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六章 闹剧
    没错。
  
      秦然的目标就是对方身后的‘神灵’。
  
      从他提前来到林城,暗中观察到一切后,这个目标就早已经被确定了。
  
      利用着时间差。
  
      借助着火鸦的视野。
  
      秦然或许无法细致入微的将整个林城都收入眼底,但是重点关注某些地方还是可以的。
  
      例如:海登.奥的助手佛格斯。
  
      例如:对方见过的斯考德利。
  
      例如:将一切都串联起来的内尔。
  
      在一团乱麻中寻找真相,无疑是十分困难的,但如果抓住了其中的一个线头,那么,一切就变得简单起来。
  
      而现在?
  
      他需要的是耐心等待。
  
      当然,在此之前——
  
      啪!
  
      一记手刀。
  
      老鞋匠昏倒在地。
  
      秦然没有击杀对方,自然是因为对方还有用。
  
      “你是一个见利忘义的背叛者……现在,我需要给予你足够的利益才行——还有什么是比‘神灵’更让你心动的呢?”
  
      “你们不都是为这个而来的吗?”
  
      秦然淡淡的说着。
  
      ……
  
      林城,神庙内。
  
      晚宴开始了。
  
      这次迎接的晚宴,林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
  
      不需要邀请。
  
      面对新来的神灵,林城内的这些大人物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脸上的淤青还未散去的莫尔顿,换上了节日的正装,站在神庙的门口,充当着迎宾之一。
  
      每一个到来的客人,他都面带微笑的去迎接。
  
      尽管脸上的淤青让他显得有些滑稽,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嘲笑这样的莫尔顿。
  
      赫迈亚的下场,他们可都是听说过的。
  
      而他们谁也不想要成为下一个赫迈亚。
  
      将又一个客人迎入了神庙后,莫尔顿快步的走到了另外一位迎宾海登.奥的面前,低声说着。
  
      “大人,我这边的客人差不多到齐了。”
  
      不同于面对那些客人时表面的谦逊有礼,实则暗藏傲慢,在面对海登.奥的时候,莫尔顿是真正意义上的谦虚。
  
      甚至,可以说是卑微。
  
      因为,莫尔顿很清楚自己和对方身份的差距。
  
      或许,他现在已经归入了新神的麾下。
  
      可地位终究和海登.奥差了不少。
  
      这并不是因为能力、时间而决定的,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而想要改变这样的差距,他不仅需要展示能力,还需要一丝丝的运气才行。
  
      至于在此之前?
  
      夹紧尾巴才是真理。
  
      海登.奥看着一脸谦卑的莫尔顿,眼中有着丝丝厌恶。
  
      对方打什么主意,葬仪社的分社长实在是太清楚了。
  
      假如可以的话,他不介意一脚将对方踢开。
  
      可惜的是……
  
      这里轮不到他做主。
  
      一想到那位做主者的吩咐,海登.奥不由深吸了口气,耐着性子和对方说道:“我这里的客人还差两位。”
  
      “需要我帮忙吗?”
  
      莫尔顿赶紧问道。
  
      “不需要,你做好冕下的吩咐就好。”
  
      海登.奥眼中的厌恶越发的清晰,他摇着头拒绝了对方。
  
      “好的。”
  
      莫尔顿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葬仪社分社长眼中的厌恶,依然是彬彬有礼,在说完后,还不忘行了一个礼才离开。
  
      “口蜜腹剑,反复无常的家伙。”
  
      海登.奥低声自语着。
  
      “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家伙都是混得最好的。”
  
      “不论是在常人中,还是在妖魔中。”
  
      突兀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莲大人?!”
  
      海登.奥扭过头,惊喜的看着出现在一旁的狩魔士和猎手迪科。
  
      “你们终于来了!”
  
      “冕下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葬仪社分社长语气激动的说道。
  
      他自然有着激动的理由。
  
      在那位冕下的‘固执’下,葬仪社新派出的代表被轰出了神庙,只能够等待着‘莲’的到来。
  
      ‘我是和莲做出的约定,那么,就让莲前来继续之后的合作。’
  
      ‘至于其他人?’
  
