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四章 打扰
一“什么?”
  
  “您说什么?”
  
  “叶城与多城也成为了您的领土?”
  
  惊呼声中,狩魔士双眼瞪大的看着秦然,面容上带着不可思议。
  
  林城发生的战斗,狩魔士是知道的。
  
  那种程度的爆炸、夜晚的火光是根本难以瞒得过有心人的,但是狩魔士从没有想过,在这次战斗中,竟然会有两位神灵陨落。
  
  叶城之神与多城之神,虽然名声不如林城之神,更无法和‘大沼’相提并论,了那也是神灵啊!
  
  “竟、竟然就这样的陨落了。”
  
  狩魔士嘴唇连连蠕动,双眼不由自主的发直。
  
  秦然看了对方一眼,静静的等待对方消化突如其来的消息。
  
  至于狩魔士的模样?
  
  在秦然眼中,这是十分正常的。
  
  对于眼前副本世界的原住民来说,妖魔动荡的年代早已运去,他们享受的是难得的和平,哪怕暗流汹涌也和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关系。因此,神灵陨落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不然的话,‘贯穿之刺’也不会有偌大的,让人感到敬畏的名声。
  
  即使是葬仪社,也不过就是受过训练的普通人罢了。
  
  或许其中有着一些不同。
  
  但面对神灵时,这样的不同就是一样的。
  
  大约数秒钟后,狩魔士轻吐了口气,回过了神。
  
  这位狩魔士看向秦然的目光,充斥着敬畏,几乎是本能的挺直了身躯后,再次行礼,道:“冕下。”
  
  尊称不变。
  
  称呼的姿态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强大,是可以影响人心的。
  
  就如同弱小,在某个时刻就是错误一样。
  
  连续三位神灵……不!如果算上‘贯穿之刺’的首领‘阵’的话,一共是四位神灵陨落在了秦然手中。
  
  这样的战绩,放在眼前这个和平的年代,已经是骇人听闻了。
  
  也足以让这位狩魔士知道,他该选择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秦然。
  
  “林城的一切,我会遵守契约。”
  
  “多城,叶城,我已经先行派出海登.奥前往那里,他的能力很不错,我相信他会做的足够好。”
  
  “而且,会有人协助他,更快的完成接收任务。”
  
  秦然淡淡的说道。
  
  “感激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狩魔士再次行礼。
  
  他没有任何反对,即使是在心底好奇会是谁来协助海登.奥。
  
  “交给你一个任务。”
  
  秦然说道。
  
  “请冕下吩咐。”
  
  狩魔士面容严肃的回答着,不过,在听到秦然的吩咐后,这位狩魔士的面容就开始了一阵抽搐。
  
  “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你将成为坦娅的贴身侍卫。”
  
  “是、是?”
  
  “坦娅冕下?”
  
  “我明白了。”
  
  狩魔士一想到刚刚的占卜,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最终,他还是咬着牙答应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狩魔士又一次行礼后,这才起身离开。
  
  并不是转身就走,而是身体冲着秦然,低着头缓步后退,一直到大门口时,这才缓缓转身离去。
  
  整个过程非常的轻柔,似乎秦然已经睡着了,担心惊扰到秦然一般。
  
  对狩魔士的做法,秦然不置可否。
  
  他不会去纠正对方这种从小被灌输的理念。
  
  因为,实在是太难了。
  
  时间本身就是最可怕的,更可怕是经过日积月累后所形成的习惯。
  
  它会伴随你一生,即使是发生影响一生的事情,也很少能够改变的。
  
  就如同秦然的谨慎与小心。
  
  他很清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会发生什么。
  
  尽管多城、叶城之神的陨落,足以震慑大部分人,但任何时候都不乏铤而走险的家伙。
  
  他们或许会敬畏他的强大。
  
  但坦娅呢?
  
  一个刚刚步入超凡,脑子有坑,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女孩,真的是再好不过的目标。
  
  所以,秦然需要为对方找一个靠谱的保镖。
  
  克娜这个半妖自然是首当其冲的选择,但考虑到对方的性格和实力,显然不如‘莲’这位狩魔士。
  
  特别是……
  
  对方有所牵挂!
  
  葬仪社,就是对方的牵挂,有着这样的牵挂,秦然才感放心的将坦娅交给对方保护,不然,就是羊入虎口。
  
  同样的,这也是秦然不选择罗生寺的原因。
  
  因为,在整个罗生寺内,秦然只熟悉那位老僧。
  
  那位老僧如果愿意答应成为坦娅的保镖,秦然当然是举双手赞成的,可除了那位老僧?
  
  秦然保持怀疑的态度。
  
  将安危交给陌生人?
  
  那真的是找死了。
  
  事实上,就算是熟悉的人,如果没有钳制的手段也是极为冒险的。
  
  人心是多变的。
  
  哪怕是神,也无法揣测人心。
  
  看在之前的帮助和3个黄金属性点的份上,秦然可不愿意用坦娅去做测试。
  
  没错!
  
  就是之前的帮助和3个黄金属性点。
  
  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
  
  毕竟,在秦然的眼中,坦娅此刻也就是比熟人好一点的存在罢了。
  
  至于朋友?
  
