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不同
    染血的酒杯,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掌握在其中。
  
      手掌的主人没有丝毫介意酒杯上的鲜血,一饮而尽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似乎是在回忆着杯中苦酒的滋味。
  
      但马上的,这种回忆就被破坏了。
  
      无形的刀锋一闪而过。
  
      啪!
  
      酒杯被整齐的切割。
  
      握着酒杯的人也没有幸免。
  
      可对于这样的切割,对方完全的不在乎。
  
      或者说……
  
      对于自身,对方根本不在乎,对方再好的是还散发着酒类特有香味的杯子。
  
      而现在,杯子碎了。
  
      香味逸散在空气中,被浓郁的血腥味所遮掩。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低沉的嘶吼中,‘暴食’凶狠的看着对方,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告死鸟’?”
  
      “真是令人失望。”
  
      “原本我还准备了更多,但看起来你是用不着了。”
  
      那位幕后操纵一切的‘神灵’看着计划中必然要除去的目标,忍不住的发出了一阵冷笑。
  
      然后,他挥了挥手。
  
      无形的刀锋再次出现了。
  
      比之前更快!
  
      也比之前更多!
  
      锋锐的刀锋掠过了目标!
  
      这一次,目标没有幸免于难,被切割成了数十份。
  
      可,没有鲜血流出。
  
      更没有生命流逝的气息。
  
      有着的,只是最初的邪异。
  
      在那里,两具身躯重新出现。
  
      “你竟敢破坏我的东西!”
  
      ‘愤怒’咆哮着。
  
      “为什么最先出现的是它,不是我!”
  
      ‘妒忌’怒吼着。
  
      刚刚杀死的对手,犹如是传闻中的不死怪物‘九头蛇’一般,斩掉了一颗头颅,就会出现两个。
  
      让这位‘神灵’略感诧异。
  
      但马上就撇了撇嘴角。
  
      这位‘神灵’自然不会相信什么‘九头蛇’的传闻。
  
      更不会相信秦然拥有着类似的能力。
  
      “装模作样!!”
  
      对方高傲的说着。
  
      无形的刀锋再次闪烁。
  
      ‘愤怒’‘妒忌’倒在了刀下。
  
      可‘贪婪’‘懒惰’‘色.欲’和‘傲慢’却在那‘尸体’上再次的显现。
  
      “我的,一切都是我的!”
  
      ‘贪婪’大笑着。
  
      “困,好困。”
  
      ‘懒惰’闭着眼低声嘀咕着。
  
      “不错、不错。”
  
      ‘色.欲’看着眼前的神灵,迫不及待的拉了拉衣领,令注视着这里的那位‘神灵’眼角一阵抽搐。
  
      他看到了什么?
  
      该死的!
  
      这是亵渎!
  
      “你这个……”
  
      “败犬。”
  
      这位‘神灵’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句冰冷的话语打断了,‘傲慢’高傲的看着对方,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蔑视着对方。
  
      “你说什么?”
  
      这位‘神灵’面容阴沉,全身上下如刀锋般的气息若隐若现,好像一只鼓起了全身尖刺的刺猬。
  
      锋锐而又危险。
  
      ‘傲慢’看着对方,眼神中的蔑视不减分毫,脸上高傲的神情更显浓郁,他淡淡的说道:“犬吠。”
  
      怒火不可抑制的出现在了这位‘神灵’的心底。
  
      本该高高在上的他,竟然被蔑视了?
  
      巨大的反差,令这位‘神灵’没有保留。
  
      嗡!
  
      锋锐的气息在这一刻化为了实质。
  
      一柄柄半透明的长剑从虚空中出现,聚拢在这位‘神灵’的身边,足有上百柄之多。
  
      下一刻
  
      嗖嗖嗖!
  
      上百柄长剑就这么向着‘傲慢’等原罪射出。
  
      不属于凡间力量,肆意的切割着‘贪婪’‘懒惰’‘色.欲’的身躯,几乎是一瞬间,就让三位原罪变得千疮百孔。
  
      但‘傲慢’却轻松非常的闪开了。
  
      不仅闪开了!
  
      还给予了还击!
  
      深邃的黑色火焰在‘傲慢’手中绽放,然后,化为了……一把巨剑。
  
      一把本质为黑色,却带着妖异之感的巨剑。
  
      这柄巨剑带着令人窒息的风声,劈头盖脸恶砸向了那位‘神灵’。
  
      这样的举动,让这位‘神灵’越发的愤怒了。
  
      他心底的怒火如同是一头野兽不停的撕咬着他的理智。
  
      冷静,随着理智的崩散而消失无踪。
  
      剩下的,就是鲁莽!
  
      “你竟敢冒犯我!”
  
      “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位‘神灵’大吼着,上百柄半透明的长剑如同喷涌而出的泉水,冲向了‘傲慢’。
  
      ‘傲慢’笑了。
  
      还是那种名为淡然,实为高傲的笑容。
  
      他举起了手中的黑色巨剑。
  
      如同秦然一般,将黑色巨剑狠狠斩下!
  
      轰!
  
      喷射而来的长剑,被巨剑砸飞了。
  
      一柄!
  
      十柄!
  
      百柄!
  
      一剑之下,摧枯拉朽!
  
      一剑之下,所向睥睨!
  
      百柄长剑化身激流的泉水,就如同碰到了飞来的巨石,除去水花四溅外,只剩下绕路而行。
  
      但这些长剑可没有‘水’的柔。
  
      它们全都粉碎了。
  
      化为了碎片,被巨剑带起的劲风夹裹着融入了风压之中,就犹如是一群被黑色海底怪兽吞食的小鱼般。
  
      然后,这头怪兽带着浓浓的饥饿感扑向了那位‘神灵’!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你怎么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怒火一下子被扑面而来的杀意所惊醒,可冷静却没有出现,出现的反而是嫉妒、贪婪。
  
      他紧盯着‘傲慢’,不躲不闪。
  
      身躯开始发生了某种异化。
  
      金属的光泽浮现在这具身躯上。
  
      他,站在那里。
  
      就如同是一把出鞘的长剑。
  
      接着……
  
      寒芒四射的长剑与黑色的巨剑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金属的交击声。
  
      因为,在双方碰撞的瞬间,寒芒四射的长剑就变得如同浆糊一般,将黑色的巨剑包裹其中。
  
      “它是我的了!”
  
      这位‘神灵’的声音从不知名的液体中响起,然后,用某种不知名的方式,吞噬着黑色的巨剑。
  
      ‘傲慢’一挑眉,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厌恶。
  
      顿时,黑色的巨剑再次化为了火焰。
  
      呼!
  
      黑色的火焰开始熊熊燃烧。
  
      不知名的液体迅速的蒸发。
  
      疼痛刺激着神志不清的‘神灵’,当对方本能要逃离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脚被死死的抓住了。
  
      是一脸饥饿的‘告死鸟’。
  
      还有一脸愤怒的,一脸妒忌的,一脸贪婪的。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位‘神灵’自问着。
  
      可没有人会回答。
  
      这些原罪分食着来之不易的‘食物’。
  
      可并不是所有的原罪加入其中。
  
      ‘懒惰’懒洋洋的靠在一张椅子里,看着远处的某个方向。
  
      ‘傲慢’则是皱着眉头站在那里。
  
      “差一点。”
  
      “不一样的。”
  
      “还是不同。”
  
      ‘傲慢’自语着。
  
      而在这样的自语中,远处
  
      轰!
  
      一股灼热的硫磺气息冲天而起。
  
      恶魔的虚影在月夜下仰天咆哮。
  
      战斗,还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