      ‘抱歉,我不认识。’
  
      面对着那位冕下的话语,葬仪社无话可说。
  
      很自然的,大部分都是敢怒不敢言。
  
      但很少一部分刻板、固执的人,却非常认可这样的话语,他们认为这样的话语实在是太对了。
  
      “牟没事吧?”
  
      莲苦笑了一声问道。
  
      做为葬仪社的狩魔士之一,他可是很清楚自己那位同僚的脾气,如果面对的不是一位冕下的话,恐怕这个时候已经开战了。
  
      事实上,剩余狩魔士的脾气都不怎么样,牟已经是脾气最好的那个,不然也不可能被派出来与那位冕下商谈后续的合作。
  
      哪怕是他,莲都承认自己有着性格的缺陷。
  
      “牟大人很冷静。”
  
      “没有任何冒犯那位冕下的地方。”
  
      海登.奥如实的说道。
  
      自然,这位葬仪社分社长自动忽略了牟回到自己的房间,捏碎了一箱方便面的事实。
  
      “那就好。”
  
      莲松了口气。
  
      他真的担心自己的同僚惹出什么麻烦了。
  
      对于和秦然有过接触的莲,可是非常了解秦然的性格。
  
      看似淡然,却极有坚持。
  
      这样的人平时不发怒还好,一旦发怒的话,那真的是没有任何余地了。
  
      自认为了解着秦然的狩魔士示意下属前往神庙,并且在脑海中准备着,他思考着一会儿会有什么样的对话,他该如何应答。
  
      只是,令狩魔士没有想到的是,他径直被引入了神庙的一个侧殿内,当看到摆弄抽签筒的坦娅时,狩魔士眼皮一阵跳动。
  
      他,有不好的预感。
  
      “您好,请问冕下在哪?”
  
      压下心中不好的预感狩魔士不失礼仪的问道。
  
      “2567说让我招待你。”
  
      “对了!”
  
      “你也要称呼我为冕下才行!”
  
      “2567说了,神庙是他和我共有的!”
  
      坦娅以极为认真的口吻说道。
  
      可是稚嫩的面容,娇小的身材,却让这样的话语没有丝毫的说服力,甚至是惹人发笑。
  
      狩魔士没有笑。
  
      因为,他感知到了坦娅的不同。
  
      那是一种类似冕下们的气息,但却微弱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
  
      狩魔士心底不解,可不妨碍他再次恭敬行礼。
  
      “冕下!”
  
      狩魔士问候着。
  
      “嗯、嗯。”
  
      “随意的抽一支签,让我们看看你的命运……哦,不,是我们之后的合作,该怎么办。”
  
      坦娅连连点头,以十分开心的模样说道。
  
      呃?!
  
      狩魔士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坦娅。
  
      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狩魔士就觉得对方很不靠谱,但是他没有想到对方不靠谱到了这种程度。
  
      “不行吗?”
  
      “抽签,我也不习惯的!”
  
      “那我们用水晶球吧?”
  
      “这个我很熟练的!”
  
      半吊子占卜师自卖自夸的从茶几下,端出了水晶球。
  
      随着触碰到水晶球,半吊子占卜师的脸上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两个小酒窝,全身上下更是涌现着跃跃欲试。
  
      “您没有开玩笑吧?”
  
      狩魔士愣愣的看着坦娅,好半天才回过神。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吗?”
  
      坦娅鼓起了脸颊,一副生气的模样。
  
      “没有、没有。”
  
      “我该怎么做?”
  
      狩魔士连连摆手,目光扫视四周,希望看到秦然的身影。
  
      而眼前的坦娅?
  
      狩魔士单纯的认为这是一场闹剧了。
  
      不过,就算是闹剧,那也是神灵的闹剧。
  
      他必须要陪着玩下去才行。
  
      “心中想着你所在意的事情,把手放在水晶球上就可以!”
  
      坦娅吩咐着。
  
      当看到狩魔士听从吩咐的将手放在水晶球上的时候,坦娅心底长长的松了口气。
  
      “没有什么难的嘛!”
  
      “2567吩咐的我一定能够做好。”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