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三章 暗藏
秦然去了哪?
  很快的,海登.奥就看到了秦然的身影,在如同潮水一般的尸傀中闪现,每一次出现都会令数个尸傀一分为二,彻底的失去行动能力。
  秦然闲庭漫步在尸傀间。
  一道道幻影在秦然的周围浮现,让人根本无法确定真正的秦然在哪里。
  而海登.奥的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秦然的双手,当他看到秦然如同是切割一张纸般,将尸傀切开的时候,这位葬仪分社长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凉气。
  海登.奥十分清楚,切割一具人体所需要的力量。
  即使是手握一件利器,对于没有接受过训练的普通人来说,这也是难以完成的事情,更加不用说是尸傀了。
  由死变生,尸傀早已经脱离了普通的范畴。
  除了头部之外,它们的身躯更加的坚硬。
  葬仪社内训练有素的社员,假如有一把利器的话,想要切下尸傀的头颅十分的容易,但想要将尸傀整体切割,却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他,也做不到。
  更加不用说如同秦然一般轻松自如了。
  “这就是‘神灵’?”
  海登.奥自语着,然后,猛地摇了摇头。
  开玩笑,这样的实力怎么会是他所知的那些‘神灵’?
  眼前的敌人实在是太弱了!
  弱小到连让秦然展现真正实力的资格都做不到。
  海登.奥心里感叹着。
  可随即这样的感叹就被欣喜所代替。
  敌人实力弱小怎么了?
  谁不喜欢弱小的敌人?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比弱小的敌人,更加让人欣喜的事情了。
  而且……
  “林城一定安然无恙!”
  海登.奥深吸了口气,拔出了短刃。
  即将要迎接胜利了,他可不希望自己是以待在原地不动的方式来获得胜利的。
  有着秦然和援兵的加入,坎摩尔公墓内的尸傀数量纵然极多,也是毫无反抗之力,特别是增援者中的两位,也点燃了之前海登.奥使用的蜡烛时,尸傀的覆灭已经是时间的问题了。
  而当秦然将手掌插入了尸鬼的头颅时,这个时间被大大的提前了。
  “冕下。”
  海登.奥快步的走到了打量尸鬼的秦然背后,一旁的增援者头领也跟了过来。
  “很奇怪。”
  秦然淡淡的说道。
  “您是在说这只尸鬼吗?”
  “确实是很奇怪!”
  “它虽然实力很强,但却不能够动弹,而且,控制尸傀的数量也超出了常识的范畴……应该是某种异变?”
  “或者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改变。”
  海登.奥回答着。
  “改变?”
  秦然扭过了头。
  “对,改变。”
  “一些事情,我们做不到,但是对于冕下您这样的‘神灵’来说……”
  海登.奥的话语没有说完,可意思却是显而易见了。
  在这个暗藏妖魔的世界里,普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那真的只是‘你以为的’。
  至于事实?
  从来都是‘你没有想到’的。
  “冕下!”
  “我这里有紧急的消息向您禀告!”
  跟着海登.奥一同而来的葬仪社社员突然开口道。
  “佛格斯发生了什么?”
  海登.奥看向了自己的助手,神情凝重。
  葬仪社的分社长非常的清楚,自己的助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沉默寡言,忠诚可靠。
  如果没有真正紧要的事情,是根本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开口的。
  “林城内,我们发现许多来历不明的人。”
  “他们每一个都带有武器,正在快速的集结,而且……”
  佛格斯说着一顿。
  “而且什么?”
  海登.奥下意识的问道。
  但话语才出口,就发现了不对劲。
  平日里忠诚可靠的助手,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杀意。
  “小……”
  嗖!
  提醒的话语还没有出口,一支弩箭就射向了秦然。
  这支弩箭的速度太快了!
  快到了秦然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弩箭扎入了胸口。
  “哈哈哈哈!”
  “成功了!”
  “大名鼎鼎的‘告死鸟’,不过如此!”
  喜不自胜的狂笑声从佛格斯嘴里传来。
  “佛格斯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海登.奥举起手中的枪,指着往日的助手问道。
  “知道!”
  “当然知道!”
  “屠神嘛!”
  “就如同‘贯穿之刺’首领阵,‘告死鸟’2567所做的那样——他们能够做到的,我也能够做到。”
  “只要……”
  “计划周详!”
  佛格斯无视指着自己的枪口,一字一句的说了起来。
  “在‘林城之神’被干掉的时候,内尔这个傻瓜就找到了我,想要依靠我的力量,瓜分‘林城之神’的宝库。”
  “对此,我当然不会同意。”
  “因为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我不敢触碰的地步。”
  “可谁知道,那家伙还有两张底牌。”
  “其中之一就是它!”
  “‘被神灵唾弃的弩箭’——号称根本不存在的宝具,但内尔却拥有它!”
  “那个家伙真的是胆小鬼!”
  “拥有着这样的道具,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只是做为筹码换取那些与之相比较,完全无用的东西。”
  “而我不同!”
  “我可是明确的知道,这件东西怎么用的!”
  一边说着,佛格斯一边晃了晃手里的小巧的弩。
  “所以你要刺杀冕下?!”
  海登.奥的呼吸越发的急促了。
  他用目光打量着本该属性,却显得极为陌生的助手,他完全想不到自己的助手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或者说……
  他从未真正的认识过对方。
  那种如同豺狼一般的眼神,根本不是人类所拥有的。
  “半妖?”
  海登.奥吸了口气。
  啪!
  一记耳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了海登.奥的脸上。
  “请称呼我为冕下!”
  “就如同你们对待任何一位冕下那样——你们不就是这样的吗?”
  “面对着神灵摇尾乞怜。”
  “面对着弱小的妖魔假装仁慈。”
  “然而本质是什么?”
  “不还是欺压吗?”
  “和那个被干掉的‘林城之神’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的!”
  “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成为你们的神,又有什么不行?”
  “不过……”
  “在那之前,我会一点点的向你们讨回利息。”
  佛格斯俯视着跌倒在地的海登.奥,语气越发的冰冷、狰狞。
  “我以为你忘了。”
  海登.奥的半张脸埋在泥土中,语句含糊的说着。
  “忘?”
  “如果你承受了那些,你会忘吗?”
  “真以为依靠一两句话,一些食物,就能够拯救世界了吗?”
  “海登.奥你是有多么的幼稚?”
  佛格斯称得上年轻的面容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海登.奥闭上了嘴,没有再回答。
  “哑口无言了吗?”
  佛格斯继续追问着。
  而这一次,海登.奥更是闭上了双眼。
  “闭目等死吗?”
  “好,我成全你!”
  “就让我用我的‘神力’抹杀你的……‘神力’?”
  佛格斯终于发现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