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章 异常
    眼前的大沼,面容与秦然记忆中的一样,声音也一样,神态也没有什么两样,但秦然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秦然默默的感知着对方的气息。
  
      一样!
  
      与记忆中的还是也一样。
  
      “多疑了?”
  
      秦然暗自问道。
  
      可马上的,从福特那传来的一些消息,却令秦然双眼一眯。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反常!”
  
      “太反常了!”
  
      秦然看着面前悠然自得的大沼。
  
      如果说之前只是有些怀疑的话,那么在得到了这个消息后,秦然的怀疑已经变为了某种推断。
  
      他相信福特的忠诚。
  
      所以,他相信福特传来的消息。
  
      而以对方传来的消息,大沼不可能这么悠闲才对。
  
      除非……
  
      某种怀疑令秦然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大沼,但却没有更多的疑点。
  
      这是必然的!
  
      他与大沼见面也就数次。
  
      虽然有了密切大的合作关系,但却没有密切的接触。
  
      在这样的前提下,秦然打算见机行事。
  
      他保持着原本的模样,再将又端上来的早餐吃完后,这才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马上。”
  
      “知道我选择这里的第二个理由吗?”
  
      “它距离我们的目的地非常的近。”
  
      大沼喝完了杯中最后一点牛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币压在了杯子下,冲着远处的侍者兼厨子挥了挥手后,向着门外走去。
  
      秦然起身,跟了上去。
  
      就如同大沼说的那样,这里距离目的地非常的近,两人以一种散步的速度前行着,也仅仅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整个路程也就是从街道的一侧,拐入了另外一侧的小巷子。
  
      秦然目光扫过眼前的小巷,很快的,注意力就被尽头的那看似生锈、废弃的矮门所吸引了。
  
      虽然有着垃圾桶等障碍物的遮挡,而且那扇门看起来也已经是锈死了,但拥有着sss+感知的秦然却能够清晰的听到门后的呼吸声。
  
      轻微、断断续续,对常人来说,几乎微不可闻。
  
      不需要亲眼去看,秦然就能够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深吸一口气后,分为数次吐出,接着再吸一口气的样子。
  
      这样的技巧并不困难,很多擅长潜行、隐蔽行踪的人都会,但是能够达到门后那人轻微程度的,却不多。
  
      按照技能等级的话,至少是接近大师级了。
  
      秦然看向了大沼。
  
      对方笑着迈步而行。
  
      当距离那扇矮门还有数米的时候,矮门立刻从里面打开了,一位束发的男子走了出来,对方左襟右衽的打扮,令秦然第一时间记起了对方,在第一次见大沼时,对方曾为他带过路。
  
      “冕下。”
  
      束发男子向着大沼问候后,才向秦然行礼。
  
      整个过程一丝不苟,显得十分刻板。
  
      “之前发生的事情,让我知道我有多么的疏忽,所以,佑现在是这里的负责人。”
  
      “他的认真和实力,足以保证这里的安全。”
  
      大沼一边夸奖着自己的手下,一边向着门内走去。
  
      秦然落后一步,看了一样面无表情的佑,这才迈步向内走去以十分小心,而又谨慎的姿态。
  
      刚刚得到的信息足以让秦然明白,整件事情发生了出乎预料的意外变故。
  
      如果不想小命不保的话,他就需要时刻瞪大眼睛。
  
      秦然从不会低估任何危险。
  
      特别是有未知的敌人出现时。
  
      在秦然的谨慎中,一行人穿过了那狭长的走廊,走下了上千台阶,当来到尽头时,一扇篆刻着似龙似蛇的石质大门出现在在了秦然眼中。
  
      灯火的照耀下,在秦然眼中,那似龙似蛇的篆刻犹如活过来一般,不停的游动,低嘶高吟。
  
      一阵阵与大地相连的气息,随着这样的低嘶高吟如同潮水,向着秦然涌来,却又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伤害到秦然,仅仅是擦身而过。
  
      但内里蕴含的力量,却仍然让人无比心惊。
  
      “这是地脉节点?”
  
      秦然没有见过地脉节点,但是之前却从大沼那里听说过的一些描述,已经足以让他有所猜测。
  
      “嗯。”
  
      “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其中!”
  
      大沼点了点头。
  
      “其中?”
  
      “它是一个有着空间的建筑?”
  
      秦然讶然道。
  
      这样的惊讶并不是伪装,而是真正的惊讶。
  
      在秦然最初的印象中,地脉节点就是一个‘点’,类似于某种实质的物体,就好像是一颗水晶球什么的。
  
      “跟我来!”
  
      大沼神秘的笑了笑,走向了石质大门,一抬手,就这么的将大门推开了。
  
      没有任何的变化,就仿佛是推开了平常家中的房门一样,那似龙似蛇的篆刻依旧流转不断,好像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幻术?!”
  
      “不、不对,不是幻术!”
  
      “这样的力量是真实存在的!”
  
      猜测刚刚出现的时候,秦然就摇了摇头,能够蒙蔽他感知、精神的幻术并不是不存在,可如果真的能够蒙蔽他的感知、精神的话,对方根本不需要布置这么多来,引他入局,直接一个幻术就足以让他寸步难行。
  
      又或者有其他什么目的?
  
      猜测不断的出现在秦然心底。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大沼。
  
      “我之所以能够轻易打开这里的门,是因为我的血脉。”
  
      “它认可我的血脉。”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算得上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产。”
  
      “接下来……”
  
      “睁大双眼,我们要见证奇迹了。”
  
      提到自己的父亲时,大沼的话语一顿,然后,径直错开了话题。
  
      “血脉?”
  
      “奇迹?”
  
      听到这样的词汇,秦然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但却暗自将警惕提到了最高。
  
      因为,对方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但随即而来的情景,却还是让做好准备的秦然吃了一惊。
  
      城市!
  
      一座硕大的城市。
  
      穿过了那扇门的秦然,站在了一座浮空的平台上,他俯瞰着脚下的城市。
  
      古旧的房屋鳞次栉比,街道纵横有序。
  
      最让人惊叹的是这座城市的规模!
  
      足以容纳十万人!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当年这里人声鼎沸的模样。
  
      “很惊讶吧?”
  
      “我第一次看到这座城市的时候,也是非常惊讶。”
  
      “虽然我的父亲是一个混蛋,但是他的能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在当年那个妖魔横行的年代,竟然建造了这样一座城市。”
  
      “看到那边的城墙了吗?”
  
      “就算是以现在的技术和人力,想要完成这种高度、宽度的城墙,也是困难重重的。”
  
      大沼的感叹声在耳边响起。
  
      对方的面容上有着赞叹,更多的却是一种复杂的情绪。
  
      秦然没有多问,仅仅是听着对方继续说道:“我们的目标是这座城中的城主府,那里……”
  
      可大沼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脚下看似结实的平台,就这么的破碎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一瞬间就分解了。
  
      两人如坠落的流星般,砸向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