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四章 惊恐

      站稳后的秦然,扫视周围后,迅速向后,贴墙站立
  
      院落内是一个有着小湖的庭院,以小湖为中心,一座桥横跨其上。
  
      眼前的布局,秦然十分的眼熟。
  
      略微思考后,秦然就想到了大沼的府邸。
  
      如果将眼前的布置放大的话,和大沼府邸内的湖泊一模一样!
  
      “大沼是按照这里的布置,建造了自己的府邸?”
  
      很自然的秦然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不过,秦然并没有急于去证实这样的猜测,他调整着呼吸,整个人隐入了围墙的阴影中。
  
      大约数分钟后,墙头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声响。
  
      一道身影跃过了墙头。
  
      或者说……
  
      是被扔过来的。
  
      就如同刚刚的秦然一般。
  
      只是,对方没有机会和秦然一样,双脚稳稳落地了,因为,阴影中的秦然猛地扑出,一脚踢在了半空中身形无法移动的身影上。
  
      砰!
  
      靴子与身躯的碰撞中,对方直接摔入了眼前的小湖中。
  
      然后,无声无息的沉入其中。
  
      没有水花溅起的声音。
  
      眼前看似清澈的湖水,竟然如同泥潭一样,吞噬着生命。
  
      秦然毫无表情的看着突入者被吞噬的身躯。
  
      院落外的那个身影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出现的。
  
      就如同不可能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制造着他和大沼的冒牌货一样。
  
      那个家伙一直觊觎着这里。
  
      从最初开始,对方就没有放弃过。
  
      而且,非常聪明的故布疑阵。
  
      几乎是瞒过了他和大沼。
  
      不!
  
      “大沼应该是有所察觉。”
  
      “但却不确认才对。”
  
      “所以,才会选择引蛇出洞。”
  
      “只是……”
  
      “大沼没有想到会引出一条他也无法对抗的巨蟒,不得已开始使用自己父亲留下的遗产,来对抗对方。”
  
      大沼无法对抗对方是很显然的。
  
      不然以大沼的性格,早就将对方干掉了,怎么会允许对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
  
      从两次合作上,秦然早已了解到在大沼看似平和的性格下,有着的是怎样的说一不二。
  
      但这不代表秦然就会原谅对方的‘保密’。
  
      他希望对方给予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不然的话……
  
      秦然双目一冷。
  
      不过,很快的,秦然就开始调整自己,他知道自己此刻最应该的是做什么。
  
      暂时将有关大沼的事情抛出脑海后,秦然开始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湖泊上唯一的桥。
  
      桥是石质的,在专家级的【神秘知识】和超凡级别的【追踪】视野中,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经历了刚刚诡异一幕的秦然,依旧小心翼翼。
  
      对于之前一幕,秦然此刻还是心有余悸的。
  
      他可以肯定那不是幻象,更不是幻觉。
  
      而是一种更加恐怖的,他闻所未闻的东西。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这里确实是大沼的父亲留给大沼的。
  
      也正因为如此,大沼才能够轻易的进入。
  
      至于其他人?
  
      则要凭借运气了。
  
      而且,秦然有着相当的把握,这里有着一些他不知道的限制,不然的话,幕后操纵了一切的家伙不会这么的小心翼翼。
  
      完全可以用更加光明正大的方式进入这里。
  
      石桥并不长。
  
      按照秦然之前的观测,绝对不会超过五十米。
  
      可当他踏上石桥的瞬间,雾气出现了。
  
      由淡转浓,呼吸间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浓雾中,秦然sss+的感知彻底的失去了左右,他看不到,也听不到。
  
      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感受到脚下的石桥似乎在……动?!
  
      下意识的,秦然就想到了那个被无声无息吞噬的敌人。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然拿出了【仿制的炎城之镯】选择开启了指引。
  
      尽管这件装备是可以带出副本世界的,但是除去在这里外,秦然想不出在哪里还能够用到这件道具。
  
      虽然秦然有着吝啬鬼的本性,但是该什么时候使用什么时,他却不会犹豫。
  
      因为秦然很清楚这能够换来更大的收益。
  
      嗡!
  
      手镯一阵颤动,凭空出现的牵引力,牵拽着秦然的手,为秦然指引着道路。
  
      在有着指引的前提下,秦然非常轻松的就走过了石桥。
  
      当他的靴子离开石桥与地面的泥土触碰的时候,眼前的大雾顿时烟消云散。
  
      连带着身后石桥上,也没有了任何武器。
  
      不过,这就是在秦然看来罢了。
  
      在石桥上的人看来,却不是这样,依旧是一片浓雾。
  
      两个突入者在石桥上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乱转,雾气遮蔽着感知,几乎是令他们寸步难行。
  
      甚至,相距不足一米,两个突入者也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这让秦然感到雾气神奇的同时,一枚手雷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轰!
  
      手雷在桥上爆炸了。
  
      石桥毫发无损。
  
      两个直面爆炸的突入者,也没有受到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伤害,但是冲击却让两个突入者跌入了湖水中。
  
      然后,吞噬再次开始了。
  
      和之前相比较,这一次秦然看得更加清楚了。
  
      在接触到湖水的一瞬间,两个突入者就陷入了呆滞,好似是灵魂被抽出一般,任由湖水吞噬他们的身躯。
  
      “这是第三和第四个。”
  
      “你还要几个棋子能够损失?”
  