  秦然摇了摇头。
  
  除去无法无天和含羞草外,秦然暂时无法认可其他人被冠以朋友的称呼。
  
  而在想到两位好友时,秦然不由自主的摸出了一支雪茄,然后,向着神庙的餐厅走去。
  
  做为神庙之主,秦然所去的餐厅自然不是晚宴聚餐的地方,而是位于神庙庭院一侧的殿堂。
  
  这座殿堂充斥着林城之神自己的风格。
  
  奢华的宝石、黄金遍地,唯一不同的是将庭院的星空变为了初升的旭日,由黄水晶和黄金组成的旭日,在红宝石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逼真,犹如是一副珍贵的写实油画般。
  
  可面对着这样的情形,秦然只是扫视了一眼,确认这些装饰仅是普通的黄金、宝石后,立刻就没有了任何的兴趣。
  
  对秦然来说,这样奢华的装饰,还不如眼前的食物有吸引力。
  
  一张黄金的长条桌上,铺着绿色与白色相间的餐布。
  
  餐布上则摆放着三个纯银的餐盘。
  
  餐盘内放着一冷两热三道菜。
  
  这是秦然在知道林城之神每次吃饭时需要上百道菜的习惯,特意吩咐给神庙厨子的。
  
  上百道菜,就算是以此刻的秦然也是勉力才能吃完。
  
  秦然不会浪费食物,也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因此,节俭菜单就成为了秦然最佳的选择。
  
  当然了,节俭后的菜单,必然是其中的精华。
  
  尤其是在神庙厨子亲手施为后,更是留下了精华中的精华,谁也不会把自己的拿手菜抛在菜单外。
  
  所以,当餐盘被端上来的时候,秦然的注意力直接就被食物的香气所吸引了。
  
  “橄榄,烧鹅,还有……芝士吗?”
  
  秦然深吸了口气后,目光越发期待了。
  
  而在盖子拿起的时候,这样的期待犹如实质一般。
  
  橄榄晶莹剔透,犹如葡萄一般,颗颗立起在餐盘。
  
  烧鹅泛着油光,在餐盘中升腾着热气。
  
  金黄色的芝士平铺在餐盘中,是三道菜内最不起眼的。
  
  秦然摆手打断了神庙厨子的介绍,径直的拿起了筷子。
  
  听人说,哪有自己品尝有意思?
  
  橄榄放入口中,随着咀嚼而喀嚓作响。
  
  没有更多的味道,只有橄榄本身的清香和一股浓郁的油脂感。
  
  “橄榄仁直接压碎了吗?”
  
  秦然惊讶的看着外表看起来毫无损伤的橄榄,然后,又抬手夹了一颗橄榄放入嘴中,在那种浓郁的油脂感中,他抬手向着烧鹅夹去。
  
  当筷子触碰到烧鹅的一瞬间,秦然就一愣。
  
  那不是肉质的感觉。
  
  应该是……
  
  豆腐皮?
  
  之后的口感更是证实了秦然的猜测,烧鹅的皮是用豆腐皮制成的,而肉则选择了蘑菇。
  
  “以素斋的方式缓和了橄榄的油脂吗?”
  
  一开始秦然还担心烧鹅的油脂加上橄榄的油脂会让他感到油腻,可此刻却根本没有这样的感觉。
  
  有着的只是豆类、蘑菇类的清香。
  
  但,还差一点!
  
  秦然目光看向了平铺在那里的芝士,直接动筷子了。
  
  就如同秦然预料的那样,芝士下暗藏乾坤,稍稍挑开一层,一股热气就带着肉香味,扑面而来。
  
  “这是……”
  
  “牛肉和猪肉混合的馅儿?”
  
  心底的诧异,令秦然手中的筷子更快了。
  
  当裹着芝士的肉馅儿进入嘴中时,秦然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之前差着的那点,在这一刻随着肉类的出现,而被补齐了。
  
  不!
  
  不应该说是补齐!
  
  恰当的说是,让食物原本的美味,达到了某种升华,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吃下更多。
  
  面对食物的时候,秦然是遵从本能的。
  
  根本不需要状态异常的‘暴食’鼓动,秦然筷子的速度就快到了带起层层幻影,咀嚼声更是不绝于耳。
  
  两分钟不到,三道菜被一扫而空。
  
  一旁的神庙厨子、侍者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不错。”
  
  “按照这个分量,再来三份。”
  
  秦然满意的点头。
  
  而随着这样的吩咐,厨子、侍者们马上就行动了起来。
  
  秦然饱含期待的等待着。
  
  不过,随着一阵脚步声,却打断了秦然的期待。
  
  在侍者的带领下,同样是风衣穿戴,却一身黑色的‘牟’,由门外走了进来。
  
  “冕下。”
  
  这位高大,面容粗犷的狩魔士恭敬行礼。
  
  然后,当这位狩魔士抬起头时,就看到了秦然略显恼怒的神情。
  
  狩魔士一愣。
  
  发生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冕下每次都很讨厌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