
      坦娅根本没有理会。
  
      只要知道秦然很强,她就越发的快乐。
  
      “坦娅……”
  
      看着几乎是哼着跑调小调的好友,半妖嘴巴张了张,最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老僧和老探长也是同时苦笑摇头。
  
      他们太清楚坦娅是什么样的性格了。
  
      “我们要继续吗?”
  
      老探长问道。
  
      询问的对象是老僧。
  
      在这辆车上,老探长只认为老僧还是一个靠谱的人。
  
      剩下的两个?
  
      老探长根本不会考虑。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在老僧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坦娅就猛地从座椅中站了起来,娇小的身躯半弯在后排,大声的说道:“前进!前进!”
  
      老探长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坦娅,下意识的还是看向了老僧。
  
      “听坦娅的。”
  
      “前进。”
  
      深知坦娅变化的老僧这样的说道。
  
      “好。”
  
      老探长一咬牙,径直的踩下了油门。
  
      可并没有踩到底,甚至,没有踩下多少,仅仅是微微触碰的那种,很自然的,汽车的速度自然快不到哪里去。
  
      这样的速度,自然无法让急切的坦娅感到满意。
  
      “赶不上了!”
  
      “赶不上了!”
  
      焦急的坦娅嘴里嘀咕着,没有理会身旁好友的询问,就这么一把拉开车门,向着前方冲去。
  
      呼!
  
      车门打开的瞬间,一阵狂风袭来。
  
      大雨顿时一收。
  
      天空中的乌云,被吹散开来一丝。
  
      一点点金色,零零散散的照射下了丝丝阳光。
  
      很快的,阳光连成了一片。
  
      一片金色!
  
      嘎!
  
      高空中一声鸦鸣。
  
      赤红色的身影从高处急速落下,稳稳的落在了一个人的肩膀上。
  
      沐浴在阳光下的鸦羽风衣,如同一面金色的旗帜,在风中招展。
  
      光线下,秦然的容貌早已被遮掩。
  
      他留给周围所有人的,只有一个金色的身影。
  
      高贵,且神圣。
  
      所有人面对这个身影都忍不住心生敬仰,都不由自主的想要匍匐在地。
  
      唯有……
  
      坦娅是例外。
  
      她的眼中没有金色。
  
      只有秦然本身。
  
      所以,她跑的更快了,跑到了秦然的身边,一把抓起了秦然的鸦羽风衣,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我赶上了!”
  
      她轻声说道。
  
      汪、汪汪!
  
      完全是狗叫的霜狼从秦然的皮甲中探出头,对着坦娅发出了疑惑的叫声。
  
      霜狼虽然聪慧如人,但也不知道坦娅这么做是为什么。
  
      同样的,秦然也不知道。
  
      秦然看着坦娅,目带询问。
  
      坦娅先是一笑,然后踮起脚尖,轻轻的在霜狼的额头上一点道。
  
      “你也赶上了。”
  
      话音落下。
  
      阳光越发浓郁了。
  
      金色越发耀眼了。
  
      不过,那不再是阳光本身。
  
      而是来自……
  
      坦娅。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