      “或者,下一个就是你本人了?”
  
      秦然默默的想着,快步的沿着脚下的小道离去。
  
      他并没有在这里等待。
  
      不仅是因为秦然相信之后的道路上,有的是地方去让对方损失惨重,还因为心底的急迫感。
  
      冒牌货大沼说的等待一个小时,秦然可没有忘记。
  
      他有理由相信,对方的话语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很快的,秦然走到了小道的尽头。
  
      一栋整体红色的牌楼模样的建筑出现在这里。
  
      与大沼那里一样。
  
      这栋建筑一样是由两根粗大、笔直的立柱为主,顶端是青瓦、金砖,横梁上篆刻着重重叠叠繁复非常的花纹。
  
      唯一不同的是,横梁与立柱的斗拱间没有白色的雀儿。
  
      但却有着一些其它的东西。
  
      阴冷的气息,从那斗拱间散发着。
  
      秦然刚一靠近【仿制的炎城之镯】就再次闪烁起了红色的光芒。
  
      红色光芒下,那股阴冷气息却随之一顿,出现了迟疑感。
  
      它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秦然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当秦然的身影完全冲过牌楼后,那股阴冷气息彻底的爆发出来。
  
      呜!
  
      仿佛是十二级的狂风,以牌楼为中心吹向了四面八方。
  
      早已奔出老远的秦然依旧被扫到了。
  
      顿时,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肌肤上向身体内钻去。
  
      足以吞噬2级的攻击【吞噬者之影甲】没有任何的反应。
  
      诸多包括【次级元素伤害抵抗】、【次级装甲皮肤】在内的防御技能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任由那刺骨的寒意冲入了秦然的身体内。
  
      然后,被坚韧的‘晨曦之力’所阻挡,被狂暴的‘恶魔之力’所击溃、驱逐。
  
      呼哧、呼哧。
  
      秦然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一股股的寒气随之喷出,数次呼吸后,秦然眼前地面上已经凝结出了一指厚的冰层。
  
      看着眼前的冰层,秦然心有余悸的扭头看向了牌楼方向。
  
      这个时候,在红色的牌楼下,一抹白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长发遮面,十指青黑。
  
      在发丝的缝隙中,秦然隐约看到了一只猩红、布满血丝的眼睛。
  
      而在与秦然对视的瞬间,这只眼睛陡然间睁大。
  
      对方仿佛看到了什么无法置信的事情般。
  
      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后,就这样的消失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
  
      秦然一愣。
  
      同样的,在炎城某地也有一位发出了这样的吼声。
  
      这是一个身穿蓑衣,面容满是褶皱的老者。
  
      愤怒让这位老者的面目通红,身躯也跟着颤抖。
  
      “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
  
      在对方的桌面上,五个立起的、栩栩如生的木人,已经有四个损坏。
  
      从左向右的第一个,背心的位置上出现了裂纹。
  
      第二个则是腰椎呈现出一种令人不适的夹角。
  
      第三、第四个则是彻底的散架,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看着自己的心血,就这么接二连三的毁在这里,坐在椅子中的对方,直接站了起来,对着一旁坐着的男子,大声咆哮着。
  
      “告诉我,怎么回事?”
  
      “你不是说你的计划十拿九稳的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面对着这样的质问,坐在那的男子却是皱眉不语。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按照他的计划,现在不论是大沼,还是那个横插一杠的‘告死鸟’,都应该是被蒙在鼓里,静静等死才对。
  
      “我暂时不知道。”
  
      “你能够召回你的最后一个傀儡吗?”
  
      “我需要询问更详细的事情。”
  
      男子这样的说道。
  
      “最后一次!”
  
      “我最后再相信你一次!”
  
      脾气暴躁的老者说着,就开始准备召回最后的傀儡,可就在老者施展秘术的时候,一股阴冷的气息猛地在木头人身上出现。
  
      几乎是瞬间,木头人就被冻成了冰坨子。
  
      看着被冰冻的木头人,老者一愣。
  
      然后,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可到了这个时候,老者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躯也被冻住了。
  
      下意识的,老者就要向同伴求救。
  
      但当他看向原本男子所做的位置时,才发现他的那位同伴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你这个……”
  
      老者愤怒的吼叫着。
  
      只是最后几个字还没有出现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长发遮面,十指青黑。
  
      当他看到那在发丝缝隙中的红色眼眸时,老者全身颤抖起来。
  
      “饶、饶……”
  
      颤抖的求饶声就如刚刚的愤怒吼叫,同样的无疾而终。
  
      夹杂着彻骨之寒的吐息,直接将老者和这栋房间淹没了。
  
      无数烙印在墙壁、窗户上的符文不断的闪烁着,可这些足以抵挡上位神灵的符文,在这个时候是那样的脆弱、不堪一击。
  
      犹如是摔落在地上的玻璃,它们一一破碎。
  
      然后,它们一一冻结。
  
      最终只剩下了房间中的白色身影。
  
      这一刻。
  
      在这里,她为王。
  
      可一想到那个恐怖的男人。
  
      她就忍不住的低声抽泣起来。
  
      她没有想到还会见到他。
  
      为什么?
  
      为什么他又回来了?
  
      他不该回来的!
  
      是啊!
  
      他不该回来的!
  
      可我才刚刚看到他!
  
      抽泣声越来越密集,那张如同噩梦般的容颜,让她惊慌失措。
  
      理智,也失去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