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九章 屡试不爽
    爆炸轰鸣,烈焰升腾。X23US.COM更新最快
  
      灼热的火舌肆虐在破损的台阶之上,让玉石制成的台阶变得干裂、乌黑。
  
      而被烈焰笼罩的夜胫发出了阵阵痛呼。
  
      不同于‘极夜’完整时,夜胫能够完全无视3级别的恶魔之炎,当‘极夜’破碎后,不单单是防御力直线下降,防御的范围更是变得小了不少。
  
      所以,此刻的夜胫径直的感受到了烈焰焚烧的高温。
  
      这样的高温,让他右侧的,本就满是烧伤的脸颊变得无比疼痛。
  
      不堪的回忆,又一次从脑海中浮现。
  
      屈辱!
  
      夜胫想要忘记却根本无法忘记的屈辱,开始充斥在他的心中,充当着怒火最好的原料。
  
      怒火越烧越旺,开始若有若无的吞噬着夜胫的理智。
  
      但控制怒火的家伙显然是一位行家里手。
  
      不仅做得隐蔽,而且十分巧妙。
  
      夜胫根本没有察觉。
  
      或许,再多给夜胫一秒,夜胫就会发现不对劲。
  
      但这个时候,那道白色的身影再一次的出现了。
  
      白狼之灵轻盈而又敏捷的掠过了夜胫的身躯,锋锐的爪子,又一次撼动着‘极夜’的防御。
  
      本就破碎的‘极夜’,残余部分的裂纹越发的多了。
  
      密密麻麻,几乎是连成了一片。
  
      “又是你?!”
  
      “我要杀了你!”
  
      夜胫的怒吼满是杀意,可白狼之灵根本没有给对方任何的机会,在偷袭得手后,转身就跑。
  
      当然,这并不代表秦然的攻击结束了。
  
      阴影中,一柄窄刃凭空悬浮,在夜胫发出怒吼的时候,径直的射出。
  
      嗖!
  
      叮!
  
      叮叮叮!
  
      射出的【蒲公英之穿刺】在触碰到‘极夜’后,剑刃就在黑色的流光上溅起了一点火星。
  
      而且,马上的,这样的火星子就伴随着一连串清脆的攻击声,连成了一片,就如同是一间热闹的铁匠铺。
  
      咔!
  
      又是一声碎裂响起。
  
      ‘极夜’残余的部分再次遭到了损毁。
  
      而且,这一次破碎后,‘极夜’仅残余不到一半。
  
      夜胫不单单是露出了面容,大半个身躯也露了出来。
  
      因此,当恶魔之炎再次飞射来的时候,夜胫更清晰的感受到了火焰的灼热。
  
      然后……
  
      夜胫闪避了!
  
      从出现后,就一直不闪不避的夜胫闪避了!
  
      以极快的速度,夜胫出现在了台阶的一侧,让过了飞射而来的恶魔之炎,但他并没有躲开秦然的斩击。
  
      从台阶上跃起的秦然,重重的将【狂妄之语】斩下。
  
      呜!
  
      巨大妖异的剑刃,带起狂风夹裹着呼啸,斩在了黑色的‘极夜’上。
  
      铛!
  
      响亮的金属撞击声中,夜胫看到秦然再次从双手变为了单手。
  
      夜胫没有惊慌,反而是冷笑出声。
  
      他慢条斯理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木质护符。
  
      啪!
  
      木质护符被捏碎后,立刻淡淡的灵光就从夜胫的身躯上扩散开来。
  
      夜胫身上残余的冰霜之气,迅速的消失不见。
  
      显然,灵光是专门针对冰霜的。
  
      “你以为使用过的一次小把戏,对我还有用吗?”
  
      夜胫说着。
  
      立刻,本来是如同盾牌一样阻挡【狂妄之语】斩击的‘极夜’,分化出两道流光,一道好似绳索牢牢的缠绕在了【狂妄之语】的剑刃上,另一道流光,则刺向了近在咫尺的秦然。
  
      直直的对准了心脏的位置。
  
      嗖!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而缠绕在【狂妄之语】剑刃上的流光则开始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流光坚韧足以比拟【狂妄之语】锋利,而此刻的力量更是让秦然在一只手的前提下,变得举步维艰。
  
      甚至,秦然需要拼尽全力,才能够勉强保持【狂妄之语】不被夺过去。
  
      “你会怎么选择?”
  
      “是弃剑?”
  
      “还是用身体来保住你的剑!”
  
      夜胫的话语,秦然充耳不闻,依旧按照自己的计划行动着。
  
      锵!
  
      一声剑吟。
  
      一道厉闪。
  
      一柄软剑离鞘而出。
  
      隐藏在腰带【野性之魂】中的【布尔维尔之沙发】随着秦然手腕的抖动,剑刃上宛如锈迹的二十二支‘箭矢’脱剑而出,以覆盖的方式射向了夜胫。
  
      秦然近在咫尺。
  
      与秦然对立的夜胫,自然也在跟前。
  
      因此,当【杀伐之箭】射出的刹那,就来到了夜胫的面前。
  
      又是一道流光从‘极夜’上分化而出,抢在‘杀伐之箭’前,挡在了夜胫面前。
  
      虽然这一道流光异常的稀薄,在挡住二十二支‘杀伐之箭’后,就摇摇欲坠了,但确实是挡住了。
  
      这让夜胫再次开口嘲讽起来。
  
      “以伤还伤?”
  
      “你以为……”
  
      而同样的是,夜胫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连续两层无形的防御力场出现在秦然的身体上,‘极夜’分化而出的流光在刺穿第一道防御力场时,依旧锐不可挡,在刺穿第二道防御力场时,就有所停顿了,这样的停顿,令流光撞在【吞噬着之影甲】上时,马上四分五裂,化为了点点黑色的光点,消失在了空气中。
  
      咔!
  
      四分五裂的流光,令‘极夜’又一次的响起了破碎声。
  
      这样的破碎声中,令缠绕在【狂妄之语】上的流光力道大减,秦然一用力就挣脱了这样的缠绕。
  
      然后,又是一剑斩下。
  
      “斩!”
  
      秦然双手握剑,做出了拼尽全力的斩击,似乎要一剑彻底斩碎‘极夜’。
  
      夜胫则不屑依旧。
  
      哪怕‘极夜’破碎了,但夜胫也不相信秦然能够斩碎‘极夜’,尤其是在他的加持下。
  
      ‘极夜’就是不灭的!
  
      铛!
  
      【狂妄之语】的剑刃与‘极夜’再次碰撞了。
  
      但刚面带不屑的夜胫却是脸色一变。
  
      因为……
  
      力量不对!
  
      【狂妄之语】上的力量远远不像秦然表现出的那种拼尽全力,反而和刚刚那种单手斩击没有什么区别。
  
      而下一刻,夜胫就看到秦然再次从双手变为了单手。
  
      看着秦然又一次抬起的右手,夜胫眼角就是一阵抽搐。
  
      “你以为你还会得逞?!”
  
      嘴中的叫嚣,并没有妨碍夜胫的小心准备,
  
      他从未想过被一个连上位神都没有达到的家伙逼迫到眼前这种地步。
  
      怒火,变得不可抑制。
  
      怒火,焚烧着理智。
  
      但夜胫还勉强保持着理智,他的理智告诉着他要冷静、要清醒。
  
      可随即,夜胫的理智就开始动摇了。
  
      因为,当夜胫全身心的关注秦然的右手时。
  
      秦然出脚了!