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六章 拥有城市
与大沼的通话结束后,秦然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往炎城。
  
  他,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也越发的深了。
  
  神庙的晚宴开始步入了尾声。
  
  没有秦然出现的晚宴,就如同林城之神也不会出现在晚宴上一样。
  
  没有‘神灵’晚宴,注定了会更加的热闹,宾客们举杯微笑、寒暄,各自形成的小圈子相互的碰撞、融合。
  
  晚宴的目的不就是这样吗?
  
  表示顺从,拓展人脉。
  
  莫尔顿红光满面,今晚他仿佛是晚宴的主角一般。
  
  当然了,也就是仿佛。
  
  真正的主角并不在这里,顺位的主角,则在一旁的角落中,与真正值得交流的存在们低声交谈着。
  
  莫尔顿眼中闪过羡慕。
  
  哪怕他此刻已经站在了赫迈亚的位置上。
  
  但和年老的赫迈亚相比较,更加的年轻莫尔顿有着更大的野心。
  
  眼前的位置……
  
  只是一个起点。
  
  所以,在看到那位老僧从角落中走出的时候,准备了多时的莫尔顿立刻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他选的位置很好,走过去就好像是巧遇一般。
  
  甚至,在脑海中,莫尔顿已经想好说辞,并且,默默的演练了无数遍。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莫尔顿深信这句话。
  
  就如同他深信接下来自己会成功一样。
  
  “晚上好……”
  
  莫尔顿彬彬有礼的问候着。
  
  然后,他的世界只剩下了一双浑浊的双眼。
  
  逐渐的,这双浑浊的双眼,变得清澈起来,就好似是他幼年时光家边丛林中的小溪,清凉又见底。
  
  身上沐浴着暖暖的阳光。
  
  耳边有着虫鸣、鸟叫。
  
  那段日子……
  
  真是怀念啊。
  
  不由自主的,莫尔顿感叹着。
  
  接着,一个疑问出现在他的心底。
  
  我为什么不回到我原本的生活中去?
  
  我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给父亲换一把锋利的斧子,给母亲换来一套厨具,我是为了这个才出来打工的。
  
  可现在,我有多久没去看望过他们了?
  
  上一次还是在年末,只是在餐桌上匆匆一面。
  
  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好像老了。
  
  他们好像不快乐。
  
  他们好像……
  
  很孤独。
  
  莫名的,莫尔顿眼眶一阵发热。
  
  当泪水涌出的时候,他看到的还是那双浑浊的双眼。
  
  而到了嘴边的话语,莫尔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个时候,不适合说了。
  
  也不需要说了。
  
  但,至少对方表示了善意不是吗?
  
  “谢谢。”
  
  莫尔顿习惯性的说了一句。
  
  对于自己有帮助的人,不论对方的态度是怎么样的,莫尔顿总是这样的客气。
  
  老僧朝着莫尔顿点头一笑后,转身继续走着。
  
  莫尔顿看着对方的背影,直至消失后,这才收回了目光。
  
  他心底回忆着刚刚‘想’到的。
  
  最终,摇了摇头。
  
  他,早已不是那个时候的他。
  
  他,不可能任由自己的性子来。
  
  他,需要懂得取舍。
  
  接下来的时间,莫尔顿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端着酒杯,游走在即将离开的宾客间,与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当最后一个宾客离开后,莫尔顿才离开了神庙。
  
  而且,在离开之前,他再次的为每一个驻守神庙的葬仪社成员送上了小礼物。
  
  精致不昂贵,却显得极为用心的那种。
  
  “老板,明早有两个会议。”
  
  “多城的几位客户会在下午前来。”
  
  “这是您今天必须要过目的文件。”
  
  刚刚坐进车内,秘书一边说着一边递来的一摞文件。
  
  莫尔顿默不作声的接了过去,借着车内的灯光开始翻阅起来。
  
  秘书轻轻拍了一下司机的座椅。
  
  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够打扰莫尔顿。
  
  同样的,她也知道自己的老板因为明天早上的会议,会回到公司睡觉。
  
  车子平稳匀速的前行着。
  
  不过,在刚刚到达神庙前的十字路口时,莫尔顿却突然出声了。
  
  “等等!”
  
  “先去郊外的别墅。”
  
  “还有……”
  
  “给我准备两份礼物,是我父母的,他们年纪大了,不要挑选……算了,开车到现在还能够买到礼物的地方。”
  
  “我亲自挑选。”
  
  莫尔顿说着。
  
  秘书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老板,仿佛第一次认识对方,可马上的,这位秘书就回过了神。
  
  “好的。”
  
  “我知道一个地方。”
  
  “他们通宵营业。”
  
  “还有,明天早上的会议?”
  
  “照常举行。”
  
  车子再次发动。
  
  这一次没有停下,而是径直的驶向目的地,以更快却又更加平稳的速度。
  
  计划,没有改变。
  
  只是人生却有了改变。
  
  至于好坏?
  
  谁知道呐。
  
  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又或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
  
  老僧步履蹒跚的来到了秦然的面前,双手合十。
  
  “冕下。”
  
  话语中,老僧微微弯腰。
  
  “嗯。”
  
  “做的不错。”
  
  秦然淡淡的说道。
  
  “是他做的不错,不是我。”
  
  老僧丝毫不奇怪秦然知道了一切,在这座城市里,谁又能够瞒得过拥有这座城市的神灵呢?老僧笑着摇了摇头,再次的行礼道:“感谢您为坦娅所做的一切。”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所以,我只是再还人情。”
  
  秦然如实的说着。
  
  “所以,才更加值得感激。”
  
  老僧又笑了起来,脸上的褶子都一层层的叠了起来,并不难看,反而有一种慈祥的感激。
  
  不过,秦然并不想要再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下去。
  
  “你知道能够制造类似秘宝道具的工匠和制作特殊药物的药剂师吗?”
  
  秦然直奔主题。
  
  当你拥有了一座城市的绝对所有权后,会做什么?
  
  能够做的事情太多了。
  
  但对秦然来说,只有一件事:利用这座城市生产、制造更多的积分。
  
  而贩卖道具、药品绝对是首选!
  
  或许,在巨大城市内,他无法做到这一点。
  
  每个玩家都有着自我的意识。
  
  即使是使用掮客的手段,都无法确保万无一失。
  
  可换做是眼前副本世界中的城市就不一样了。
  
  他在原住民的眼中是‘神灵’。
  
  他的话语就是神谕。
  
  他在这里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资源。
  
  至于时间?
  
  秦然早已知道了世界上不会有所谓的尽善尽美,他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结。
  
  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是:老僧的答案。
  
  在秦然的注视下,老僧开口了。
  
  老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